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不吐不快

不吐不快


01

  “拜拜啦明天见,啊不对,明天放假见不了。那就下周见吧,不过说不准假期也能见噢……总之今天先再见了,嗯,还有国庆快乐!”

  “国庆快乐,路上小心。”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十字路口道别。他们放学后总会结伴同行一段路,然后一个向左转一个向右转,搭相反方向的公交车回家。

  然而这天两人都没有转身,反倒不约而同地站在原地等待前方的红绿灯变色。

  黄少天挑眉看向喻文州:“你今天也往这边走?”

  喻文州解释道:“晚上跟爸妈一起参加个饭局,要去前面坐车。”

  “这样啊,”黄少天点点头,真是巧了,“我妈让我去前面一家水产店提几只大闸蟹回家。”

  互相说明缘由后,他们都没再出声,静静望着红灯上闪烁的倒计时。

  比告别后发现依然同路更尴尬的是什么呢?

  ——是长篇大论真情实感地告别后发现依然同路。

  两个人沉默着穿过马路,又一起走了几十米,来到公交站台。

  喻文州在站牌下站定,弯着眼睛笑起来:“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黄少天指了指前方:“那我去拿大闸蟹了,拜拜!”

  “拜拜。”

  水产店离公交站台不远,黄少天很快便取好大闸蟹。往回走的路上,他刻意放慢脚步,磨磨蹭蹭地挪到站台,发现喻文州已经不在才松了口气。如果他回来再见到喻文州还得再说一次再见,那就更尴尬了。

  黄少天已经承受不起更多分量的尴尬了。


02

  事情要从运动会说起。

  运动会总要下雨似乎已经是约定俗成的校园传说了。眼看着原本定好的日子一推再推,就差推到国庆假期以后了,天仍未放晴,学校决定先将能够在室内展开的项目完成。

  篮球便是其中一样。黄少天他们班高一时止步亚军,今年是抱着一雪前耻直指冠军的目标来的。一路势如破竹地晋级上去,在决赛再次与去年的对手狭路相逢,两方实力旗鼓相当,比分胶着不下。

  最后30秒时对方领先2分。喻文州截下球毫不犹豫地传给黄少天,黄少天扫了一眼前方的防守局面瞬间做了决定。他在三分线外止住脚步抬起双臂,起跳后仰将球投向篮筐。

  时间的流淌仿佛停滞下来,红褐色的篮球在空中缓缓划过一道抛物线。黄少天盯着它祈祷,千万、千万要进啊,如果这个球能进——

  我就去向喻文州告白。


03

  进球和告白之间存在什么联系,黄少天事后也没弄明白。他只能解释为人在精神紧绷思维混乱的状态下是无法兼顾逻辑合理的。然而无论如何,结果就是,那个三分球真的进了,他们赢了。

  黄少天是个敢作敢当的人。即使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他自己知,黄少天仍决定履行这个约定。

  喻文州作为班干部留在体育馆负责监督打扫卫生,黄少天于是在教室里等他。他趴在窗台上打了三个版本的腹稿,终于看到喻文州的伞朝教学楼移动过来。

  黄少天站在教室门口扒着墙沿露出双眼睛注视走廊拐角,喻文州逐渐迫近的脚步声像是落在他心上,敲击出渐强的鼓点。他缩回脑袋,低头捏着手指等待喻文州进来。

  就在喻文州离门口仅几步之遥的时候,外面响起另一个声音:“那个,喻文州!”

  是个女生,语气不安中带着羞涩。黄少天眨了眨眼,这就有点尴尬了。

  “你好。”喻文州礼貌地回应。

  “我是隔壁班的陆任佳……刚才我看了篮球决赛,恭喜你们班拿到冠军!”

  “谢谢。”

  “我来找你,是想问你,”女生的音量渐渐小下去,“我们能不能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黄少天在心底“啧”了一声,果然如他所料啊。他竖起耳朵,屏息等待喻文州的反应。

  “当然可以,我很乐意认识新的朋友。”喻文州语中含笑,想必神情一定很温和,“不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哦,哦,没关系,不是,我的意思是……谢谢你!”女生明显慌乱了起来,“那个,今天我先回家了,再见!”

