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甜言蜜语

甜言蜜语


01

  喻文州下班时望了眼窗外,虽然不见朝阳,可天色尚且明亮。他犹豫了一秒,没有拿伞。

  我们总是难以预料这一秒所做的决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比如由于没伞,导致还未走到地铁站就忽降暴雨时,喻文州只能选择找地方避雨。

  街边有家以蒂芙尼蓝为主色调的店,典型的小清新,仿佛可以作为如今甜品店的标识。喻文州没时间多考虑,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这的确是家甜品店,更确切地说,是家可丽饼店。店中空无一人,除了站在柜台后的年轻店员。他见喻文州进门,粲然一笑,说欢迎光临。

  果然是甜品店啊,喻文州看着那人的笑容想。

  菜单上罗列了三四排五花八门的口味,几种材料排列组合能变换出许多结果。喻文州研究了一会,闭上眼捏了捏鼻梁。

  店员主动开口问道:“请问您想吃甜味的还是咸味的呢?我可以帮忙推荐几款比较受好评的。”

  “都可以。”

  “如果接受甜味的话,我建议您选择芒果凤梨圣代,芒果和凤梨都是今天刚到的,很新鲜。我们的圣代用的是自制酸奶冰激凌,相对来说还蛮健康的。”

  喻文州感激地笑了笑:“好,就要这个吧,谢谢。”

  “不客气。这是小票,麻烦您坐下稍等,我现在就开始做。”这位店员的态度礼貌而热情,丝毫不受外面阴雨天气的影响,连带着喻文州都觉得自己的疲惫仿佛被驱散了几分。

  他就在吧台边坐下,支着头看店员工作。对方戴上手套,舀了勺面糊,微抖手腕,浇在铁盘上。然后他拿起木推,行云流水般转了一圈,面糊便均匀平整地摊开。片刻后,他轻巧地铲起刚成型的面皮,将其转移到旁边的案板上。全过程不过十几秒,这个年轻人只用了右手,而左手始终背在身后,看上去轻松又潇洒,赏心悦目。

  随后他有条不紊地挤上奶油、码好水果、卷起面皮,最终用冰激凌机打出一个漂亮的圣代,笑眯眯地为喻文州双手奉上。

  “难怪女孩子都爱甜品,真的是好看又好吃。”喻文州衷心称赞。

  年轻店员眨了眨眼:“还没吃呢,尝过再说好吃吧!”显得俏皮又自信。

  喻文州忍俊不禁:“好。”

  他十分捧场地咬了一大口。芒果、凤梨、酸奶油和酸奶冰激凌都是酸甜相衬的味道,配上香甜绵软的面皮,是真的好吃。喻文州一口口心无旁骛地消灭了这个可丽饼。

  “现在我可以说了,它比看起来更好吃。”他舔了舔嘴角笑道。

  “谢谢喜欢,以后可以来试试别的味道,也很不错的。”年轻店员递上一张卡片,“这是我们的积分卡,每购买一个可丽饼可以敲一个章,集满七个章可以兑换一对我们店的情侣钥匙扣。”他示意卡上的图片,两个钥匙扣分别是甜味和咸味的小可丽饼模型,一个裹着奶油和草莓香蕉果粒,另一个裹着生菜和鸡蛋培根沙拉,看起来精致可口。

  喻文州把卡片夹进钱包,转身看了看外面,雨仍未停。他一扭头,只见年轻店员向他伸出手,手中是把明黄色的长柄伞。

  对方解释道:“我看您吃可丽饼的时候掩了几次嘴,如果不是因为太难吃,就应该是在打哈欠吧。考虑到现在还是上午,再加上您的穿着,我猜测是刚下夜班?如果累了,还是尽快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喻文州没有否认:“那你自己怎么办?”

  年轻人狡黠一笑:“这是我的伞,店里还有伞可以用。”

  喻文州盯着他思索片刻,随即展颜道:“那就却之不恭了。这是我的名片,喻文州,在附近的医院工作,确实刚下夜班。直接叫我的名字吧。你一般什么时候上班呢?”

  “我上白班,九点半开门,五点下班。哦对了,我叫黄少天,嗯,是暑假在这打工的,没有名片。”黄少天笑起来,抓了抓后脑的头发。

  喻文州掏出手机:“那给我留个电话吧?我平时下班时间也是五点,常常需要加班,可能碰不上你。能不能下周这个时候,我下夜班时再来还伞呢?”

  黄少天接过手机低头输入自己的号码,一边说着:“不要紧的,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来还就行,我也不急着用。”

  喻文州拿着黄少天的伞推开门,回身弯着眼睛微笑道:“谢谢,伞和可丽饼。”

  黄少天挥了挥手:“不用谢的,再见!”

