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夏日悠长

夏日悠长


1

  “我什么也不想说。”

  记者招待会上的这句话黄少天是认真的。离开会场回到俱乐部后,他直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再出门。

  打开电脑,习惯性地双击桌面上荣耀的图标。黄少天随便找了张账号卡登录,控制人物走了几步便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果断下线了。

  他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不出片刻又将视线移回电脑屏幕。没办法,不能发呆,脑袋一闲下来就忍不住去假设“如果”——如果有机会上场的话、如果是他的话……这样的想法如同一层隔绝氧气的屏障,叫人无处逃离直至窒息。

  黄少天干脆在网上搜出周星驰全集,随便挑了一部开始看。

  其实都是看过的,但黄少天格外认真投入,无论大小每个笑点都跟着笑开怀。他就这样接连看了三部,窗外已有熹微的晨光,才关机睡下。

  不过两三个小时后,黄少天便睁开眼醒过来。这段时间每天早起训练,生物钟不是那么容易调整过来的。他慢悠悠地走到附近的茶楼,一个人点了一桌点心,心无旁骛地一样样解决过来。

  待他吃完,黄少天的心情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踏出大门时他收到喻文州的消息:血回满了没?

  满血复活!他回复的同时余光瞥见一旁玻璃上自己的影子,晃了晃脑袋,加上一句:维护一下装备就回来。

  他有段时间没理发了,额前的碎发几乎能遮住眼睛。何况夏天到了,剪个头发也清爽些。

  来到理发店,以往常找的理发师不在,黄少天便让服务员随便安排有空的人了。

  新的理发师与黄少天格外投缘,具体表现为说话量。黄少天刚坐下他便头头是道地分析起他的发量发质脸型气质以及适合怎样的发型,可惜黄少天今天没精神跟他扯,只是简单地嘱咐道:“按原来的样子剪短点就行。”

  理发店里充斥的是剪刀与发丝摩擦的咔嚓声、吹风机运转的机械声和风声、被掩盖得严重的背景音乐声以及耳边理发师滔滔不绝的说话声。黄少天先前没怎么睡,在这个环境中只觉得眼皮愈来愈重,最终敌不过睡意闭上了眼。

  再次睁眼时黄少天的第一个念头是——为什么我对面坐了个人?为什么他的动作跟我一模一样?我眨眼他也眨眼、我伸手他也伸手?

  随即他意识到,眼前这个一头板寸的人,正是镜子中的自己。

  “……我不是说,剪短一点就好吗?”

  理发师疑惑道:“还不够短吗?客人,再短就要光头了哦。”

  “……”黄少天咬牙道:“我说的是,剪短、一点!不是,剪、短一点!”


2

  然而剪掉的头发如同泼出去的水,无论如何也无力回天了。黄少天顶着新发型回到蓝雨,浑身不自在,总忍不住想抬手摸摸自己的短发——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少了大部分头发,感到脑袋上轻了许多,甚至有种没头发了的错觉。

  进门第一个遇上的便是徐景熙。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黄少天,语气浮夸地叫道:“不是吧黄少!你怎么就想不开直接剃度出家了呢?一次总决赛就看破红尘了?你要冷静啊!”

  郑轩从他身后冒出来:“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黄少这叫新状态新面貌,从‘头’开始,你说对吧,黄少?”

  要不是现在头发长度有限黄少天一定已经被这两个人气得怒发冲冠了。他怒极反笑,挑眉问道:“对什么对?我的发型有很大差吗?难道我之前不是这样?”

  在黄少天仿佛要化作冰雨出鞘的目光下,徐景熙哈哈笑道:“没差没差,非要说哪里不同的话,大概就是今天的黄少格外帅,比往常更帅吧!”

  黄少天满意地拍拍两人的肩,放过了他们。然而接下来的一路上,碰见的每个人无一不是类似的讶异反应。黄少天唯有一个个地解释清楚自己不是心灰意冷也不是重新做人,只是单纯没注意把头发剪短了些。

  回到宿舍坐下黄少天才缓了口气。他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更加烦躁了。

  此时门被敲了两下,黄少天知道是喻文州,喊了声进吧门没关。

  “少天,你——”

  “我没想不开没自暴自弃也没打算改头换面我现在状态非常好特别有精神浑身都是干劲一口气爬六层楼不带休息的!”黄少天抢先说道,他实在是被问怕了。

  喻文州愣住,眨了眨眼:“好吧……其实我本来是想找少天商量家里好几个月没住人了,要不要请个阿姨打扫一下。但既然少天那么精力充沛,我看不如就由你去打扫?”