  “再见。”

  黄少天猛地回过神来,没时间多想,他下意识地轻移脚步闪身躲到了教室门后。

  他觉得这时候还是不要露面的好。喻文州是他原本准备告白的对象,而他不仅听了别人告白的墙角,还得知喻文州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事了。

  ——当时的黄少天没有意识到这是个教科书般标准的FLAG句型。


04

  不知是不是天公作美,翌日,奇迹般地,绵延数天的雨终于停了。

  由于之前始终没有机会,所以运动会正式开幕前,全校同学要先进行一次入场排练。

  黄少天是他们班方阵的领队。他身高算不上突出,胜在挺拔俊朗,作为班级门面还是很拿得出手的。

  司令台上体育老师正在强调注意事项,黄少天左耳进右耳出,心不在焉。

  占据他大脑的从昨天到现在只有喻文州那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是单纯用来拒绝别人的借口,还是喻文州真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是谁,他认识吗?那会是个怎样的人,喻文州喜欢她的什么呢?对方也喜欢喻文州么,他……还有戏么?

  黄少天郁闷得都胸口发闷脑壳疼了,昨晚同学叫他吃夜宵庆祝篮球夺冠也没心思去,今天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运动会也没多兴奋。

  他甚至对喻文州产生了一丝怨怼——干嘛要先喜欢别人呢,就不能稍微等一等,等他告白吗?

  正当他胡思乱想之际,耳朵捕捉到掷地有声的两个字“前进”。黄少天急忙回过神来,昂首挺胸迈步向前。

  走出几米他才发觉不对劲,前面的方阵纹丝不动,而后面居然隐约传来哄笑声。黄少天止步回头,果然他们班也没动,只有他一个人傻兮兮地往前走。

  黄少天尴尬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大庭广众下出糗也就罢了,一想到喻文州也在后面看着他就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他小跑回到班级方阵前,顶着众人揶揄的目光红着耳根压低声音问第一排的同学:“怎么回事?不是说前进吗?”

  “说的是‘等会我说前进,你们就出发’,你是不是就听见个‘前进’呀?”

  “……”黄少天觉得自己脸都丢光了,还要硬着嘴狡辩,“这不是很正常么,你上课开小差的时候不也对‘下课’这俩字最敏感嘛。”

  “是是是你说得对,黄少刚才走得挺好哈,一会保持这样就行。”

  “……”黄少天掩面回头,不再理后面那群看笑话的人了。

  这下倒是从郁结中走出来了,现在他简直羞愤欲死。

  而这仅仅是开始。


05

  在短短一天半的运动会上,黄少天觉得自己几乎把明年的尴尬承受额度给透支了。

  比如他抄网上搜到的通讯稿时没过脑子,把人家的班级也给抄进去了。学习委员眼尖,看出这个乌龙,当面监督他改了过来。

  比如他上场比赛前随手披了件外套,站上了跑道才发现拿错衣服背后的号码不对没法参赛。于是他不得不打电话让人赶紧帮忙把他的衣服送来。

  比如他站在赛道旁声嘶力竭地吼了半天加油,所有选手都到达终点后,他才注意到他加油的对象其实在下一组。

  顺带一提,指出他错误的学习委员是喻文州,被他拿错衣服又给他送过来的也是喻文州,站在起点无奈而好笑地听着他对别人喊“喻文州加油”的,自然还是喻文州。

  黄少天感到自己像是突然跟喻文州犯了冲,一遇上他,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06

  因此,长达七天的国庆假期让黄少天不由得松了口气。往年他总会约喻文州出门撸串或者上网吧开黑,如今却暗自庆幸放假不必与对方见面。

  喻文州不能见,其他人还是没问题的。黄少天跟初中同学说好聚一聚,先吃了顿自助烤肉,然后携着身烤肉味上桌游室玩。

  一群人把各类桌游玩了个遍,到后来居然玩起抽鬼牌。黄少天运气不佳,鬼牌在他手中留到了结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损友们起哄要他接受惩罚,黄少天挑眉敲了敲桌子说来吧怎么罚爷不带怕的。

  “那就……下一个进来的女生,黄少去找人家帮忙切个牌。”有人指着门口道。

  黄少天当即应下,懒洋洋地靠着椅背扭头看向门口,等待下一批客人进来。

  不过片刻大门就被推开了,打头的男生看上去跟他们年纪相仿,应该也是高中生,想来会比较好说话。然而当黄少天看清跟着进门的人时,差点一个坐不稳从椅子上摔下去。

  为什么偏偏是喻文州?

