【喻黄】恋爱拖延

恋爱拖延


  黄少天万万没想到能在拖延症互助会碰上喻文州。

  ——毕竟在他印象中,喻文州向来是个计划性强又相当自律的人,怎么看都不像会有拖延症啊?

  互助会的成员围成一圈坐下,按顺序进行自我介绍。黄少天跟喻文州之间的夹角约六十度,别人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净顾着对喻文州挤眉弄眼了。斜对面的人却只是向他缓缓眨了眨眼,嘴角的笑云淡风轻到有些欠揍。

  黄少天用夸张的口型一字一顿地说给喻文州:“等会再找你算账!”

  喻文州也无声地回以三个字:“到你了。”

  黄少天回过神来,不假思索便开始发言:“其实嘛我就是最普遍的那种拖延症,有点像中学时放寒暑假,非要等到最后一天才熬夜赶作业,或者直接开学那天一早去教室抄——你们懂吧?但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呀,我四月份要结题的实验论文一个字都没动,设计课的大作业只打好了标题,毕设开题以后就没再管过,还有学分认证就快过期限了我还没去办。唉,问题是哪怕我知道这些事都必须马上开始做,可就是不想做,宁愿发呆也不想做,我觉得我很可能没法毕业了……”

  旁边有个人捂着胸口惊恐道:“哥们你没必要说那么具体的,我跟你差不多现状,你这一项项列出来就跟催命似的听得我是心惊肉跳啊。”

  黄少天真诚地投给对方一个革命好战友的共勉眼神。

  又过去几人,总算轮到喻文州。

  他说:“我在大多时候都不怎么拖延,但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距我下定决心已经很多年,至今都没能真的着手去做。我想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希望能找到突破的契机吧。”


  互助会交流结束后,黄少天立刻窜到喻文州身边,一把揽住他的脖子追问道:“文州你怎么也会来?你说的重要的事是什么事啊?买车买房?即使是你也不至于几年前就考虑这个吧……难不成是想改名?整容?那我劝你还是别,我觉得你现在就挺好的!真的,非常好了!”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搭在自己胸前的手慢条斯理地解释:“我不打算改名更没想要整容,买车买房无论考没考虑过现在都没这个钱。”

  “那你想要做什么?”

  喻文州露出个颇有些高深莫测的笑:“等哪天我不拖延了,少天自然就知道了。”

  黄少天撇撇嘴角,换了个话题:“算了,以后再说。今天那么巧,要不一起吃晚饭?我把陆仁也给叫出来?”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高中同学兼室友,关系一直很好。毕业后两人都在本地读的大学,虽然不同校,却也没隔几条街,时不时便会约着一起出来玩,始终保持堪称紧密的联系。

  陆仁高中也跟他们同班,大学则与黄少天同校不同系。互助会的活动地点离他们学校比较近,黄少天就想到不如久违地三人一起聚聚。

  不料陆仁回复说已经跟大学同学有约。黄少天正打算说那就算了,对方又发来一条消息,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他们一块儿玩桌游。

  黄少天直接把聊天界面亮给喻文州看,喻文州点头说:“我可以,少天想去的话就去吧。”

  “反正晚上也没别的事,那去呗。”


  两人就近解决了晚饭,来到陆仁告知的桌游室。黄少天打头探身进包间:“大家好啊我是黄少天,还有这位是喻文州,我们都是陆仁高中同学,今晚来凑个热闹哈。”

  陆仁和他的几个同学集体起立鼓掌,给出了异常热烈的欢迎,还簇拥着他们到里面的位置就坐。绕是黄少天这种平日比较张扬、多少算个学院风云人物的人都有些受不住,紧挨着喻文州坐下后就跟他咬起耳朵:“这阵仗也太过了吧,我简直要以为他们全院都暗恋我们。”

  “他们全院是不是暗恋我们我不清楚,但少天身边那位女生应该确实对你有意思。”喻文州的语气不掩调侃。

  黄少天用余光一瞥,他另一边的女生不像其他人那样表现夸张,反倒低着头沉默不语,只有发红的耳尖泄露了心思。

  他反应过来:“啊,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陆仁问过要不要介绍个女孩子给我认识,我没兴趣就拒绝了。”

  喻文州说:“看来这位就是了。”

  “难怪他邀请我们来玩,我这不是羊入虎口么……”黄少天抓住喻文州的胳膊,作楚楚可怜状,“文州,今晚我的清白可要靠你守护了!”