  撑开伞走在雨幕之下,喻文州觉得似乎刚才那个可丽饼的味道仍残留口中。他回味着那丝甜蜜,忍不住轻轻扬起嘴角。

  其实完全可以拜托晚班的店员代为转交雨伞的。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有没有想到,然而他想到了,却并未说出口。


02

  黄少天是在放假后沉迷网络游戏一周被他妈忍无可忍踢出家门勒令干点正事的。他喜欢甜食也喜欢与人交流,凭借超乎常人的学习领悟能力和更加超乎常人的语言表达能力,得到这份工作并不困难。

  对于工作黄少天十分满意。环境和条件都不错,大部分时间都比较清闲,只有周末会忙一些。

  唯一令他困惑的是这家店的积分制度。真的有人会来吃七次可丽饼换一对钥匙扣吗?要知道每次黄少天拿到这类积分卡都是随手乱塞,下次又收到新的一张。不过这也轮不到他一个打工的来操心,尽管甚少有机会给积分卡敲上第二个章,他仍按规定每次都发出了卡片。

  虽然店铺位于一条算得上繁华的街道,但工作日白天会来吃可丽饼的人不多,上午就更少,何况刚开门不到十点的时间。黄少天正百无聊赖地发着呆,听见门被推开的动静时有几分意外,然后他抬头看见一个熟人拿着把黄伞向他走来。

  说是熟人其实有些牵强了,毕竟此前他们只见过一面。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们断断续续发过几次微信。喻文州比黄少天年长几岁,但两人聊起天来丝毫没有障碍。他们说看过的电影、喜欢的乐队和支持的球队,黄少天讲起学校里的经历时喻文州接得上话,而听喻文州偶尔分享些工作遇见的趣事也很有意思。气氛总是轻松愉悦的,他们仿佛相识已久。

  喻文州将伞还给他,并再次道谢。黄少天摆摆手道:“又不是什么大事,别在意啦。你刚上好夜班吗?”

  喻文州点头:“嗯。昨晚事比较少,睡得还不错。再帮我推荐一款可丽饼吧?”

  黄少天扬起嘴角,开了个玩笑:“你只是来还把伞,并不一定要买可丽饼的哦。”

  “我是真的想买。”喻文州拿出积分卡晃了晃,表情透着一丝无奈,“我家小侄女看见这对钥匙扣特别喜欢,非要我帮她吃回去。”

  黄少天笑起来:“那你还得再来五次,我们店真要感谢你的小侄女。今天试试咸味的怎么样?照烧鸡肉挺受欢迎的,味道不赖哦。”

  “好,听你的。”

  喻文州仍旧坐在了吧台边。其他客人也常常在旁边亲眼看着可丽饼一步步被做出来,黄少天却首次感到些许紧张。明明喻文州的目光是十分温和的,他的注视带来的与其说是压力,不如说像是羽毛拂过,叫黄少天不自在起来,甚至心头都开始发痒。

  “干嘛一直看着我?”一开口黄少天自己都吓了一跳,被这句话中隐约的嗔怪亲昵意味。

  喻文州却坦坦荡荡道:“当然是因为喜欢看你做可丽饼啊。”

  黄少天闻言差点手一歪把奶油挤出面皮,喂说话不要那么模棱两可暧昧不清好吗,万一别人想多了怎么办。

  但嘴上的风头不能落下:“也对,毕竟我可是人称可丽饼小王子,风流倜傥倾倒万千少女。”

  喻文州莞尔:“还有我。”

  黄少天将做好的可丽饼递给喻文州,提醒道:“吃的时候小心,里面有照烧酱可能流出来。”

  “谢谢可丽饼小王子。”

  即使是吃可丽饼这种小吃,喻文州的动作也显得优雅得体,同时透着专注的态度。自己做的食物被认真对待总是件令人欣慰的事,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吃可丽饼的样子,同样感到了满足。

  吃完可丽饼后喻文州起身道别。黄少天目送他:“辛苦啦喻医生,对了,帮我向你的小侄女问个好吧。”

  喻文州含笑应下,走出门后又透过玻璃朝他挥了挥手才离开。

  黄少天突然意识到,他们相处的模式与气氛已经截然不同,而这仅仅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中间不过隔了一个星期。


03

  喻文州发现自己开始期待起夜班来。就像小时候当父母许诺考试结束去吃大餐,夜班之后的可丽饼给予的治愈感超越了夜班本身带来的疲乏。

  或许不只是因为可丽饼。

  他第三次在下夜班后来到蒂芙尼蓝色的小店。这还算不上习惯,却比习惯更情难自禁。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天还有其他客人在。靠窗的小桌旁坐着两个女生,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正兴致勃勃地望着黄少天做可丽饼的样子。

  喻文州进门时黄少天抬头冲他眨了眨眼,喻文州还以微笑,然后在老位子坐下,示意黄少天先忙。他如往常般注视黄少天的一举一动,耳边传来那两个女生的说话声:

  “……他真的很帅欸,我觉得比微博上看到的还要帅!”