  黄少天惊得顾不上看接下来进门的其他人,旁边的同伴还以为他打算临阵脱逃,指着其中一个女生催他快上。

  喻文州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可黄少天也不愿出尔反尔,只好欲哭无泪地拿起一副牌,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咳,那个,你们好。”黄少天支支吾吾地打了个招呼,感到前所未有的词穷。

  喻文州却有些惊喜的样子:“少天?你也在这,真巧啊。”

  是啊,怎么能那么巧呢,黄少天默默咬牙。他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看向最先进门的女生,“美女,能不能请你帮我切个牌呢?我们在玩游戏。”

  这群人顿时意味深长地“哦”了起来,把女生推到黄少天面前。女生低着头轻声回答说好的。

  黄少天迅速瞄了喻文州一眼,他正嘴角噙笑看着他们,目光除了惯常的温和,似乎还有一丝玩味以及些许分辨不清的情绪。但他不敢多看也来不及细想,眼下最好速战速决。

  在让女生切牌前,黄少天得先洗牌。他是有专门练过洗牌的,各种花式都玩得很漂亮。可这次顶着喻文州的视线他犹如芒刺在背,手上动作一抖,牌便散落满地。

  “……”黄少天忍住扶额的冲动,闭了闭眼。身后传来火上浇油的打趣声:“黄少这是怎么了,见到美女牌都拿不稳了?”

  如果可以黄少天简直想杀人灭口了,但他只能叹口气蹲下身,开始一张张把扑克牌捡起来。视线中很快出现另一只手,不必抬头看他就知道是喻文州。

  两个人很快将牌都捡了起来,喻文州把最后一张牌交到黄少天手中,双目含笑低声嘱咐道:“这次小心些。”

  那张牌正中央是一颗鲜艳醒目的红心。


07

  那天后来两人仍各玩各的,喻文州也贴心地没再提起惩罚的事,对此黄少天很是感激。

  国庆过去不久便是秋游。也不知校领导怎么想的,竟把地点选在了游乐园,按黄少天的话说,“活了那么多年突然进化出了人性”。

  这下可把接近成年的高中生们乐坏了,尤其在听说可以四人一组自由活动后,整个教室如同一锅即将沸腾的热水,弥漫着蠢蠢欲动的气氛。

  课间在厕所里遇上时徐景熙问黄少天:“我跟郑轩已经说好了,你再叫上文州,咱们一组呗?”

  这本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换做以往黄少天肯定会一口应承下来。可最近他一见喻文州就倒霉,脸都快丢尽了。要是在游乐园这种人满为患的地方再出什么大糗,面子上实在有些挂不住。

  “呃……这次……我不是很想跟,那个,喻文州一组……要不我就不和你们——”黄少天正边洗手边挤牙膏呢,眼见着镜子里他身后隔间的门缓缓打开,神情莫测地走出来的人不是喻文州是谁。

  他几乎眼前一黑,险些下意识地伸出尔康手大喊“听我解释”。然而又能怎么解释呢,难道要说我掐指一算我们俩忽然八字不合还是保持距离为好吗?

  喻文州来到黄少天身边洗手,低头看手没看他,嘴上说道:“少天你跟他们一组吧,我找别人。”

  “欸我不是……”未待黄少天酝酿好他不是什么,喻文州便弯着唇角说了声“不要紧的”,与他擦肩走了出去。

  一旁的徐景熙从黄少天说出不想跟喻文州同组就开始处于懵逼状态中,这时才勉强回过神来,眨眨眼问:“黄少,那你还跟我们一组吗?”

  黄少天收回追随喻文州背影停留在门口的目光,咬了咬下唇,“不了,我让班长给我分配吧,看哪组缺人就去哪组。”


08

  他早该料到按这些日子的规律,接受组织分配的结果也只会是跟喻文州一组的。

  黄少天听着班长的通知,悔不当初。

  而更尴尬的在于,同组的另外两人是一对情侣。这也就意味着,但凡是个知情知趣的人,都该懂得自觉留空间给他们俩单独行动。

  喻文州主动找到黄少天,神情和语气都淡淡的:“少天不想跟我一组的话,我去找班长再调一下吧。”

  “不不不不不!”黄少天一把扯住喻文州的袖子,他已经找好借口了,“其实……我之前那样说,是因为我很怕游乐园那些过山车跳楼机什么的,看到就腿软!以前没跟你说过,不想在你面前丢脸……”

  “是么,我记得少天不恐高啊?”

  黄少天抓了抓后脑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不是恐高,就是单纯怕刺激项目。我胆子其实,挺小的,嗯。”

  他胡乱瞎扯,一世英名都不要了。无论如何,当个胆小鬼总比让喻文州误会自己不想跟他待在一起来得好。

  笑意渐渐染上喻文州的眼角眉梢,他轻按黄少天的肩:“没关系,到时候有我在,不会笑你的。那我们一组?”

  美色当前,黄少天一时鬼迷心窍,重重点头道:“好!”


09

  “哎你们穿的这是情侣衫吗,用不用那么闪啊!”

