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反罗曼定律

反罗曼定律


01

  喻文州和黄少天每天早晨搭同一班地铁去实习。

  喻文州定7:15的闹钟,7:35坐在食堂吃早饭,7:50吃完,8:00到地铁站。

  黄少天定7:20的闹钟,7:40起床,7:50在食堂买早饭,8:00到地铁站的同时解决掉早饭。

  喻文州习惯往前走一些,尽管早高峰每节车厢都不空。

  黄少天总会急急忙忙地冲进离扶梯口最近的一节车厢。

  偶尔他们也可能挤进同一节车厢。然而在这样一个犹如沙丁鱼罐头的环境中,一条挤到变形的沙丁鱼,是不会有闲心去观察另一条沙丁鱼被挤成什么样的。

  所以严格来说,喻文州和黄少天没见过面。

  他们的交集仅限于——某个早晨喻文州在办公桌前坐下,隔壁的师兄笑着问他:“今天早上六号线是不是停了一会?”

  “是啊,师兄你也坐六号线?”

  师兄摇头道:“认识一个学弟,也乘六号线上班,刚刚在朋友圈发了百字檄文声讨地铁公司不靠谱,早高峰出故障,害他差点迟到。”

  喻文州说:“你可以回复他,下次再遇上这种情况,地铁站服务中心可以开证明的,不怕迟到。”

  师兄耸了耸肩:“他就一话痨习惯性每日吐槽,估计真让他开证明他还懒得去。”


02

  喻文州的名字也曾出现在黄少天的朋友圈中。

  那日喻文州吃晚饭找不到饭卡,临时借用了朋友的卡,打算第二天去补办一张。

  没想到晚上回到寝室后微信就被轰炸了,同学一个接一个地找上来,问的都是同一句:“你饭卡是不是丢了?”

  喻文州回了其中一人:“你怎么知道?”

  那人直接甩了张截图过来,是条朋友圈,写着:“这位叫喻文州的朋友,你的饭卡忘在图书馆里,我捡到放门口工作人员那了,记得去拿哦。麻烦朋友圈里认识他的同学们告诉他一声哈,不认识的也可以转发一下让他能看到,谢谢大家啦!”

  下面发了喻文州饭卡的照片,还贴心地用暴漫表情给他的脸打了码……

  喻文州注意到这个人的备注是黄少。他说:“我知道了,谢谢你啊。能不能帮我跟这位黄少也说一声我知道了,很感谢他,另外这条朋友圈是不是可以不用再传播了。”

  就在这段时间内依然有源源不断的热心网友前来告诉喻文州他丢饭卡的事,喻文州一边觉得能找到饭卡很幸运,一边又有些哭笑不得——这事现在可算是天下皆知了,他不得不一个个地回复过来,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后来喻文州发现,即便这位黄少删了朋友圈,转发的其他人信息滞后,仍旧会留着甚至继续蔓延,这样发展下去恐怕他所有的大学同学都要来找他了。以至于最终喻文州只好也发了条朋友圈:

  “谢谢捡到我饭卡的同学以及所有关心这件事的朋友,我已经得知消息了,明天一早就去拿。再次感谢大家。”

  室友看到后笑了半天,幸灾乐祸地表示没想到你也有那么狼狈的时候。

  喻文州无奈道:“还是托了这个黄少的福。”


03

  喻文州和黄少天其实有在一个共同的微信群。

  这个群的名字叫“蓝雨楼糖炒栗子拼团群”。顾名思义,这是他们宿舍楼拼团点糖炒栗子外卖的群,里面有近百人。

  喻文州的室友不知怎么的知道了这个群的存在,在朋友圈问谁能把他拉进去。喻文州看到,觉得有点兴趣,便让室友把自己也加了进去。

  糖炒栗子拼团群平时没什么动静,每当有人登高一呼准备开团谁要加入时,总会有一群人报上寝室号响应。

  喻文州没开消息提醒,大部分情况都是室友打算参加拼团时问他一声,然后一起买了。

  往往不出半小时糖炒栗子就送到楼下,大家各自去领就可以了。

  也有一次,开团的人非常热心地送货上门。室友去开的门,喻文州坐在自己的书桌前,隐约听见那人叮嘱着记得趁热吃啊。

  室友把喻文州的那份糖炒栗子放在他桌子上,笑着说:“刚才那个人抱了件大衣把栗子包在里面,想得也是很周到。真的还挺热的,快点吃吧。”