  “你说他多大了?看起来还是大学生?”

  “反正是枚帅气的小鲜肉。”

  其实她们有刻意压低音量,然而这家店一共就那么点地方,再轻也还是能隐约听到的。既然喻文州能听见,黄少天恐怕同样也能听见。

  喻文州看着垂下头貌似心无旁骛地给可丽饼码上水果却耳尖微红的黄少天,确定了这一点。

  他的余光还瞄到那两个女生正举起手机偷拍黄少天——或许可以说是明目张胆地拍。喻文州这下忍不住低头笑起来。

  他拿出手机打开微博,输入店名进行搜索,果然有好几条结果提到了这家店不仅可丽饼好吃,做可丽饼的小哥也很好看。喻文州把那些人拍的黄少天的照片一张张点开来看了,嘴角的弧度逐渐加深。

  这时黄少天已经把另外两个客人的可丽饼做好送上桌,走回柜台面朝喻文州,装模作样地问:“请问您要点哪种口味?”

  喻文州沉吟片刻:“有什么推荐的吗?”

  “今天的奇异果很甜,可以试试奇异果香蕉巧克力鲜奶油。”黄少天的态度彬彬有礼。

  喻文州点点头:“那就要这个。”

  待黄少天做好喻文州的可丽饼,那两个女生也离开了。他将可丽饼递给喻文州时瞪圆了眼睛:“这位客人,你从刚才一直笑到现在了,有什么那么好笑吗?”

  喻文州敛去笑意,一本正经地答道:“想到马上又能吃上我们倾倒万千少女的可丽饼小王子亲手制作的可丽饼了,心里高兴,就笑了。”

  “……”黄少天嘴角一抽,“那就快吃吧你。”

  喻文州吃完可丽饼,举起手机对准黄少天。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抬起胳膊挡住镜头:“喂喂喂干嘛呢,本可丽饼小王子的肖像权可不能随便侵犯啊!”

  “她们也拍了。”喻文州道出事实进行控诉,语气无辜中甚至带了几分委屈。

  “那我不管。”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双标得理直气壮,“反正你不能拍。”

  喻文州歪了歪头问:“不好意思?”

  “激将法对我没用,就是不好意思了怎样?我胆子小脸皮薄,特别容易不好意思!”

  喻文州噗嗤笑出来:“好吧,那就不拍了。”

  黄少天忍不住问:“你不是刚值完夜班么,怎么那么有精神?”

  喻文州挑眉回答:“大约是可丽饼的魔力?”

  黄少天好笑道:“还不如说是本可丽饼小王子的魔力。”

  “是。”喻文州轻轻点头,“你有魔力。”


04

  黄少天从开店起就注意着门口的动静。把玻璃门盯了十几分钟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究竟在等什么——昨晚喻文州值夜班。

  狐狸告诉小王子,如果你四点来,我从三点就感到快乐,时间越接近我就越快乐,四点以后我就会坐立不安。

  他说这叫做驯服。

  原来驯服是那样简单的事吗,可明明被投喂的那个人不是他啊?黄少天的重点有些跑偏。

  于是喻文州进门时黄少天带着些许不讲道理的怨怼看了他一眼,却发现对方的脸色显而易见地不佳。称得上浓重的黑眼圈透露出掩不住的疲惫,唇畔的微笑也清浅而慵懒。

  “你还好吧?昨晚没睡吗?”

  喻文州拉开椅子做下,苦笑道:“来了两个急诊病人,忙了大半宿。”

  黄少天扬起眉毛:“那你还来这里?不快点回去睡觉?”

  “还没吃早饭,饿。”喻文州双手撑着下巴,仰头看黄少天,拉长了调子几乎像是在撒娇。

  黄少天忍不住觉得这样的喻文州有几分可爱,他戴起手套道:“那给你做个火腿起司味的?比较适合当早餐。”

  喻文州乖乖点头。

  黄少天低下头摊面皮,藏住嘴角的笑意。然而几秒后他抬眼,发现喻文州竟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看来是真的很累啊。黄少天没有继续做下去,将面皮折叠几下当成松饼自己吃了。

  解决掉面皮,他的目光理所当然地落在枕着手臂睡熟熟睡的那人脸上。喻文州的睫毛不算浓密,但是很长,鼻梁挺拔又秀气,鼻翼随着呼吸轻轻煽动,嘴唇的弧度仿佛天生带笑。

  喻文州睡着的模样格外年轻,黄少天心底一片柔软,他想以前喻文州上课时会不会偷懒呢,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趴在桌子上呢?不过他看上去是个标准的好学生,老师特别喜欢的那种,话说回来谁会不喜欢他呢?