  ……不是情侣衫,是撞衫。

  秋游当日黄少天一进教室就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前段时间他和喻文州一起买了件相同款式的卫衣外套,恰好在这天都选了这件衣服穿的概率放在以往当然很小,而放到现在几乎高达百分百。

  今天要去的还是游乐园这么个充满浪漫气息的场合,(在别人看来)两个大男人穿着情侣衫也过于尴尬了。然而为此刻意把外套脱下来只显得更加尴尬,黄少天有些不自在地理了理帽子,横眉竖眼地喊回去:“这叫时尚,叫潮流,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

  整个年级从学校出发,坐大巴到了游乐园。弗一踏入大门,同组的那对情侣先感谢了喻文州和黄少天打掩护,然后便与他们道别单独行动,留下穿着“情侣衫”的两人站在门口四目相对。

  黄少天左顾右盼,发现了绘有地图的木板,走上前去弯着腰研究:“这家游乐园还没开多久吧,我之前都没来过。好像很大的样子啊,我们先玩什么?”

  喻文州歪了歪头看上去正在认真思索:“嗯……旋转木马?碰碰车?或者海盗船可以吗?”

  黄少天回头无语地瞥了他一眼:“你干脆直接说儿童乐园吧?”

  “少天不是对刺激项目不在行么?”喻文州语气无辜。

  “……”自作孽不可活,黄少天嘴角一抽,点点头,“没错,不怎么在行……”

  “那就走吧?”喻文州朝小孩子们汇集的方向示意。

  黄少天大义凛然道:“走!”颇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


10

  两个大男生真的去玩了旋转木马。

  黄少天嘴上嫌弃得不行,坐上去的时候一脸的逼良为娼英勇就义,说到底心里还是偷偷地很开心。跟喻文州在一起他哪里会不开心,何况是两个人在游乐园独处。别说旋转木马了,让他去坐南瓜车他也开心。

  喻文州就在他的斜前方,随着木马上下起伏。即使这匹木马的画风很幼稚,即使背景音乐放的是儿歌,即使喻文州只留给他一个背影,黄少天依然觉得眼前的场景是赏心悦目的。他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准这个赏心悦目的背影,正要按下拍摄键,就看见屏幕中的那个人转过头来。

  掺杂着窃喜和甜蜜的微笑瞬间僵在黄少天嘴角,偷拍被抓包,太尴尬了,他好想一头往旋转木马的杆子上撞过去……

  只是他没想到喻文州的反应竟是保持着扭头状态笑眯眯地朝他比了个剪刀手,黄少天一愣,下意识按键,从偷拍变为摆拍。

  两人就这样把儿童乐园里没有身高限制的项目玩了个遍。后来黄少天发现跟小朋友们一起玩虽然不好意思,但几乎碰不上同学。没有熟人在场让他偶尔产生其实他是和喻文州单独来约会的错觉。

  中饭在游乐园多如牛毛的快餐店中随便选了一家吃汉堡解决。黄少天舔了舔嘴角的酱汁点评:“一个汉堡五六十,真是明晃晃的抢钱啊,这味道还不如KFC呢……欸你看那小孩的冰激凌,有三个球挺不错的样子,你想吃吗我去问问他在哪买的。”

  分明是他自己想吃。

  喻文州答了声好,要陪他一起去。黄少天摆摆手说他一个人就行,很快回来。

  小孩描述起路线来不清不楚的,黄少天半靠直觉半凭运气误打误撞找到了冰激凌车。他站在原地纠结了半分钟该买几支,按理说一人一支才对,但只买一支可以两个人一起吃啊!

  黄少天怀揣着这么个小心思,对卖冰激凌的工作人员说:“一个甜筒,要柠檬、抹茶和巧克力味的。”

  然而举着三个球的冰激凌站在人潮中,黄少天悲哀地意识到跟喻文州一起吃的前提,是他能顺利找到回去的路。


11

  直到黄少天独自解决了手中的冰激凌,都没能回到之前的餐厅。他无可奈何,只好给喻文州打电话求助。

  “文州,那个,我们吃饭的地方叫什么名字来着?”

  喻文州轻笑一声:“找不回来了?”

  黄少天撇嘴狡辩:“这里面人多路多餐厅也多,我分不清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我来找你吧,你在哪?”

  “我看看,”黄少天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个非常具有标志性的建筑,“就在摩天轮前面,你朝摩天轮的方向走过来就行啦。”

  喻文州找到黄少天时他正仰着脑袋数摩天轮上有几个座舱。喻文州站到他身旁,跟着抬头望过去,问道:“少天想坐摩天轮?”

