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相见好

相见好



  黄少天醒来时颇有几分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迷茫。

  他伸手捞到床头的手机,眯着眼盯了屏幕好一会才反应过来17这个数字代表了下午5点。

  然后他被迫清醒过来。他要迟到了。

  这指的当然不是上班迟到,若说上班,这个点已经直接旷工一整天了。今天是周六,昨晚他们全部门通宵加班,赶完了一个重要项目。黄少天乘的早晨第一班车回家,倒头就睡。

  一睡就睡到了这个时间,他要赶不及准时参加毕业周年同学会了。


  黄少天顾不上自己空荡荡的肚子,抓了条浴巾就往卫生间冲。他打开花洒伴着水声扯着嗓子朝外面吼:“方锐我跟你说了五点前叫我起来你过的不是北京时间?”

  方锐吼得更大声:“你丫今天一早回来只说了一句话‘除了丧尸爆发异种入侵外星人攻打地球这种人类毁灭性事件别打扰爷睡觉’!你现在有脸说我?”

  黄少天一点也不心虚,理直气壮地回嘴:“嘴上没说心里说了呀!咱俩这都当了一年室友了你连我心里说了什么都读不出来吗?”

  “光是听你嘴上说的就够受了,再听到心里说的我还不给烦死?”

  黄少天痛心疾首道:“方锐你居然这样嫌弃我,我太伤心了。”

  他的伤心持续了十秒钟,接着又开始喊:“欸你说,我去同学会穿什么好?便装会不会太随意?正装会不会太死板?要你你穿什么啊?”

  “你去同学会又不是去相亲,折腾什么劲呢?”

  黄少天的战斗澡已接近尾声,他抹了把湿漉漉的脸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哪怕你就去撒个尿,怎么就知道旁边站的不是你命中注定的心上人呢?欸,好像不太对,撒尿旁边站的是个男的……总之,时刻准备着,懂不懂!你还是不是少先队员了?”

  方锐笑:“行,黄少思想觉悟高,不是我等俗人能跟上的。既然如此你系根红领巾去呗。”


  黄少天最终还是随便找了件T恤配着牛仔裤套上身。出门前反思自己这样实在太像去散步的,便又穿了件连帽背心。

  尽管注定是要迟到了,但至少也得努力一把争取别迟到太久。黄少天掏出手机打开Uber,放弃一贯的地铁出行方式,改为叫车过去。

  他运气不赖,很快便有司机接单,显示一分钟后就能到。黄少天看了眼司机信息,第一个念头不受控制地冒出来:这人长得真好看啊。

  司机的长相黄少天向来是不在意的,原本无非想记一下车牌号,却不可避免地被那人的头像吸引了注意力。许多司机用的是自拍照当头像,那人不同,看起来就是张简简单单的生活照。他对着镜头,目光柔和,嘴角含笑,显得温润而斯文。

  司机叫喻文州,想来应该就是本名。黄少天觉得这名字跟他的样子很配,轻轻念出声来。三个陌生的字眼在他舌尖滚了一圈,带着并不灼人的温热。

  他的手机适时地响起来,接起来果然就是这个喻文州:“你好,我接了你的单。看你定位是在RY小区门口么?”

  “嗯对,我就在大门口站着呢。”黄少天边回答边想,不仅长得还看,声音也好听。

  “好的,稍等,我马上就到。”


  不出片刻黄少天便看到一辆银色别克缓缓驶来,车牌号跟自己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相同。他笑着招了招手示意,在车停下来后钻进副驾驶座。

  “你好。”喻文州先出声,偏头打了个招呼,带了笑意的眉眼比照片上看起来更加亲切立体。

  黄少天想着自己明明不过是乘个车,从刚才起却尽觉得人家好看去了,哪怕只放在心里没说出口,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他罕见地也仅仅回了两个字:“你好。”

  “到LY酒店是吗?”喻文州边问边发动了车子。

  黄少天点点头,嗯了一声。

  他其实不常用Uber,但这不妨碍他对这种形式的喜欢。可以认识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黄少天乐于跟不同的人交流。

  他很快把刚上车时的那点不好意思抛到了脑后,主动攀谈起来:“看你不像常常开车载人的样子呀?”

  喻文州答道:“对,只有周末比较闲的时候会接几单。在城市里到处转转,遇见些别的人,算是转换心情放松一下。”

  黄少天听着这话瞬间就有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惊喜,默默在心底把这个相识不久的好看的人引为知己。

  他对知己打开话匣子:“我也是我也是!我觉得跟Uber司机聊天特有意思!不仅能认识新的人,有时候还能认识新的自己。我遇上的司机,有说我像高中生的,也有说我像老师的;有说我像艺术家的,也有说我像程序员的……我都不知道我有那么千变万化三头六臂!欸,你觉得我像什么呀?”