  “不不不,”黄少天摇头摆手,“术业有专攻,还是请人来打扫吧!我也不是那么精力旺盛的,唉我还处于追悼我秀发的悲恸中呢。”

  喻文州笑起来,走到黄少天身旁摸了摸他新出炉的短发:“说实在的,少天怎么会想到剪这么个发型?”

  提起这个黄少天立刻耷拉下眉毛哭丧着脸诉苦:“我一不小心在理发店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一看镜子简直全世界都背叛了我!”他把头抵在喻文州身上,声音闷闷地传出来,“我之前没想到在理发时睡着是那么可怕的事,严重程度恐怕仅次于在赛场上睡着了。”

  “我没有背叛少天啊,不管什么发型少天都很帅。”喻文州停顿两秒,补充道:“嗯……就是有些不习惯。”

  黄少天悲愤抬头:“你前两句都是安慰我的吧显然后面那句才是真心话吧喂!”

  喻文州弯起眼睛再次摸摸他的头:“不过没事,多看看就习惯了。”


3

  黄少天发现喻文州不仅很快习惯了自己的新发型,他更是爱上了这个发型的手感。

  夏休期他们搬到了两人一起买的房子里住。装修时黄少天执意在沙发前摆了块大地毯,可以坐在上面打游戏。由于地毯的质地和触感太好,黄少天看着电视也会不知不觉地滑倒地上去。这时候喻文州总会出手把他拉起来坐回自己身边。

  然而自从他剪了头发,喻文州就很少这么做了。每当黄少天坐在地毯上,喻文州就会伸手摸摸他的头发——也不单单是摸,他还会摊开手掌一下下地轻轻触碰黄少天的发梢。

  后来黄少天实在忍不住仰头问他,自己的头发手感有那么好吗?

  喻文州坦荡荡地承认:“的确很好啊。少天头发比较软,剪短了又带点硬度,摸起来不扎手但有质感……就像新草地,柔软而有韧劲。”

  “……”黄少天无奈,“我并不是要你那么详细地描述我头发摸起来是什么感觉的意思好吗。”

  喻文州摸摸他的头发:“而且多摸几下头发长得快啊。”

  黄少天猛地惊喜回头:“真的吗!真的会长得快?”

  喻文州点了点头直视黄少天,神情诚挚:“真的。”

  黄少天一把抓过沙发上的夜雨声烦抱枕扔向喻文州:“靠我一看你表情就知道你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喻文州你晚上睡觉小心点信不信我把你头发也给剪了?”


4

  其实黄少天并没有那么介意自己的发型,他不是矫情的人。无非借题发挥找点乐子罢了。

  何况短发确实清爽凉快许多,也方便好打理。而且换了个发型黄少天出面都不用戴帽子,只要架副墨镜就毫无被认出来的压力。

  可这个夏天温度着实高得惊人,哪怕发型再凉爽也没用。黄少天觉得自己变成了吸血鬼,只想每天瘫在家里,一步也不愿意往阳光下走。

  这天他睡好午觉起床,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灌了几口,接着便跑进书房找到了电脑前的喻文州。

  “少天醒了?”喻文州刚指挥蓝溪阁打完一个野图BOSS,正清点掉落,察觉到黄少天进来没有回头。

  黄少天靠在电脑桌上用食指敲了敲桌面,又清清嗓子道:“战术大师,我有个严肃的问题想要请你帮忙分析一下。”

  “嗯?什么问题?”喻文州停下操作,转过椅子来面对黄少天。

  “背景是这样的,我昨晚在便利店买了两盒冰激凌,放在了冰箱里。已知我睡午觉前还看到冰箱里有两盒冰激凌,刚才却发现只剩下一盒了,另一个空盒子出现在客厅的垃圾桶里。其他条件包括这个屋子里有两个人,而我没有吃那盒冰激凌。那么请问——”黄少天拖着话音看向喻文州,“是谁吃的呢?”

  喻文州忍俊不禁:“不是还有一盒么?”

  黄少天挑眉瞪眼:“我昨天在冰柜里看到各种味道的冰激凌,每种都想吃。挑了半天才选出曲奇味和朗姆酒味,实在难以取舍,干脆两种都买回来了,打算跟你一起分着吃。现在只剩下一种味道了……昨晚你回自己家,我可是靠着强大毅力忍住没有一个人吃掉的!”他说着说着,语气里甚至带上了一丝委屈。

  喻文州沉吟片刻,起身道:“那我再去买几盒回来吧。”

  黄少天傻眼:“现在?”他看了看窗外火辣辣的阳光。

  “反正也不远。”喻文州已经往外走了,“少天在家等我一下。”