  喻文州笑出来:“有那么不情愿?”

  “唉也不是啦,但,就觉得有点尴尬,不太适应,也挺没意思的。”

  他们俩自顾自说了半天悄悄话,其他人已经定下要玩狼人、把牌都发好了。

  不出意外,第一局丘比特就把黄少天和他身边的女生连在了一起。睁眼确认身份时,黄少天简直不能更无奈。接下来,以往玩狼人总会“死于话多”的黄少天全程只有一句话:“我就是普通村民,什么都不知道。”而向来善于分析的喻文州兴致也并不高,几乎是在划水。

  第二局黄少天抢着当了轮上帝,这次喻文州作为唯一活到最后的狼赢得了胜利。

  第三局开始前,喻文州起身道:“我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实在抱歉,大家继续玩。”

  黄少天紧接着他的话尾开口:“他没骑车,我载他回他们学校去,也先走一步。”


  “所以,少天说要载我的车呢?”

  两人站在桌游室楼下,喻文州好整以暇地看着黄少天发问。

  黄少天推着他的背向前走:“哎呀文州你就别再逗我了。车是没有,不过作为你救我于水火的回报,请顿夜宵还是可以的!”

  于是他们在烤串店坐下,黄少天飞快地勾了菜单,又主动去冰箱拿了两瓶凉茶。

  “还是这样自在!”黄少天眯着眼心满意足地舒了口气。

  喻文州歪头问他:“少天为什么那么抗拒刚才他们给你介绍女生?”

  黄少天说:“就觉得很尴尬嘛,我都不认识她,别的人又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才二十出头欸,并不想提前体验相亲是什么感觉好吗。”

  喻文州挑眉:“少天不是常常念叨想找个妹子?”

  “这都是嘴上随便说说的!我没急着想谈恋爱啊。再说了我是真不适应这样像相亲似的找对象,用不着别人撮合……”

  喻文州问:“那少天喜欢什么形式的恋爱?”

  黄少天愣了愣:“啊?就,大家先做普通朋友,互相了解以后,再……顺其自然嘛。嗯,顺其自然比较好。”

  喻文州若有所悟:“哦,没想到少天属于被动的类型。”

  黄少天闻言拍案:“哪里被动了!我的意思是,大家先要有感情基础嘛!等有了感情基础,我也是很主动的好吗!”

  “好好好,先吃吧。”


  那次以后,喻文州没再提起恋爱方面的话题,只不过每天都会问问黄少天有没有把学分认证的申请交上去,比他辅导员都敬业。

  ——这还不算,喻文州甚至开始约黄少天去图书馆自习,亲自监督他完成大作业。

  “文州啊,你这样劳心劳力为哪般呢?我可没工资开给你。”黄少天趴在桌上小声嘀咕。

  对面的喻文州抬眼:“作为你互助会的会友,我有责任帮助你;作为你的高中同学——我倒是不介意你留级变成我的学弟。”

  黄少天急了:“你不介意我介意!说好了一起穿学士服拍毕业照的!”

  “那你就乖乖把作业做了论文写了毕设画了。”喻文州用笔帽敲了敲黄少天的书。

  “其实吧,你看尽管我每次都拖延,但每次也都赶出来了啊。所谓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嘛,不可能真的毕不了业啦,我那是夸张一下而已。”黄少天眨眨眼。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需要喻文州的严密督促才肯干正事。黄少天自我反思,似乎自从喻文州关心起自己的课业,他的拖延症就愈发严重起来——不可否认他有意识地借此博取喻文州的注意力并且享受对方无奈却耐心的管教。

  黄少天花了一秒思考他这种想法会不会有点不正常,然后得出结论:好像也算不上多么不正常。

  于是继续心安理得地拖延着。


  无论如何多亏喻文州的存在,下一次互助会进行汇报时,黄少天才得以分享自己的进展:“我的学分认证已经搞定了,大作业开始画图了,实验结题论文虽然还是没开始写但已经跟小组成员分锅——啊不,分工完毕了。哦,还有毕设,哈哈,毕设答辩还早呢是吧……总之!我能有所进步,必须感谢互助会带给我的巨大帮助。”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看向喻文州,嘴角的笑狡黠中挟着丝心照不宣的暧昧。

  而说到对于拖延症的认识时,黄少天提出自己的见解:“其实也不完全是坏事嘛。比如当你拖延到临近死线时,压力和紧迫感能激发你的潜能提升你的效率,不觉得那种绝地反击的惊险刺激非常爽吗?”

