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LOVE MAGIC

灵感来自《勇士闯魔城》


LOVE MAGIC


01

  遇见夜雨声烦的那天,是索克萨尔最狼狈的一天。

  他的导师用遗憾而惋惜的口气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你没有术士的天分。这同时相当于一道逐客令,公会里的其他人兴奋又积极地把他和他的行李遣送到门口。

  索克萨尔站在台阶下仰头望着一张张不掩幸灾乐祸的脸,神色漠然:“我的笔记本是不是在你们那里?”

  瞬间的慌乱过后,那些人挤出嘲讽的笑:“什么笔记本?谁管你的笔记本去哪了?”

  “昨晚还在,今天早上不见了。”索克萨尔的语气波澜不惊,“如果你们拿走了,请还给我。”

  “都说了不知道!”

  “请还给我。”索克萨尔重复,一瞬不错地盯着那些人。他的目光坚定固执,眼眸中仿佛燃着冰冷的紫色火焰,映在苍白的脸上寒气逼人。

  那些人不禁哆嗦了一下,再挂不住笑容。人群中飞出陈旧的牛皮本,伴着一句底气不足的“谁稀罕你那破本子,写的都是什么邪门歪道”。

  空中的笔记本发出哗啦哗啦的翻页声,像是振翅的鸟儿。它自索克萨尔头顶飞过,却未听见落地声,取而代之的是格外清亮的嗓音:

  “喂,你们老师有没有教过你们不要乱丢东西啊?万一砸到小朋友怎么办?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索克萨尔转身,金发蓝眸的剑客右手举着咬了一半的羊角包左手拿着他的笔记本,眉头拧出好看的弧度,舔了舔唇角口气真挚诚恳,“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要打扰到未来的剑圣吃早餐啊。”

  那也是索克萨尔最幸运的一天。


02

  那些人显然一时反应不过来,剑客也并不需要他们的反应,因为他还没说完:“你们说哦,换做是你们自己,本来走在路上好好地啃着面包,突然就飞过来一本书,会不会受到惊吓?受到惊吓会不会噎住?噎住以后咳不出来咽不下去窒息了怎么办?如果未来的剑圣就因为你们乱扔东西在此陨落,这么重大的责任你们承担得起吗?”

  索克萨尔回头,看到清一色懵逼的表情。半晌后才有人质问:“你谁啊你?”

  “你们是听力有问题还是记性有问题?我不是才说过么,未来的剑圣啊。”自称未来剑圣的人大大地咬了口羊角包,脸颊圆鼓鼓的,像只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小仓鼠。

  “什么剑圣……你想怎么样?”

  剑客走到索克萨尔身旁,掷地有声地答道:“鉴于你们对我造成的严重精神伤害,我要求你们给我边上这位朋友道个歉。”

  那些人立刻炸了锅:“凭什么给他道歉?”

  “我受到了惊吓啊,思维混乱,我说给谁道歉就给谁道歉,不行吗?”剑客笑嘻嘻地扬了扬眉,无赖得理直气壮。

  尽管剑客看上去自信满满实力不俗,那些人仗着人多势众也不会就这么怕了他,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索克萨尔按住身边人放在剑柄上的手:“我无所谓他们道不道歉,把笔记本还给我就够了。”

  这里是术士公会的正门口,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闹大了会很麻烦。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剑客耸耸肩,将刚刚擦过嘴的纸捏成团随手一抛,正中之前扔笔记本那人的面门,“麻烦帮我丢一下,这次可别到处乱扔了哦。”

  他潇洒地转身迈步离开,不顾那些人气急败坏的咒骂。

  索克萨尔背着行李跟了上去,他的笔记本还在对方手上。


03

  “我叫夜雨声烦,可以叫我夜雨。”剑客将笔记本交还给索克萨尔时自我介绍,“如你所见,是个剑客。”

  “索克萨尔。如你所见,是个被逐出公会的术士。”索克萨尔自嘲般微微笑了笑,不见苦涩,更多的是释然。

  夜雨声烦拍了拍他的肩:“别在意什么公会不公会的,我也从剑客公会离开了呀!我觉得那些导师的水平根本不够看,还不如我在外游历自学成才的呢。”

  “我的目标就是成为剑圣,走遍荣耀大陆每个角落,消灭邪恶,伸张正义。”这话剑客说得很轻松,似乎在他心中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了。

  索克萨尔挑眉玩味地看着他:“所以你出手帮我是为了‘保护弱小’?”