  喻文州伸手进纸袋拿了个栗子,果然是热腾腾的。这股热气顺着食道滑入肠胃,又一点点散发开来熨帖了四肢百骸。


04

  喻文州书架上摆了一本黄少天的书——确切地说,是课本。

  喻文州大三才上的毛概课,开学时直接买了本二手书。挑的时候没仔细翻,上课才发现这本书内容格外丰富——不是笔记,而是涂鸦。

  上一任主人大约是觉得毛概课太无聊,在书上各种空白的角角落落画满了涂鸦。大部分涂鸦都是个Q版的形象,中年秃顶的大叔挺着啤酒肚吹胡子瞪眼的样子莫名地有些萌。

  喻文州抬头看了眼讲台,福至心灵地意识到他跟涂鸦的作者应该是选了同一个老师的课。

  在真人的映衬下,课本上的小人愈发传神,惟妙惟肖。有时喻文州看着看着都会忍不住笑起来,坐在他旁边的同学一脸不解:“毛概书那么有趣?”

  喻文嘴角仍噙着笑:“嗯,挺有趣的。”

  Q版小人发展到后半本书时已经干脆成了河童,一旁还配有台词:“不要以为政治课就都会给你们过!要认真看书!”

  喻文州心想,他怕是比其他人看得都要认真了。

  有次上课前,喻文州正照常翻看着课本上的涂鸦,前排风风火火地坐下一个人。那人靠在椅背上,头就离喻文州格外近,甚至能隐约闻到洗发水淡淡的柠檬香味。

  几分钟后,任课老师提着包进门的同时,喻文州听到一个压着声音的“靠”字。只见前面的人飞快收拾好东西,边起身边拿着手机发语音:“我走错教室了怪不得我之前看着周围的同学怎么一个都不认识,刚才老师进来我一看这不是河童嘛!我还记得他当时给我了个良明明我上课那么认真……”

  碎碎念的声音渐远。喻文州低头看着课本上的河童,用笔杆敲了敲它光秃秃的头顶。

  听到那人说话的瞬间喻文州有想要抬头看一眼对方的欲望,却又有股鬼使神差的力量阻止着他,仿佛在告诉他忍住就是胜利。

  也不知道究竟哪里能胜利了。

  学期结束后喻文州没有把毛概课本卖掉,而是将它留在书架上,甚至还为它包了柠檬黄色的书皮。


05

  喻文州和黄少天迟来的相识不存在任何浪漫的元素。

  当时喻文州正在实验室做微生物的长期实验,整个屋子弥漫着污泥的腐臭味,通风系统的作用非常有限。

  他的导师带了个年轻人进来,介绍说:“这是化学系的黄少天,也是大四,这次来我们课题组帮点忙。小喻,等会你给他介绍一下实验的情况吧。”

  喻文州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弯弯的眼睛:“你好,我叫喻文州。”他摊开一双戴了手套的手,“这个情况没法握手了,欢迎你加入,以后多多指教。”

  黄少天迅速地从旁边架子上抽出两只手套戴上,抓住喻文州的手笑眯眯道:“这样不就行啦,正好你可以给我介绍一下仪器什么的。对了,喻文州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啊,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

  “在同一个大学四年,什么时候听过名字也正常吧。我看你也觉得挺面善的。”

  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肩:“是嘛!那我们也是很有缘了,等下要不一起去食堂吃晚饭?”

  喻文州点头道:“好啊。”


  他们才刚刚认识,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足够把过去埋下的那些不算紧密的交集慢慢酿成美酒。

  待将来的某日偶然挖到开封时,一定会是莫大的惊喜。


-FIN-


文州生日快乐!!!


异常短小非常抱歉<(_ _)>

想的梗大概是“不那么浪漫的缘分”

评论(21)
热度(613)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