  互助会会友郑轩表示从没见过能把拖延症形容得那么冠冕堂皇的厚颜无耻之人。

  喻文州则说:“我觉得或许自己还挺享受拖延过程中那种安定感和未知性的,也就是慢慢接近各种可能的结果的体验。”

  黄少天表示不是很懂你们水瓶座。


  几天后有部超英新片在国内上映,黄少天约喻文州去看零点首映。

  他盯着大荧幕边把爆米花往嘴里扔边低声说:“有件事,我今天傍晚的时候,意外发现大作业还要求画细部图。”

  喻文州转头:“你没画?”

  黄少天说:“没画。”

  喻文州问:“你们大作业什么时候交来着?”

  黄少天语气淡定自若:“明天——哦,准确来说,已经是今天了。”

  “……所以?”

  黄少天总算回头看他,诚恳道:“所以我打算一会电影散场去楼下M记开夜工。”

  喻文州叹了口气,也抓了把爆米花放进嘴里:“我陪你吧。”

  “就等你这句话呢!”黄少天笑弯了眼,像只志得意满的小狐狸。


  黄少天和喻文州点了两杯饮料在麦当劳坐定,一个拿出图纸开始赶工,一个举着kindle看书。

  黄少天认真起来是不说话的,他眼神专注锐利,笔尖沿着直尺划过纸张的声音利落畅快。只不过他会习惯性地越趴越低,这时对面的喻文州便用kindle抵着他的额头将他的脑袋一点点抬起来。

  三四点是最困的时候。喻文州去买了份小吃盒,黄少天跟小狗似的闻着味道就扬起鼻子,双眼又黑又亮。

  “我就知道文州你最贴心了!”

  喻文州把小吃盒放在自己手臂边,笑眯眯道:“少天画完一个部件,给你吃一样东西。”

  黄少天一头磕在图纸上:“这也行?会不会太不人道了?”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喻文州不为所动,咬着鸡块继续低头看书。

  在食物的诱惑下黄少天运笔如飞,迅速画完手头的部件,摇着尾巴嚷嚷:“快给我个鸡柳!我画图手没法拿文州你喂我吧?”说得理所当然。

  喻文州无可奈何,喂了他一个鸡柳。


  就这样,当小吃盒空了时,黄少天的图纸已经填满了。他伸了个懒腰活动脖子,然后去点了两份早晨全餐。

  “我一直想尝尝这里的早餐来着!只可惜起得来的时候没空、有空的时候起不来,难得今天有机会能吃到,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因祸得福……”喻文州摇头忍俊不禁,“我可是飞来横祸,舍命陪君子啊。”

  “我知道我知道!”黄少天嘴角挂着酱汁正襟危坐郑重其事,“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唯有来世——”

  喻文州打断他:“来世的事来世再说,既然少天无以为报,那看来只能以身相许了?”

  黄少天当即一口应下:“行啊!从今往后黄某就是喻总的人了,刀山火海无所不至、杀人放火无所不为……”

  喻文州塞了个薯饼进他嘴里:“谁要你杀人放火了,现在你能平安把作业交上去我就谢天谢地了。”

  黄少天艰难地咽下薯饼道:“谢地不必,谢我就够了。”


  当黄少天在喻文州的监督下一点点把大作业和论文磨出来,只需全心全意忙毕设时,他们高中班组织了一个小型聚会,在本市读书的同学基本都来参加了。

  黄少天那个周末回了趟家,自己开车去,顺路捎上了喻文州。

  聚会地点两人都不认识,喻文州坐在副驾驶看地图指路。黄少天开着车嘴上也不停:“这恐怕是本科最后一次聚会了吧,下次再聚或许不少人都已经工作了,气氛大概会不一样欸。唉,一想到我被魏老大忽悠着选了直博就觉得实在是前途未卜,你说我这种深度拖延症患者有博士毕业的那天吗?”