  “哎呀我可从没说过你是弱小啊。”夜雨声烦拖着调子眨眨眼,透露出友善亲昵的信号,“确实是有看不下去那些人太过分的原因啦……但更主要的是,我觉得你很合我眼缘,想要趁此机会认识一下呀!”

  这话太过直白坦然,索克萨尔一怔,随即低头轻笑着自语:“那你的搭讪还挺成功。”

  “是吗!英雄救——英雄的剧本果然永远有效啊。”夜雨声烦像个拿到糖果的小孩似的轻易雀跃起来,“那既然我们都脱离了公会,要不要结个伴一块儿上路啊?你愿不愿意加入我的冒险小队?”

  “你还有冒险小队?”

  “这一秒起就有了!你是我的队员兼副队长。”夜雨声烦将掌心贴在索克萨尔胸口,郑重其事地任命。

  索克萨尔偏了偏头疑惑道:“我答应了?”却没躲开身前的手。

  “你没拒绝嘛!难道你不答应?”夜雨声烦瞪大湛蓝澄澈的眼睛看他,“我以为英雄救英雄之后的展开都是无以为报以身相许?”

  索克萨尔噗嗤笑出来,一缕银发滑落肩头。“好吧,”他敛容道,“我的队长。”

  “那么我们的冒险小队就正式成立了!队长夜雨声烦,副队长索克萨尔,天衣无缝的完美配置对不对?现在还差一个响亮霸气的队名……”

  夜雨声烦抿唇沉思片刻,打了个响指:

  “我决定了,就叫荣耀大陆不进店主吃纯玩双人豪华自由行!”


04

  荣耀大陆不进店主吃纯玩双人豪华自由行冒险小队的全体成员就这样踏上了旅途。

  夜雨声烦把小心翼翼藏在漫不经心里,叼着狗尾巴草望着天问道:“索尔,你……会法术吗?”

  索克萨尔心下好笑,公会门口那一幕想必带给夜雨诸多猜测,恐怕他早就想问了,又担心戳到自己痛处,才憋到现在。其实他的前导师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可也不完全正确——他不是没有天分,只不过他的天分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

  作为术士,索克萨尔学不会公会教的任何法术,然而相对的,每礼拜他都能自行领悟一个小法术。之所以称其为小法术,是因为它们的效果无一例外全是让人产生错觉,小小的错觉。

  夜雨声烦却很感兴趣,跃跃欲试道:“什么错觉?来来来让我感受一下吧!”

  索克萨尔思索片刻,对着夜雨声烦无声地念了个简短的咒语。

  夜雨声烦猛地睁大眼,惊奇地盯着自己的右手,好似上面开出一朵玫瑰花。过了一会他缓缓收起手指握住掌心,抬头看向索克萨尔,轻轻“哇”了一声。

  索克萨尔莞尔:“这个法术会让你觉得有只猫咪在用脑袋蹭你的手心。”

  “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夜雨声烦兴奋地连连点头,“好神奇呀,也就是说你还会很多很多这样的法术吗?太厉害了吧!”

  “夜雨不会觉得没有用处吗?”

  “怎么会没有用处?那么有意思的法术欸!还有哪些效果呀,你再给我试试呗!”夜雨声烦拉着索克萨尔的袍子两眼放光地央求,比见到刚出炉的巧克力蛋糕更加期待。

  索克萨尔眼睛一弯,敛着流转荡漾的笑意:“你确定吗,夜雨?我大部分法术的效果可不是这样的哦,更多的是类似于出门时没锁门的错觉,被虫子在眼皮上咬了一口的错觉,话到嘴边偏偏想不起来的错觉……”

  “够了够了!这些就不必对我试了,这也太损了——”夜雨声烦连连摆手,“我的意思是,这些法术用在敌人身上,一定非常有效!至于面对我这样英明神武的队员,索尔你只需要展现春风般的温暖就好。”

  “好,我记下了。”

  夜雨声烦消停了没一会,又忍不住凑到索克萨尔身侧叽叽喳喳:“可是索尔,你会那么多法术,肯定还有其他比较亲切友善的类型嘛!你再想想呗?”

  索克萨尔停下脚步看他:“被人摸头的感觉,夜雨愿意试试吗?”

  “呃……”夜雨声烦眯着眼权衡一番,最终好奇心占了上风,“来吧,让我试试!”

