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一个故事

一个故事


  “你需要一个故事。”编辑这样告诉黄少天。

  “放心,”他眨眨眼,俏皮而狡黠地笑了,“我有一个故事。”


  人气绘本作家夜雨声烦的新作《羽迹》近日发售,在全国各大城市都将举办签售会。

  《羽迹》讲述了一个每天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在上班途中遇见一只小黄鸟的故事。小黄鸟告诉他自己正在寻找丢失的一根蓝色羽毛,上班族决定不去上班而陪小黄鸟找羽毛。他们穿越过大街小巷,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发生了许多暖心治愈的事。


  “请问您创作这次作品的灵感来自哪里呢?”见面会上有读者提问。

  坐在台上的黄少天扶着话筒娓娓道来:“这次的灵感来自一个人。大家都知道我喜欢去咖啡厅画画,一坐就是一整天。前段时间我习惯去的那家咖啡厅,有另一位常客,他总是坐在我斜前方的位置,我能看见他四分之一的脸和四分之三的后脑勺。”

  那人似乎在附近某家投行工作,因为黄少天总会遇到他约人在这里谈项目。

  其中最多的是APP。黄少天观摩了一个又一个的创业者向那人介绍自行开发的APP,五花八门、各显神通。

  比如有人开发的是一款情侣用APP。

  那人提醒:“现在市场上的情侣APP已经很多了哦?”

  创业者介绍:“我们的功能是全新的。只要安装了我们的APP,当一对情侣相距小于一千米时便会有提示。这样,如果两个人恰好来到同一个地方,就不会出现像偶像剧里一样擦肩而过的情况了。”

  他拿出两部手机演示。打开APP后,果然两部手机都“哔哔”叫了起来,屏幕上还像雷达似的一圈圈漾开圆形红光,而且手机距离越近频率越高。

  “所以这需要一直在后台运行吗?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设计两人相遇后有所奖励之类的来提升对用户的吸引力?”那人用食指轻轻点了点桌子,提出意见,“此外,这个提示音似乎更像是警报声啊,屏幕画面也同样。如果换成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和心形的粉色,效果会不会更好?”

  创业者直起身子有些急切地补充:“我们这款APP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可以探查恋人是否出轨!万一恋人在与其他人约会,只要你在一千米以内就能发现他们。”

  黄少天听见那人低笑了一声:“可这么一来,劈腿的那方也会收到提醒啊?所以这其实是款追踪出轨与反追踪的应用吗?”他险些跟着笑出来。

  还有一次上门的创业者带来的是照片处理APP。

  “前段时间有个把照片处理成电影画面效果然后加上台词的APP很火,我们受到启示,开发了这款APP。”来人手舞足蹈地比划着,“现在网上很流行琼瑶剧的表情包,比如还珠格格啊雪姨啊马景涛啊什么的。我们的滤镜可以把照片的清晰度和色调处理成琼瑶剧的风格,还自带琼瑶剧台词库可以加在照片上。”

  “……啊,很有想法。”

  创业者热情地提出:“要不我帮您拍张照片,您自己做一张表情出来试试?”

  在一旁低着头偷听的黄少天忍不住抬起脑袋看过去,他无比期待那人的反应。

  “这就不必了吧……”那人摆了摆手笑道,“的确是很有趣的创意,但很可能只会风靡一时。你们不妨再丰富一下它的功能,想办法让用户愿意更加长久地使用它,而不是依靠短暂的热度。”

  久而久之,黄少天不禁佩服起那个人——面对这些稀奇古怪的应用竟能抑制住吐槽的欲望,始终一本正经尽职尽责地给予他们改进的建议。


  台下的观众也听得哄笑一片,有人举手扬声问道:“所以是您去找他认识了吗?”

  黄少天摇摇头:“这你就猜错了,是那个人来找我的哟!”他微微勾起嘴角,笑中藏着小小的得意。

  当时他正埋头画画,只听见一个未曾相识却已然熟悉的声音自上方响起:“请问,是夜雨声烦吗?”

  黄少天诧异地抬眼,看到那个自己默默观察了许久的人正噙着温和友善的微笑注视他。

  “啊?啊,我是。”黄少天一时不太反应得过来。

  “我是你的粉丝,一直有看你的绘本。”那人拿出串钥匙晃了晃,钥匙扣正是他上一部作品的预售限量赠品,“好几天前就注意到你了,但不好意思打扰。”

  原来不是听墙脚被抓包了,黄少天松了口气,又按捺不住地有些开心。他指着对面的座位眉开眼笑说道:“谢谢你的喜欢!坐下聊吧,你想喝点什么?”

  那人依言坐下,摆摆手道:“不用了,我刚才在那边位子已经喝过一杯咖啡了。事实上我原本在等一个人,但对方迟到了半小时还没来,又联系不上,我就不打算继续等了。啊,抱歉,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早知道他叫喻文州,好几次都听见别人那么称呼他。“我本名是黄少天,你可以直接喊我名字的,还有黄少,或者少天,都行。”

  “好,少天。”喻文州从善如流,“我记得曾经在采访中看到你说喜欢探索城市中各个陌生的地方,恰好今天我没有工作了,于是想要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玩个游戏?”