  喻文州皱了皱眉道:“少天你是不是开过了?刚才那条路就应该拐弯的。”

  “啊?那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黄少天边找地方调头边说。

  喻文州解释:“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

  黄少天开始耍赖甩锅:“那我这不是在跟你聊天嘛,哪顾得上看路牌。我以为你会告诉我的啊,我那么信任你!”

  喻文州好气又好笑:“好吧,我的错。”


  抵达轰趴馆时黄少天开口就是理直气壮的控诉:“喻文州给我指错路我们才迟到的,要罚就罚他啊,不关我的事。”

  “得了吧黄少,谁不知道文州惯着你,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黄少天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无辜样,转头抓着喻文州问:“有吗?我有吗?”实力演绎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

  众人围着桌子坐下,玩国王游戏。

  黄少天运气不错,不是国王就是吃瓜群众,幸灾乐祸煽风点火不亦乐乎,拉了一身的仇恨。

  待喻文州的牌被点到时,国王装模作样地思索片刻,宣判:“就跟左边的人亲一个吧。”

  喻文州左边的黄少天一脸懵逼:“不对啊我怎么就躺枪了?”

  喻文州轻飘飘地看他一眼,也面露难色:“点到的是我,罚我一个就够了,把其他人牵连进来不太好吧,少天不乐意就别逼他了……”

  黄少天扬眉一拍桌子:“谁不乐意了?大老爷们说什么牵不牵连婆婆妈妈的,亲就亲呗!”

  说完他就按着喻文州的肩凑上前去将自己的唇瓣印上对方的嘴角,一触即离。

  “看到没?这样行了吧?”亲完后黄少天丝毫没露怯,睥睨四方气势十足。

  喻文州在他右手边垂下眼不易察觉地微微扬起方才沾染另一人体温的唇角。


  黄少天毕设答辩通过的那天,请喻文州到他们学校附近最贵的海鲜自助吃晚餐。

  “讲真,我能顺利做完毕设,这几个月来你的帮助和贡献比我导师还大。”黄少天举杯认真道。

  喻文州与他碰了杯,笑着说:“你魏老师要是听见这话肯定得说你没良心。”

  黄少天吐舌头:“他才听不见,何况我说的是实话嘛。要不是你每天督促我,我能拖到猴年马月去。”

  喻文州说:“即使没有我,少天也总能想办法赶完的。我无非是催着你早点做好罢了,而且跟你一起去图书馆的时候我自己在写毕业论文,也因此加快了进度啊。”

  “得了得了,跟我你那么客气干什么。”黄少天边啃螃蟹边漫不经心地说,“哦对,有个问题我想问你挺久了。”

  “嗯?”

  黄少天吃完螃蟹抽了张纸巾擦着手:“就是,那么多年,我喊你你就出来陪我,不管吃饭看电影还是打游戏,像她们说的一样惯着我,对我的事比自己的还上心——我想问问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呀?”

  喻文州莞尔:“这就是少天的问题?”

  “不,我的问题其实是,”黄少天直视他的眼睛,语气坦荡自然,“喻文州,你是不是喜欢我?”


  黄少天顺利本科毕业,却依然参加着拖延症互助会的活动。

  他向会友们大倒苦水:“我那个导师特别猥琐,我这还没真正开始读研呢,就塞给我一大堆文献让我看完做pre,下周组会就要讲。实不相瞒,我PPT都没打开过呢还……”

  喻文州则退出了互助会。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拖延了许多年的事最终还是达成了,拖延症自然也就随之治愈。

  黄少天义愤填膺:“没想到这家伙看起来根正苗红的就这么背叛了革命!”

  可惜情绪表现得似乎不太到位,对面的人问:“黄少,那你笑什么啊?”

  “哦?我有笑吗?”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脸,“那大概是因为我们的病友能够成功克服拖延症,无论如何还是可喜可贺的嘛!”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FIN-


其实一开始只是想写国王游戏欲擒故纵那段。

没想到能在今天写出来,其实我都准备好迟发的说辞了:

我怕元宵节晚上祝福太多,你会不在意我的心意。我怕情人节的巧克力太甜,你会品不到我的祝福。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才送上贺文,给大家说声迟来的节日快乐!

不过好在用不上哈。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我CP开开心心甜甜蜜蜜长长久久~

评论(38)
热度(817)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