  索克萨尔抬手揉了揉夜雨声烦明亮柔软的金发,看他一头乱毛仿佛炸成了颗小太阳。小太阳脸上红彤彤的散着热气。

  “就是这个感觉。乖,继续上路吧。”


05

  夜雨声烦信誓旦旦地宣称要与邪恶作斗争,却并没有那么多邪恶给他消灭。小分队一路上遇见的人们,更多地烦恼着日常生活中的细碎琐事。

  老爷爷腿脚不便,小狗走失了没法出门去找;老奶奶老花眼,看不清孙女寄来的信;果园丰收了,园主人手不足来不及采摘;年轻的姑娘把自己最喜欢的景色画下来,又不敢把它送给心上人;小男孩弄哭了邻居家的小女孩,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道歉……

  夜雨声烦一边没好气地嘟哝着他堂堂未来剑圣怎么净干些毫无技术含量的小事简直是大材小用杀鸡焉用牛刀,一边揽下了大小缓急所有委托,尽可能做到他能力范围内的最好。

  索克萨尔觉得他就像只不知疲倦四处奔波的小蜜蜂,有着用不完的旺盛精力,也带着金黄灿烂的甜蜜气息。

  他说起话来也像停不下来的小蜜蜂:“索尔,跟你组队真是我最明智的决定!当然啦我的每个决定都是很明智的,但这个决定格外明智!刚刚那个药店老板让你帮忙找的药材你居然全都认识,这也太了不起了。还有之前在书店,你连那些书的年代都能说出来……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啊?”

  索克萨尔的加入确实大大提升了夜雨声烦的效率。他以前在公会学不会法术,就常常泡在图书馆里,什么稀奇古怪的知识都了解一些。再加上做事细致周全,思维活络缜密,鲜少有他完不成的事。

  夜雨声烦迅速地给予他毫无保留的信任,将实质上的指挥权交给了名义上的副队长。

  “每个人的长处不同呀,你指挥起来比我合适多了,当然听你的咯。不过打架的时候还是要靠我,对吧。”夜雨声烦的眼睛剔透坦荡,“所以我就说嘛,我们两个配合天衣无缝完美无缺!”


06

  运气好的情况——用夜雨声烦的话说——他们会遇上强盗或者魔物。这时候他总会摩拳擦掌战意昂扬,好似一匹蛰伏已久蓄势待发的狼,紧紧盯着自己的猎物。

  夜雨声烦的剑名叫冰雨,如冰凌厉,如雨凛冽。持剑时他的气质与平日截然不同,冰雨的寒气像是萦绕在整个人周身,而他眼睛的颜色比冰雨更冷,以至于透出几分摄人心魄的吸引力。

  索克萨尔第一次见他拔剑,就知道夜雨声烦挂在嘴边的剑圣名号必将属于他,也只会属于他。

  书上写,荣耀大陆极北之地是一片冰原,那儿寸草不生,只有肃杀刺骨的寒风存活下来。阳光照在冰川上,几经弯折反射,天地间皆是晶莹透亮,然而连光都是冷的。索克萨尔觉得夜雨声烦就像泛着冷光的冰,他捕捉到时机,化作剑影,伴着寒气直入骨髓避无可避。

  而当他转身看向索克萨尔的刹那,寒冰融为溪水,叮叮咚咚地流淌到他身边:“我帅不帅?是不是超厉害!跟着我没错吧?”他的笑容又成了暖阳,毫不吝啬地照耀向他的副队长。

  夜雨声烦有时也会歪着头问索克萨尔想不想试一试,索克萨尔抿唇微笑,语气轻巧:“好啊,我试试。”

  夜雨声烦于是收剑在旁,他清楚索克萨尔只会迷惑误导性的小法术,却对他抱有自己都解释不了的没由来的信心。

  索克萨尔对着魔物默念咒语,只见那头巨兽胡乱挥着爪子原地转起了圈,活像贪吃蜂蜜却捅了马蜂窝的笨熊。索克萨尔没有停歇,紧接着施了第二道法术,魔物双手抱头,摇摇晃晃的,狰狞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痛苦。当第三道法术落下时,它轰然倒地,连战局外的夜雨声烦都感受到了脚底的震颤。

  他迫不及待跑上前,用剑鞘戳了几下魔物的肚子,巨兽纹丝不动。

  “天哪索尔,你是怎么做到的?”夜雨声烦惊叹。

  “我之前研究过,把我会的某些法术组合在一起,能产生新的效果。比如刚才我用的——被许多苍蝇环绕的感觉、蹲了很久突然站起来的感觉,再加上,被黄鼠狼熏到的感觉……叠加在一起,就能让它晕倒。”

  夜雨声烦恍然点点头,冷不丁伸手覆上索克萨尔神色淡然的脸一通乱揉:“不要这么面无表情嘛!你超厉害欸,简直是天才好吗?解决了这么头大魔物,结果跟没事人似的,尊重一下人家嘛,否则它会很受伤的知道吗!明明可以得意一点啊,你不觉得开心吗?”