  回过神来时黄少天已经盯了喻文州的睡颜半天,不自觉地连呼吸都跟对方保持了同步。他想起喻文州总会看着自己做可丽饼,如果这可以解释为喜欢看别人做可丽饼的样子,他的行为似乎无法解释成喜欢看别人睡觉的样子吧?

  喻文州的睡眠被一条短信打断。他抬起头的瞬间神情带着罕见的茫然,黄少天笑眯眯地张开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醒了呀?可丽饼还吃吗?”

  “当然吃的。”喻文州看了一圈料理台,没找到可丽饼。

  “做好了等你睡醒早就凉啦,可丽饼要现做的才好吃嘛!”黄少天边着手开始做可丽饼边解释,“你可别这个没做完又给我睡着了。”

  喻文州轻笑道:“我也没想到会在这直接睡着,可能是太放松了。”

  “明明是太累了吧!你们医生真够辛苦的。呐,给,”黄少天动作很快,不出片刻便做好可丽饼,“快点吃完然后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地铁上小心睡着坐过站。”

  喻文州叹了口气,佯装失落:“少天这是要赶我走吗?”

  “喂明明是在关心你好吗!几岁了玩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戏码幼不幼稚啊,我记得你比我大吧?”黄少天挑眉敲了敲桌子。

  喻文州弯着眼睛看他,振振有词:“因为被少天的青春活力感染了啊。”

  “……”黄少天无力反驳。


05

  喻文州没料到会在这家店里碰见熟人。他走进店门时正在点单的两个姑娘不久前还跟他待在一起,那是他们科室的护士,同样昨晚值夜班。

  他上前与她们打了声招呼,对方显然很意外:“喻医生原来你也爱吃这种小女生喜欢的甜食呀?”

  喻文州还未来得及答话,黄少天便噗地笑出声,好心替他挽回面子:“你们喻医生是为了积分换钥匙扣给他小侄女的。”

  她们更惊讶了:“原来喻医生还有个侄女啊,以前只听你提起过你家侄子。”

  “……”喻文州面不改色地点点头,“是啊,没错。”

  两个姑娘选择了外带可丽饼,出门前还笑吟吟地说道:“喻医生再见,小帅哥再见!”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眯了眯眼,喻文州率先开口:“少天,其实有件事我没跟你说真话。”

  黄少天勾起嘴角,歪了歪头饶有兴趣的样子:“是吗?什么事啊,说来听听?”

  “其实,”喻文州肃然道,“想要钥匙扣的是我自己,又不太好意思直说,就拿侄女当了个幌子。”

  “哈哈哈!”黄少天大笑,“这有什么,不就是可爱了点少女了点吗,完全可以实话实说嘛,我又不会笑你!”

  “……所以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咳咳。”黄少天收敛了笑意,“今天听我的,给你做个草莓蓝莓鲜奶油的。”

  喻文州看着他,目光柔和:“一直都听你的啊。”

  这次黄少天埋头捣鼓了半天,还遮遮掩掩地不让喻文州瞧见。喻文州好笑道:“那么神秘呀?放心,你不给我看,我不会偷看的。”

  “噔噔蹬蹬!”黄少天总算完成了他的作品,双手捧出可丽饼。只见可丽饼顶部的鲜奶油上嵌着一朵精致漂亮的草莓花,旁边还有颗蓝莓拼成的小爱心。

  黄少天得意洋洋道:“怎么样,好看吧?特别为了满足你的少女心而做的,special service哦!”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个特殊的、少女的可丽饼,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好真心实意地诚恳道,“我很感动,谢谢少天。”

  “没事!”黄少天摆摆手,“祝你早日积到钥匙扣,得偿所愿!”

  喻文州笑起来:“好,借你吉言。”


06

  虽然勒令黄少天出门打工的是他妈,但心疼他工作辛苦每晚烧一桌子菜犒劳他的同样是他妈。不过这天他爸妈有饭局不在家,黄少天也懒得自己开火,下班后便在附近的餐厅点了碗云吞面解决晚餐问题。

  吃完面出门时黄少天收到条微信,打开一看竟是初中同学过两天结婚,来邀请他喝喜酒。黄少天一时感到有些不真实,他还在大学里每天上课打球玩游戏过着最典型的校园生活呢,同龄人居然已经开始组建家庭了?!