  “啊?不是,我就单纯看一下。”黄少天摇头。

  喻文州看向他扬了扬眉:“摩天轮不算刺激项目吧?”

  黄少天大窘,就因为之前他胡扯的烂借口,今天才什么好玩的都没法玩,真是自讨苦吃。不过反正也没别的可玩了,“那就去坐吧?”

  入口处有不少人在排队,两人走到末尾慢慢等待队伍移动。黄少天注意到一旁的项目简介,除了说明这个摩天轮有多高、转一圈需要多久外,上面还写着“我们的摩天轮有着神奇的魔力,那就是在转到顶点时对喜欢的人告白一定会成功”。

  拜托,所有摩天轮都这么宣传好吗,有什么稀奇的。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正想和喻文州吐槽,忽然觉得跟喻文州提起告白这个关键词有些尴尬。于是他又闭上嘴,安分地发着呆随队伍一点点向前。

  轮到他们时黄少天都昏昏欲睡了。一个座舱能坐四个人,然而工作人员扬声问了几遍,恰好后面都没有两个人一起的。也就是说,黄少天和喻文州可以两个人独占一个座舱。

  他们上了摩天轮,面对面坐下,舱门关闭,座舱开始极为缓慢地上升。在这个封闭甚至有些发闷的空间里,黄少天却彻底清醒过来。他没办法与喻文州对视,只好转头望着窗外兴奋得略显浮夸地感慨:“哇在上面能看到整个游乐园欸,不知道到了更高的地方能不能看见我们学校。”

  “恐怕有难度。”

  然后就不知该说什么了。之前一直在人群中还不觉得,此刻跟喻文州在这样小的座舱内独处,黄少天又找回了最近面对喻文州时情不自禁的尴尬。他装模作样似乎十分专注地盯着外头的景象,实际上注意力全都放在对面那个人身上。他隐约感到喻文州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又不敢扭头确认。他怕他真的在看他,更怕他其实没在看他。

  在如此安静的氛围中,他们升到了摩天轮的最高点。

  “少天——”喻文州刚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震动打断。

  摩天轮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


12

  黄少天目瞪口呆。

  不是吧用不用那么狠啊?他不过是没有兑现自己在心里想的约定罢了,何况当时情势也不允许啊!虽然事后他没有再找机会确实有一部分打退堂鼓的因素啦……可也不至于这样惩罚他呀?之前那些接二连三的小尴尬暂且不提,眼下的状况未免过分了点吧?这可不止一点尴尬了啊,若是让他和喻文州两个人面对面困在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半空中,他以后恐怕真要恐高了。

  这些天来压抑着的不爽情绪仿佛在黄少天体内逐渐升温膨胀,他觉得自己快要炸了。

  事实上黄少天也的确炸了,他不愿再继续承受哪怕一丁点的尴尬事件了。不就是告白吗,告就告,他黄少天不带怕的!

  “喻文州!听好了!我喜欢你!”

  话音刚落,摩天轮便恢复了运转,缓缓动了起来。

  黄少天一口气还没彻底松下来,心又提了起来,他看向喻文州,捏紧手心等待回应。

  喻文州的脸上漾开一个微笑,这是好的征兆,黄少天想。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少天是在跟我告白吧?”

  必须啊,他吼得如此中气十足。黄少天紧张地点点头。

  喻文州略显困惑地抬眼望着窗外:“那少天刚才为什么是看着天说的?”还有半句话他没说出口,黄少天告白时的语气神情堪称声色俱厉,颇有舍生取义的架势。

  “……”黄少天一时语塞,“这不是重点!我说的内容才是重点!你实在很在意的话我也可以看着你再说一遍。”

  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接道:“那就麻烦少天了。”

  “……”不是,一般来说向人告白以后应该是这样的展开吗?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直视喻文州,一字一句清晰郑重地说:“喻文州,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少天。”一秒的间隙都没留,喻文州紧跟着黄少天说道。

  黄少天有些不敢置信地缓缓眨了眨眼,然后一点点笑出来:“原来这个摩天轮真的有魔力啊。”


13

  从摩天轮下来以后,工作人员十分抱歉地向他们解释,由于之前有位游客出座舱时比较害怕,犹豫不决中没来得及着地,但半个人已经跨出舱门,所以临时紧急暂停了摩天轮的运转,并不是发生了故障。

  黄少天:“……原来如此。”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那一言难尽的表情,挑眉问道:“怎么了?”

  “说来话长,将来找机会我慢慢告诉你。”黄少天狡黠一笑,隐约露出虎牙,“不过,总之,就结果看来,非要说的话,还算是件好事吧。”


-FIN-

评论(20)
热度(458)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