  索克萨尔笑起来,没有抵抗夜雨声烦的蹂躏:“当然开心。以前只在小动物身上试验过,没想到对魔物也有作用。不过夜雨,我们最好快点把它处理掉,我的法术效果恐怕不会维持太久。”

  从那以后,遇上魔物或强盗时,夜雨声烦总会先让索克萨尔在他们身上做试验,自己则在一旁摇旗呐喊助威加油,场面失控时才会出手。索克萨尔曾以落枕的感觉、手臂发麻的感觉和鞋子进水湿了袜子的感觉让一个强盗困在原地动弹不得,但更多的情况是试验失败,引发五花八门的暴走。

  晚上歇息时,索克萨尔便拿出笔记本写写画画。夜雨声烦这下知道他记录的内容了:“你本子上写的都是各种法术组合的效果吧?那个什么破术士公会真是眼瞎,那么有天赋的人都看不出来!”

  索克萨尔笑而不语。他早就不介意被赶出来的事了,夜雨声烦却仍在替他愤懑不平。

  “不过幸好他们瞎,要不然我还遇不上你呢。”夜雨声烦接着道,模样狡黠又得意,像只怀抱坚果心满意足的松鼠。

  在本人的强烈要求下,索克萨尔也在夜雨声烦身上试验过。咬到舌头的感觉、吃了一大口辣椒的感觉以及蛀牙的感觉叠加,成功地让夜雨声烦半天不能说话。

  事后夜雨声烦鼓着脸质问是不是针对他,索克萨尔笑眯眯地解释说恰好而已。

  当然也会有失败,尝试失明的法术组合时夜雨声烦的眼睛曾肿了一整晚。索克萨尔心疼地用指尖轻轻触碰他的眼角:“早就说这些法术在坏人身上试就好,没法保证后果,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受伤。”

  “没关系啦,为科学事业献身,我无比光荣!”夜雨声烦眼睛肿得像核桃,都快睁不开了,还拼命瞪着以示诚恳。

  “夜雨,”索克萨尔纠正,“这是法术,不是科学。”

  夜雨声烦扬起嘴角,毫不犹豫地接道:“那就为你献身。”


07

  索克萨尔在研究一个新的法术。

  法术效果是喜欢。

  喜欢也是一种感觉。

  他花了四秒钟时间考虑靠法术取得别人的喜欢是否不太光明——这个别人特指夜雨声烦。随即他得出结论,说要消灭邪恶伸张正义的人是夜雨声烦不是他,对于索克萨尔来说,达成这个结果比手段的磊落更加重要。

  向夜雨声烦施法不是问题,毕竟他对索克萨尔毫不设防。可索克萨尔还是选择了在对方熟睡时行动,被那双蓝眼睛注视时他找不到办法有效地克制自己的紧张与悸动,这实在不利于冷静有序地使用法术。

  索克萨尔站在夜雨声烦的床边。月光照亮了夜雨声烦一侧的脸颊,短短的浅色绒毛立在月色下清晰可见,显得他整个人可爱又柔软。

  索克萨尔盯着他便忍不住微笑起来。片刻后,他开始默念咒语。

  拔剑出鞘的感觉。

  失重一瞬间的感觉。

  几杯酒后微醺的感觉。

  奔跑时隐约窒息的感觉。

  一片雪花落在后颈的感觉。

  咬下仍带酸味的樱桃的感觉。

  被酥皮派里的馅料烫到的感觉。

  骰子摇摇晃晃最终停在六的感觉。

  踏入比体温稍高几度的温泉的感觉。

  寒冬奶茶湿润的热气扑面而来的感觉。

  发现奶油浓汤沸腾将要扑出锅外的感觉。

  被果园墙外的枝头掉落的橘子砸中的感觉。

  花瓣飘下拂过鼻尖微微发痒想打喷嚏的感觉。

  因为落在眼睑的温暖阳光从午睡中醒来的感觉。

  溪中跃起的银色小鱼带出的水花溅在脸上的感觉。

  ……

  法术一个接一个地落在夜雨声烦身上,它们是索克萨尔施过最郑重的法术。他虔诚得如同在做人生仅此一次的祷告。

  “希望你喜欢上我。请你喜欢上我吧。”


08

  “早安!”他坐起来,回以朝气十足的问候,“你今天起得很早嘛,是在等我起床呀?”