  黄少天站在餐厅门口,仰头望着尚未完全染上夜色的天空,感慨万分——可若是非要问他在感慨什么,他又说不明白。

  仍握在手中的手机这时震动起来,屏幕上显示着“喻·少女·文州”。黄少天接通电话:“喂?有什么事找我呀日理万机的喻医生?”

  喻文州的声音携着笑意传来:“就问问你仰望星空在想什么呢?”

  在想是不是也该谈个恋爱之类的,你就打来了呀,黄少天心道。他转动脖子四处张望,果然很快在不远处发现了拿着手机看着自己的喻文州。

  黄少天挂断电话拔腿跑过去,还没站稳就眉开眼笑地问道:“你怎么在这?不会才下班吧?”

  喻文州故意做出愁眉苦脸惨兮兮的样子:“很不巧,被你说中了。”

  “辛苦辛苦。”黄少天拍拍他的胳膊以示安慰,“你晚饭吃过了没?”

  “在手术室里吃客饭对付过去的,现在有些饿。少天有没有空陪我吃点什么呢,我请客?”

  “我可是刚吃好欸——”黄少天眼珠一转笑得狡黠,“可既然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咯。”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喻文州请他吃的是可丽饼。

  站在再熟悉不过的店门口,黄少天扭头看喻文州:“这里?真的?”

  “真的。”喻文州点头,“少天可以当饭后甜点吃,不是说甜点装在另一个胃里吗?”

  黄少天伸手揉了揉鼻子:“那进去吧,我就是觉得作为客人来这边好像总有哪里不对。”

  正在工作的店员黄少天自然是认识的,他搭着喻文州的肩膀解释道:“有人非要请我来吃,我也不好拒绝嘛,就当我是普通顾客哈。嗯……我要一个蒙布朗栗子味的。”

  喻文州偏头看他:“不帮我也点一个?”

  黄少天睁大眼睛理所当然道:“我现在不是工作人员,当然没法给你推荐了嘛。”

  喻文州忍俊不禁,自己点了个芦笋三文鱼味的。

  算上黄少天的这个可丽饼,喻文州恰好集满了七个印章。店员有些惊讶地表示他恐怕是第一个集齐印章的人,找出作为礼品的情侣钥匙扣递给他。

  黄少天恍然:“原来你是为了这个才请我的!都是套路啊……不过恭喜呀,总算是功德圆满了。”

  喻文州知道他在开玩笑,也没辩解,笑着说:“从各种意义上都要多谢少天,我才能拿到这对钥匙扣。”

  他们没在店里吃,而是将可丽饼拿在手上出了门,悠闲地边走边吃。

  黄少天还开着小差,既然喻文州已经拿到赠品,那也没必要特意每星期来买可丽饼了。不过能坚持来那么多次,至少他应该还算喜欢吃可丽饼吧?总不至于以后再也不来了。可话又说回来,暑假已经没剩几天了,即使喻文州还会来,他也不在这打工了。

  想到这他胸口便有些微地发闷,连可丽饼的甜蜜味道都显得苦涩了起来。

  喻文州倒似乎吃得挺专心,吃完还点评了一句:“蛮好吃的,但感觉还是少天做的更好吃。”

  黄少天又因为这话开心起来,嘴上却道:“材料都是一样的,哪来多少区别,你那是心理作用。”

  “的确是心理作用。”喻文州说着停下脚步,转身面对黄少天。

  黄少天不明所以,但也跟着站定。

  “我喜欢少天,所以少天做的可丽饼自然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黄少天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喻文州继续道:“其实上次我还是没说真话。我来吃可丽饼,不是为了钥匙扣。”

  是你。

  他拿出那对钥匙扣中的一个,注视着黄少天问得认真而郑重:“我想把这个钥匙扣送给少天,你愿意接受吗?”

  黄少天不露情绪地盯着喻文州看了几秒,然后缓缓摇头:“不愿意。”

  喻文州闭了闭眼,低下头一点点笑出来,他轻声道:“这样啊。那——”

  黄少天在这时勾起嘴角地打断他:

  “我比较喜欢另外那个。”


-FIN-


又名《五次黄少天给喻文州做可丽饼吃,一次喻文州请黄少天吃了可丽饼》

虽然有五月病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但还是不好意思开天窗,LOF的归档功能实力拯救强迫症的懒癌……虽然错过了520但这篇文是520那天想好要写的,强行有关联www

评论(19)
热度(472)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