  黄少天瞬间来了兴致,扔下笔双手按在桌上探身向前问道:“好啊好啊!什么游戏,说来听听?”

  “你玩过大富翁吧?简单概括有点像它的三次元版本。”喻文州在手机上调出地铁线路图,“从离我们最近的地铁站出发,用微信投骰子决定接下来去哪一站。出站后谁最先发现蓝色的东西,这个站就归谁。最后到达终点站时,谁拥有的地铁站多,就是获胜的一方。”

  很简单的规则,黄少天一点就通。他兴冲冲地直接收拾起桌上的本子和画笔:“好像很有意思欸!玩呗,现在就可以出发!”

  “还有几个要求,一是不能找移动的东西,比如车子或者路人的衣服;二是找过的东西不能再找,同类型的也不行;三是天空不包括在内。”

  “好!”黄少天背上包站起身,“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走吧走吧我们去地铁站!对了你扫一扫加我微信吧不是要投骰子吗?”


  “您就这样同意了跟他走啊?”前排的一个女生插话问道。

  黄少天笑眯眯地看着她:“如果一个你关注了好几天的人主动邀请你跟他一起做件很好玩很有趣的事,你会答应吗?噢对了,还是个帅哥。”

  女生红着脸小声回答:“会……吧?”

  黄少天耸了耸肩:“所以咯,我们就这么开始了这个游戏。”

  在地铁上黄少天问喻文州:“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游戏的呀?”

  “有这个想法很久了,记不清当初是怎么想的了。可惜始终找不到机会玩一次,或者说找不到人一起玩。”喻文州看向黄少天,眼中映着窗外隧道中一闪而过的缕缕流光,“但遇到少天时,我觉得你一定愿意陪我玩这个游戏。”

  他们默认从离检票机最近的出口出站,黄少天几乎在来到地面的瞬间抬手指向不远处的蓝色路牌喊出:“Catch!”他显然早就打定主意要瞄准路牌下手了。

  “耶,旗开得胜!所以这一站归我咯?”黄少天打了个响指,得意洋洋。

  “没错,归你了。”喻文州莞尔,“我本来也想到了路牌,可惜比不上你眼疾手快。”

  “那是!”这句夸奖于黄少天很是受用,他拍拍喻文州的肩笑得露出两颗虎牙,“别灰心,这才刚开始嘛,你还是有机会的啦。”


  第二站取胜的是喻文州。他在刹那间找到了一家蓝色招牌的便利店,同时笑道:“其实有些不好意思,这个站我来过几次,所以知道有家便利店。”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黄少天摆摆手,“运气和情报也属于个人实力的嘛。既然找到的是家便利店,不如我们进去逛逛?”

  踏进店门黄少天便痛心疾首地感叹道:“有好多蓝色包装的东西啊,我现在有种心疼的感觉,这一站已经归你了,它们只能被浪费了。”

  “知道么,”喻文州弯起眼睛看着他,“你的样子像是面对杀死boss的满地掉落却发现自己的包裹满了。”

  黄少天大笑:“对对对!这个形容非常贴切!知我者喻文州者也。”

  他们一人买了一支可爱多甜筒。黄少天执意要选蓝色包装的,也就是香草味:“其实我平时吃巧克力味比较多啦,但我觉得今天必须吃蓝色的,比较符合主题,对吧?”

  喻文州咬了一口冰激凌,点头道:“对。”


  “所以说,现在路牌和招牌都排除在外了,还有什么是蓝色的呢……”黄少天嘟哝着走出地铁站,四处张望。

  正对面是家面包店,香味撩人,却找不到蓝色的元素。隔壁有家服装店,想来少不了蓝色,然而不等黄少天走近仔细观察,喻文州便拍拍他的胳膊示意另一侧的精品店:“橱窗里模特头上戴了顶蓝帽子。”

  黄少天定睛一看,果然,帽子上还写着“victory”,仿佛自带嘲讽效果。他吐了吐舌头认栽:“好吧,换你暂时领先。”

  他们走进那家店,在帽子专区找到了橱窗里那顶鸭舌帽。黄少天趁喻文州没有防备把帽子扣在他头上,喻文州无奈地笑起来,却并没有把帽子拿下来,反而后退两步面对黄少天问道:“效果怎么样?”

  他穿的是衬衫西裤,配上鸭舌帽怎么看怎么不伦不类。黄少天支着下巴装模作样地将他从头审视到脚,才摇了摇头憋着笑严肃道:“唔……说实在的,不怎么样。”

  “还是少天比较合适。”喻文州摘下帽子,给黄少天戴上。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黄少天一点也不客气,臭美地走到镜子前左右打量,“说起来,你再猜猜我在想什么?”

  “我猜你在想,幸好我们要找的不是绿色的东西。”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的知己啊文州!”