  喻文州微微转过头很快地看了他一眼,继而重新直视前方弯着嘴角道:“像小狮子。”

  黄少天正想纠正他自己问的是像什么职业而不是像什么动物,却福至心灵地反应过来看了看反光镜。但见镜子里的人一头乱发不听话地立在脑袋上,可不是像只狮子?

  他洗完澡用毛巾罩在头上又快又狠地揉了几圈,急着出门便没顾上整理,也难怪现在是这效果。黄少天就着反光镜扒拉了几把头发,他发质其实偏软,很快便服帖了。

  喻文州似乎有注意着他的动作,见他理好头发,再次回答了原来的问题:“一时猜不出你是做什么的,不过我觉得你挺适合当个调酒师。”

  “哦?”黄少天挑眉,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比较外向,乐于跟人交流,哪怕是陌生人。”喻文州又朝他看了一眼,“而且你的手很灵活。”

  黄少天的手机正在他的指尖翻转。他有个习惯,跟人聊天时不仅嘴停不下来,手也很难闲着,常常不自觉就开始把玩手机,还能玩得花哨而稳当。

  “那我觉得你可以当驻唱歌手。”黄少天笑眯眯道。

  喻文州不解:“你没有听过我唱歌吧。”

  因为你长得好气质好声音好,短短几句话就让人觉得舒服又有些心痒,肯定轻轻松松就能俘获一批粉丝。

  黄少天心里这样想,说的却是:“因为我觉得跟你特别投缘啊!既然我是调酒师,你就是驻唱歌手了呗,这样我们成了同事,可以早点认识嘛。”

  “有道理。可惜——”喻文州的话被十字路口的交警打断,对方伸手示意他靠边停车。

  喻文州停了车摇下车窗,礼貌地问:“警官您好,请问有什么事么?”

  交警弯腰打量着他们俩:“抽查一下。你们认识吗?是什么关系?”

  黄少天以前只听说过会有交警拦下Uber车主询问,亲身碰到是头一回,紧张的同时不禁暗暗兴奋。

  “室友。”

  “同事。”

  两人一齐开口回答,答案却并不一致。

  黄少天反应极快,未待交警质疑便抢着打补丁:“既是室友又是同事!他叫喻文州我叫黄少天,我们一个单位工作的,而且合租一套房子,每天一道上班下班,关系特别好!这不是周末嘛,一起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放松放松。是吧,文州?”

  为了表示他们的确“关系特别好”,黄少天凑到喻文州身旁,一手勾着他的脖子,把下巴抵在他的肩上,几乎是脸贴着脸向车窗外的交警露出一个灿烂而诚恳的笑容。

  “就像少天说的这样。”喻文州点点头,“您还有什么疑问吗?”

  “如果有需要我们还可以提供身份证驾照电影订单租房协议——哦,这个在家里。”黄少天很积极。喻文州好笑地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暗示他安分些。

  交警看着他们熟稔又亲昵的样子,直起腰道:“可以了,没事,你们走吧。”


  两人沉默地开出一段距离后,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黄少天眉飞色舞得意道:“哈哈哈怎么样,我的演技不错吧?”

  “影帝级别。”喻文州毫不吝啬地赞美。

  “没想到真的会查啊,实在太刺激了!只可惜应对时间太短,要不然我肯定给他编个荡气十足精彩纷呈的故事。”黄少天意犹未尽,“对了,你之前想说可惜什么来着?”

  “可惜我唱歌不太行,没法当驻唱歌手。”喻文州莞尔,“不过没关系,我们不已经是关系特别好的同事兼室友了么。”

  黄少天笑着点头:“没错!对了,是不是一直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黄少天。Uber上填的夜雨声烦是我比较常用的网名,咳,会不会有点中二?”

  “不会啊。很有个性,也很适合少天。”喻文州保留了刚刚配合演戏时少天这个称呼,黄少天听着忍不住有些开心。


  喻文州开车很稳,却绝算不上快。黄少天在出门时还满心焦急,如今倒是一点也没打算催他开快些。他怀着对于迟到的愧疚,又觉得美色当前,想要多聊几句乃是人之常情。

  到达目的地时黄少天心底生出几分不舍,或许他们以后便没机会再见了。毕竟人海茫茫,萍水相逢。他眨眨眼道:“谢啦文州,拜拜!”