  一切如常,索克萨尔想,看来法术失败了。

  但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他不得而知。这个关于喜欢的法术,索克萨尔唯一的参考对象是自己、唯一的试验目标是夜雨声烦。现在半点效果也没有,他连改进方向都毫无头绪。

  或许是叠加的法术数量还不够?毕竟喜欢这种感觉那样复杂,叫人快乐又忧郁、心安又忐忑、冲动又胆怯。

  于是到了晚上,索克萨尔再次施法时,又加上了迷路后误打误撞找到一家格外美味的面包店的感觉。

  ——依然没有效果。

  第三个夜晚,他加上了早晨煎蛋时打出一颗双黄蛋的感觉。

  ——没有效果。

  第四个夜晚,他加上了桌上的水晶球跌落时恰好伸手接住的感觉。

  ——没有效果。

  ……

  无论将多少法术进行组合,夜雨声烦对索克萨尔的态度都没有发生变化。

  索克萨尔不曾放弃,却也难免泄气。

  究竟哪里不对呢?还是说到底是他太过狂妄,高估了自己、小看了喜欢这种感情?


09

  荣耀大陆不进店主吃纯玩双人豪华自由行冒险小队来到一个小村庄,有村民告诉他们前方越过一座山丘穿过一片树林有头魔物。魔物本身并不十分可怕,但它会变成你喜欢的人的模样。

  前去消灭魔物的路上索克萨尔心中有些好奇,不知它变的夜雨声烦是什么样子。他更好奇夜雨声烦会看见什么。

  当真正碰上那头魔物,索克萨尔瞬间便意识到它的能力是没有影响的。哪怕眼前出现的人确确实实有着自己最熟悉的面孔。

  魔物变成的夜雨声烦显得呆呆的,动作有些迟缓,眼中缺少神采。而真正的夜雨声烦向来是鲜活生动的,从术士公会门前接住他笔记本的那一刻起,这个意气风发的剑客就携着整个世界的色彩声势浩大地撞进索克萨尔的生命。

  他是第一且唯一,无可替代。

  索克萨尔脑中闪过许多自己都抓不住的念头,难免落后几步。夜雨声烦却似乎没有任何迟疑,果断利落地拔出冰雨,挥剑刺中魔物的要害,了断它的性命。

  重新踏上旅途后索克萨尔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夜雨刚才出剑那么快,是什么人都没看到?”

  “不是啊,当然看到了。可正主就在眼前,谁会在意冒牌货啊!”夜雨声烦皱了皱鼻子,“倒不如说冒牌货更让人看不顺眼吧。”

  索克萨尔按住心口活蹦乱跳的兔子,镇定地问:“夜雨的意思是,你看见的,是我?”

  夜雨声烦看向他,一脸的理所当然:“对呀,不是说会看见喜欢的人么?”

  索克萨尔按不住那只兔子了,他勉力在兵荒马乱中抓住关键点:“那夜雨你喜欢我,多久了?”

  “多久?这我怎么记得住……”夜雨声烦眨眨眼,“难道你能记住我们认识几天了?”

  “102天。”索克萨尔不假思索地回答,“从我们遇见那天起,到今天。”

  夜雨声烦愣了愣,随即笑起来:“那就102天,我喜欢你102天了。”

  “我是认真的,夜雨。”

  “我也是认真的啊。我早说过,我第一眼见你就觉得很投缘嘛。只不过如果当时的喜欢是那么多,”他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段距离,接着展开双臂,像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现在就有那么多,因为每天都喜欢你更多一点。”

  索克萨尔恍悟。

  难怪始终不见效果,原来他的法术早已成功,在他尚未尝试的时候。

  “那夜雨恐怕比不过我。”索克萨尔同样展开怀抱走向夜雨声烦,“因为从一开始,我的喜欢就已经有那么多了。”


-FIN-


莫名其妙的脑洞。

三大问题没有对策——

一,第一次写索夜,总想打喻文州和黄少天,根本克制不住……

二,烂尾,啊真是烂尾,可还是发了。

三,实在想不出标题,差点用了GOPIERLUBER←「Glory Continent without Shopping Mainly Eating Purely Playing Luxurious Double Free Tour」每个单词各取一个字母拼成的看似没毛病的词,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太智障了。

评论(29)
热度(725)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