  随后喻文州把这顶帽子买了下来,作为礼物送给黄少天。


  黄少天戴着写有“victory”的蓝色鸭舌帽继续游戏。这次在通往地面的电梯上他就闻到了一阵扑鼻而来的芬芳:“咦,这是什么花的味道,好香呀——啊那个那个那个凳子!蓝色的!”

  喻文州被黄少天扯着衣袖走到一位坐在蓝色塑料小凳子上的老奶奶旁边。只见她正低头编白兰花,而她身前的小桌上摆着同样用白兰花编成的各种造型的饰品,散发出清甜又馥郁的香味。

  黄少天蹲下来凑近了看老奶奶编花。那双手尽管已爬满皱纹,不复光洁滑嫩,却异常敏捷灵巧,三两下便做好了一对挂件。

  “阿婆,您这个花怎么卖呀?”黄少天瞧了一会,挑了个扇形的成品买下来。

  喻文州半真半假地笑问:“需要我帮你固定在帽檐上吗?”

  “喂喂喂,”黄少天瞪他,“哪有大男人会往头上戴朵花的?”

  喻文州思索几秒,试探答道:“……西门庆?”

  黄少天给了他一记不轻不重的肘击:“谁是西门庆啊!要当我也当武松好吗!”接着他把白兰花插进喻文州的衬衫口袋里,在对方的胸膛拍了拍,挑眉扬唇一笑,“还是你比较适合,那叫什么?如花似玉?花容月貌?”

  面对黄少天没个正经的调笑,喻文州不急不缓地从容应道:“是风花雪月。”


  再过两站就到终点站了,他们便没有投骰子,直接乘到底。

  就在地铁站内,检票机的对面,居然有家书店。黄少天与喻文州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朝书店走去。

  “现在我们二比二平,那么接下来谁先找到蓝色的书,谁就赢了?”

  喻文州点点头:“嗯,没错。”

  黄少天加快脚步:“文州,不瞒你说,我以前可是人称火眼金睛明察秋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总之我赢定啦!”

  两人进了书店,分别走向不同的区域。黄少天来到新书展台旁,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不止一本封面带有蓝色的书。他眉开眼笑地转身想要宣布胜利,却不见喻文州的踪影。

  “奇怪,他不该就在附近么,跑哪去了?”黄少天喃喃,一排排书架找过去,很快发现喻文州正把一本书抽出来。

  他走上前,凑在喻文州耳边压低声音道:“你怎么到这来了,找什么呢?这本书……咦?也不是我的书么!”

  喻文州手中的书黄少天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他出版的第一部作品。他这才注意到他们身处漫画绘本区。

  “嗯,就是你的书。因为我刚才突然想到,比起胜利,我有更想要的东西。”喻文州双手拿着书,转身直视黄少天,郑重其事道,“虽然顺序和时机好像不太对,但夜雨声烦老师,能给我签个名吗?我喜欢你很久了。”


  “哇哦!”台下的女读者们忍不住叫道。还有人扬声问:“故事的结尾就是您给他签了名吗?”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签之前先去收银台付钱买下来了。不过我总觉得,当时在收银台旁边签名的时候,收银员看我们的眼神有点奇怪。想来她应该不常见到有人买了书当场签名送给别人的吧。”

  这个故事在满堂欢笑声中结束了。


  有人录下了黄少天讲这段故事的视频,传到网上,点击量挺高。接下来在其他城市的签售会上,总有人提起这个故事。

  似乎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故事,黄少天也一样。他反复讲了许多遍,早已熟稔于心。他甚至能用上百字来细细描述那支香草味可爱多的味道、那几朵白兰花的香气和那个人微笑时唇角的弧度。

  编辑找到黄少天兴师问罪:“你竟然背着我翘班!不过看在你从中找到了灵感而且这个故事反响不错的份上,就不追究了。”

  黄少天无辜地瞪大眼睛:“天地良心,我可没翘班!论手速论敬业,你找不到比我更良心的画手了好吗!”

  “乘着地铁满城市乱跑还不叫翘班?难不成要叫私奔?”

  “拜托,我都说了这是个故事好吗。”黄少天笑起来,眼神复杂口气却格外轻快,“故事,虚构的,没有真实发生的,懂吗?”


  宣传期结束后,黄少天恢复了平时的作息,来到咖啡厅继续下一部作品的构思。

  斜前方坐着另一位常客,黄少天能看见他四分之一的脸和四分之三的后脑勺。这个人是他虚构故事中唯一的真实。

  黄少天只看了他片刻,便低下头开始画画。不知道今天的创业者会带来怎样的奇思妙想呢,他很期待。

  “你好,是夜雨声烦吗?我是你的粉丝,一直有看你的绘本。”

  黄少天愣了几秒才缓缓抬头,他故事的主角正拿着他新出的绘本朝他微笑,唇角的弧度他描述过许许多多遍。

  “虽然顺序和时机好像不太对,但夜雨声烦老师,能给我签个名吗?我喜欢你很久了。”


-FIN-

评论(38)
热度(831)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