  喻文州看着他微笑:“再见,少天。”


  这点离愁在进入会场看到久违的同学时便被欣喜冲散了。黄少天向来是活跃气氛的好手,满场撒欢,跟一年未见的朋友有说不完的话,他玩得很high。

  喝得也很high。

  黄少天的酒量相当一般,又经不住起哄,没多久脚下便开始轻飘飘。等到大家吃完准备去KTV续摊时,他已经站不住了。

  有人问他:“黄少,还挺得住跟大伙去唱歌吗?”

  黄少天瘫在椅子上费力地摇摇头:“唱不动了……”

  “那帮你叫辆车回去吧?”

  “不用,把朕的手机拿来……”黄少天挣扎着点开通话记录拨出去,“方锐,你哥我喝大了……快发扬室友爱来接我一下……”



  “方锐,你哥我喝大了……快发扬室友爱来接我一下……”

  喻文州捏着手机,还没来得及答话,对面就挂了。

  晚上九点,一个不存在于他通讯录的号码打来电话,喊着他不认识的名字,没说自己是谁、在哪、要到哪去。

  喻文州盯着屏幕无奈地摇摇头,却并未犹豫太久,换了件衣服拿上钱包车钥匙就出了门。

  他认得这个声音,哪怕刚才懒洋洋的调子与还算得上新鲜的记忆中的清朗相去甚远。


  LY酒店离喻文州家不远,开车十几分钟便到了。他还没停下车就远远看见酒店门口站了一群人,在他驶近的过程中渐渐散开,被人扶着的黄少天便显露出来。

  喻文州说不好自己下车走向黄少天时是什么心情,有点无奈又有点好笑,更多的是期待黄少天见了他有什么反应。

  黄少天的反应是乐呵呵地朝他挥挥手,并不吃惊的样子:“你怎么来了?”

  喻文州从别人手中接过他,在他耳边低声道:“不是你让我来的么?”

  他们的表现就像是对相识已久的密友,黄少天的同学们不疑有他,跟喻文州说了句麻烦带黄少天回去他们还有第二摊后,就目送两人上车离开了。


  黄少天是真的醉得厉害,从酒店门口到车上的那段路走出了九曲十八弯,全靠喻文州揽着才没摔。好不容易把人塞进副驾驶座,喻文州从另一边上车,看着把通红的脸贴在玻璃窗上降温的黄少天问道:“安全带自己能系上么?”

  黄少天缓缓点了点头,慢悠悠地摸到安全带扣上,脸上是略显得意的神情:“看!系好了!”

  “真厉害。”喻文州弯起眼睛笑了笑,发动车子开出去。

  喻文州能感觉到黄少天始终盯着自己看,他瞥了对方一眼,道:“我不是方锐,能认出来吗?”

  “你当然不是方锐,你比方锐顺眼多了。”(方锐:???)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啊,”黄少天的声音里透着理所当然,“你是文州嘛。”


  喻文州发现黄少天喝醉后的表现,在于反应比平时慢一些、声音比平时软一些,然而话量并不比平时少。

  明明整个人都状态都是迷迷糊糊的,黄少天还是会主动找话聊:“你为什么来接我了啊?”

  喻文州挑眉:“你觉得呢?”

  “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黄少天笑着拉长调子。

  “那你还敢上我车?”

  黄少天撑着椅子挺起腰板直视喻文州:“说明我没在怕的呀!”

  前面是个红灯,喻文州刹住车,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额头:“你还是好好靠着吧。”

  “放心!我是不会吐你车里的!”黄少天瞪着眼睛认真地摆摆手,接着还是重新靠在了椅背上,开始碎碎念,“真的,我酒品还是不错的,不会喝醉以后发酒疯的,也不会酒后乱性的……而且我酒后不忘事,就算乱了也会记得的,不会不负责任始乱终弃的……”

  喻文州边听边止不住地笑,正要开口,却见前方交警打着指示灯让他靠边停下来。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了,比他以前一年被交警拦下的次数还要多。

  这两次还恰好都载了黄少天。喻文州按下车窗的同时偏头看了看他,这人无辜地眨了眨眼,仿佛还在状况外。

  “查一下酒驾,麻烦你下车配合我们吹口气。”

  真是什么都遇见过了。喻文州低头微微笑了笑,打开车门走到交警跟前,对着酒精探测器呼了口气。

  后方黄少天居然还枕着手臂歪着脑袋趴在车窗上冲这边喊:“警察叔叔,他没喝酒,真的!我喝了!要不我来给你吹一吹?”