  黄少天的本意只是跟喻文州开个玩笑,实在没想到他一言不合居然就要出门。这大下午的艳阳高照怎么说也有三十六七度了吧?换做黄少天自己,为了什么都不愿意出门啊。

  可是眼看着喻文州都换好衣服走到玄关了,明显是真的打算去买冰激凌。黄少天皱着眉毛纠结了半天,最终叹了口气叫道:“欸你等等!我换件衣服跟你一起去!干脆我们开车去超市吧,顺便逛逛买点别的东西,还有晚饭的菜。”

  喻文州毫不意外地站在门口笑盈盈看着黄少天:“好。”


5

  如果说黄少天理发这件事中存在任何幸运的因素,那么无疑是目前处于夏休期。他们不必出镜曝光,观众粉丝都不会察觉。

  黄少天和喻文州商量过后一致认为还是不把剪了短发的事透露给公众的好。毕竟即使是队友看到他的第一反应也是猜测他因为上个赛季蓝雨失利受了刺激,他们不希望给观众尤其是粉丝这样的错误印象。

  所以夏休期的两个月对于黄少天来说是休养生息的绝佳时机。他的头发一向长得挺快,等到下个赛季应该能恢复不少。

  然而即使是夏休期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工作,广告的拍摄便常常在这时进行。这就不仅要避免外界误会猜疑了,投资方对于选手的形象也是有所要求的。

  于是留给黄少天的最简单也最显而易见的选择,只有一个——戴假发。

  黄少天以前没试过长时间戴假发,他没想到同样的发型长在自己头上跟戴在自己头上会有如此大的差别。以前根本没感受到头发的重量,现在却完全不能忽视。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着假发会歪甚至会掉,总忍不住想抬手调整一下。

  尤其他们拍的是饮料广告,有个镜头是仰起脖子看起来万分豪迈地将饮料一饮而尽。在黄少天的想象中,自己非常可能万分豪迈地将假发甩出去……他脑中仿佛有两个音箱,左声道放的是“我已剪短我的发、剪短了牵挂”,右声道放的是“头发甩甩、大步的走开”。

  而他的好队友们一看到他都兴致勃勃地对他头顶的假发动手动脚,这里摸摸那里扯扯,嘴上啧啧称奇。眼看黄少天要炸了假毛,喻文州上前帮他解围:“好了好了,各就各位,马上要开拍了。”

  黄少天咬牙愤然道:“为什么不拍那种全员假发的广告呢?以前不也有过吗,我们扮成游戏里的人物,戴那种长长的五颜六色的假发——哦对了队长你帮我看看我头发有没有被那群家伙弄歪。”

  喻文州边帮他整理头发边说道:“这可是汽水饮料的广告啊,跟荣耀里的人物不太符合吧?”

  “嗯……可以把它拍成红药什么的嘛!比如郑轩都趴在那奄奄一息了,灌下一瓶饮料,唰!满血复活!”

  喻文州莞尔:“很有想法,要不我替少天跟导演反应一下?”

  黄少天泄气地撇了撇嘴:“我就随口一说,这都快开拍了怎么可能改。唉早知道之前我就试试大哥的那什么霸王洗发露,说不准duangduang地头发立刻长出来了!”

  这下喻文州直接笑出了声:“那是防脱发的,少天你脱发吗?”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黄少天吐了吐舌头。

  “你也别太在意这顶假发了。我看它挺牢的,没那么容易掉。”喻文州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至于你的头发,夏天还很长呢,会长回来的。要不,我也去剪短点陪少天一起?”

  黄少天忙大幅度连连摇头,都顾不上担心假发会不会歪了:“你可千万别!你还是就这样最顺眼最好看!你的头发也是属于我的共有财产,不允许剪,剪了别怪我嫌弃你啊。”

  喻文州佯装受伤道:“我可一点没嫌弃少天。”

  这时候另一边的人早已等得不耐烦了:“黄少还磨蹭什么呢!你那顶头发还能开出朵花不成?”

  黄少天边走过去边卷袖子,勾起嘴角危险地笑:“我这头发不能开花,但你们可以试试我能不能让你们头上开花。”

  喻文州摇摇头低笑两声,向他正哄笑打闹的队员们走去。

  这个夏天着实算不上完美,可对于他们,仍然愉快美好。而夏天还很长。


5.2

  荣耀>粉丝论坛>闲谈娱乐

  主题:喻文州同一短发青年出现在蓝雨俱乐部附近,举止亲密,疑似蓝雨下赛季新人


5.8

  荣耀>粉丝论坛>蓝雨专区

  主题:大家看新广告拍摄花絮了吗???只有我注意到喻队对黄少的摸头杀吗!!!


-FIN-


这个月三次元事情有辣——么多,所以好抱歉只有那么短小的一篇日常,这还是靠归档鞭策的我……

马上就要八月了,期待八月对不对!

评论(15)
热度(353)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