  就黄少天这年纪,喊警察“叔叔”,也不知道是自己吃亏还是占人家便宜。

  “他喝醉了,不好意思啊。”喻文州向交警道歉,转头对黄少天道,“别闹,乖一点。”语气却染着笑意,温和又柔软。

  交警看着黄少天的样子也笑了,告诉喻文州他的测试没有问题,可以走了。


  再次出发,两人都没有把车窗关上。喻文州开车不快,晚风卷着清冽的凉意吹在脸上,黄少天似乎清醒了一些。他眯着眼睛抬起手打开了车载广播,没当自己是外人,嘴上说:“听听这时候都有什么电台,会不会是什么午夜情感剧场?”

  打开来是一首歌。黄少天乐了:“我来唱歌给你听吧!”眼睛亮晶晶的,兴致勃勃的样子。

  然后他就跟着广播里一起唱:“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

  喝醉的人说话带点含混不清,倒是意外地适合周杰伦的歌。喻文州的食指扣着节拍在方向盘上轻点,心想若是早几天得知自己会在晚上载着个醉鬼在大街上唱歌,他一定是不信的。

  关键是他还觉得这个醉鬼有点可爱。

  黄少天唱前半部分的时候是按着歌词来的,到后面就开始哼哼了。哼着哼着连声音都没了。喻文州转头看他,这人唱着歌都能睡着,睡颜安静而乖巧,隐约透着稚气,叫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脸蛋。

  当然,喻文州只是心里想想。他心里想的事往往很多,跟黄少天相处时则不是格外少就是格外多。换句话说,黄少天笑嘻嘻地跟他说话时喻文州总是单纯觉得很有趣,而黄少天安静下来,各种念头便开始蠢蠢欲动、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他就放任着这些念头从心头涌到脑袋里,又在全身游走了一遍。黄少天的家便到了。


  喻文州熄了火,松开安全带,在方向盘上支着胳膊盯着黄少天看。他仍睡着,嘴巴微微张开,鼻翼随呼吸轻轻煽动。喻文州发现自己不自觉地跟上了黄少天呼吸的节奏,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

  他打开门下车去小区门口一家便利店里买了瓶酸奶,走到副驾驶的车窗旁将酸奶贴在黄少天脸上。

  黄少天皱了皱眉,没睁眼先按住了喻文州的手,然后慢慢接过那瓶酸奶。这下他才醒过来,撑着眼皮看了看手中的酸奶,带着鼻音迷迷糊糊地问道:“这是给我的?”

  喻文州点点头:“解酒。”

  黄少天拧了半天瓶盖没拧开,还差点没拿住。他又趴上车窗,拿酸奶瓶戳了戳喻文州的腰,笑眯眯的:“你帮我开一下呗。”

  喻文州帮他打开瓶盖,垂眼看着他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酸奶。黄少天舔舔嘴唇,拎着空瓶子下了车。

  “我送少天进去?”喻文州虚扶着他的肩问道。

  黄少天想了想说:“好。”

  两人走在小区里,都没有说话。路旁种了不少桂花树,清甜的花香中和着黄少天身上的酒气,隐约的撩人。

  黄少天在自家楼下站定,抬眼看喻文州:“这次就不请你上去了,否则大概不是我招待你而是你照顾我了。”他说着说着就自己笑起来,似乎觉得很好玩。

  喻文州跟着他微笑:“嗯,少天你好好休息。”

  “那再见,今晚谢谢你哦。”黄少天低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啊对了,晚安。”

  “晚安。”


尾声


  黄少天醒来时并没有想象中难受,头也不疼,只觉得胃里有些空。

  他抱着被子呆呆地坐在床上,过了会嘴角就一点点扬起来。

  手机显示现在上午十点半。黄少天打开通话记录,先把最上面的号码存到通讯录里,然后拨了出去。

  “今天是周末,我觉得特别适合出门吃个饭看个电影放松放松!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出门才好,喻司机愿不愿意接我这单呀?”


-FIN-


这么个梗我想到以后硬是拖了一个多月才写,懒癌没救了。

其实我没有被查过叫车,也没被查过酒驾……哪里不对请原谅我。

这篇的题目纠结了好久,差点就用Uber藏头【。】了,结果想到You, beyond expectation就卡在那了orz幸好卡住了,这也太傻了。

写完我突然发现这篇大部分时间是在开车欸!

评论(11)
热度(393)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