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天有不测风云

天有不测风云


  一个月前黄少天决定到这座海岛旅行时计划是很美好的。

  海岛接近热带,即使冬天也温暖怡人,不必穿得厚实臃肿而可以轻装上阵;虽然没法下海游泳,但据说岛上的日出和日落都值得一看,坐在沙滩上看着红日经过地平线把海水染成瑰丽的橘色必然会是震撼人心的吧;他还在网上查到几篇游记,里面附上的火山石照片无一不夺目壮观。这一切都令他心动不已。

  他早早订好机票、规划好行程、多方对比选定民宿,计划周全到位。

  ——只没料到一个月之后寒潮来袭,忽降暴雨。

  临近出发的日子,黄少天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大雨图标犹豫不决:去,怕玩不尽兴;不去,又有些不甘心。

  让他做出抉择的是来自民宿老板的一通电话。对方的声音温和好听、语气礼貌得体,带着笑意向他问好,然后说他预订的那两天岛上会有几年难遇的暴雨,不知他是否还打算过去,如果不去可以为他取消预订。

  仿佛受到蛊惑般,黄少天在那个瞬间忽然打消了所有疑虑,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必取消,我会去的。对方便贴心地提醒他路上注意安全,还主动表示可以去码头接他。

  于是此时此刻,黄少天下了船站在码头外,艰难地举着雨伞于风中凌乱地给民宿老板打电话,报告自己已经上岸。

  对方说他就在码头门口,黄少天转头一看,雨幕中有个颀长身影正向他挥手。

  他们坐上车才有机会缓口气互相认识。民宿老板递给黄少天一包纸巾,说自己叫喻文州,问他路上是否顺利。喻文州看起来年纪与黄少天相仿,模样斯文俊秀,容易亲近。何况对于黄少天来说少有不易亲近的人,他边抽纸巾擦拭自己的头发和外套边回答:“我叫黄少天,噢,你本来就已经知道我的信息了吧。路上挺好的,船很大一点也不晃,里面卖的烤香肠太香了我忍不住买了一根来吃。就是我从机场打车到码头的路上,司机一听我要上岛就说什么这两天大雨根本没人来玩,也没什么好玩的,不如就在市里到处逛逛买点特产。我说了不在意他还非要拦着我,一个劲地强调岛上不好玩,真不知道图什么……怎么有人那么不会读空气,就知道扫兴,搞得我逆反心理都出来了,他不让我来我偏要来!”

  喻文州笑出声来,“下雨的天气确实没平时好玩,不过还是跟城市里有很大区别的。我先带您回旅舍放行李,路上顺便为您介绍一下岛上的景点吧。”

  “好啊好啊。你别‘您’不‘您’的了,叫我名字就行,或者直接叫我黄少或者少天。”

  喻文州从善如流:“少天。”


  这是一座还未开发完全的海岛。面积不大,开车绕岛一圈用不了一小时。岛上居住的多是原住民,除了中心城区,乡村式的建筑占主要部分。这两年旅游业兴盛,游客数量日益增长,景点的建设也十分迅速。

  喻文州名为“蓝雨”的旅舍就在中心城区——虽说是中心,但由于海岛太小,其实一出门便是海岸。黄少天当初也是看中它的地理条件才选定的。

  喻文州在门口停好车,带黄少天走进旅舍。柜台后面冒出一个小脑袋:“表哥你回来啦?”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转头向黄少天介绍道,“这是我表弟卢瀚文,被他爸妈送过来住几天,与世隔绝写作业。”卢瀚文吐舌头比了个鬼脸。

  “加油!”黄少天冲他眨眨眼,不着调地鼓励,“你爸妈对你可真好,我以前都是假期最后一天被关进厕赶作业的。”

  喻文州莞尔,“瀚文听到没有,好好做作业,我带这位哥哥上楼看一下房间。”

  黄少天订的是单人间,喻文州说最近是淡季而且这两天又暴雨,帮他升级成大床房。房间以蓝白两色为主,装饰成简洁美观的水手主题,应景而舒适,打开窗还能看见大海。黄少天放下背包转了一圈,脸上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满意。

  “少天中饭吃过了吗?”喻文州问道。

  “还没呢,你这么一提我瞬间就饿了。”黄少天摸了摸肚子,“附近有什么推荐的餐馆吗?最好是有地方特色一点的!”

  “隔壁就有一家食庐,个人感觉味道还不错。我也还没吃,不介意的话带你一起去?”

  黄少天立刻答道:“好啊!对了,你表弟呢,也一起吧?”

  喻文州笑了笑,“他都是睡到十点多才起床,早饭中饭并为一顿的。”

  黄少天也笑起来,“跟我放假的状态一模一样。”


  名为“食庐”的小餐馆就在旅舍隔壁,采用了木质风格,显得干净大方。菜单是用毛笔手写而成的小册子,菜品不多但的确很有特色。

  黄少天研究了许久,十分纠结。店主在一旁推荐道:“今天比较冷,可以点份海鲜汤面暖暖身子。”

  “嗯……可是这个‘招牌酱汁海鲜面’又是什么呢?”黄少天指着菜单问。

  “这是拌面,酱汁是我们店自制的,主要是酸甜口味,带点微辣。”

  黄少天皱着张脸相当苦恼,“唉,每次点菜我就选择困难,这个也想吃那个也想吃……算了,就要这个拌面吧!”

  喻文州则没看菜单,直接点了碗海鲜汤面。

  上菜时黄少天瞄了眼那热气腾腾的汤面,发现食材其实跟自己的拌面没什么差别,都是虾、蛤蜊、鱿鱼之类的。喻文州见了主动提出:“少天也尝尝我这碗吧?”

  黄少天忙摆手道:“不用不用,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喻文州起身到后厨拿了两个小碗,“我也想尝一下拌面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喻文州推荐的餐馆果然味道很好,汤面鲜香拌面浓郁,黄少天吃得非常满足。

  吃完饭,黄少天准备开始下午的游览。“文州,我之前有查到岛上好像可以包车玩一圈,你有没有认识的司机?”

  喻文州看了看外面的雨势,沉吟道:“这种天气,恐怕做生意的司机不多,而且要价会很高。今天没有别的预订,我也没什么事,不如我载你去?”

  “啊,这太麻烦你了吧……”

  喻文州狡黠地笑了笑,“我也不是免费载你啊,还是要收钱的哦。”

  “我当然知道啊!我的意思是你对我那么好我会很不好意思嘛……”黄少天抓了抓脑后的头发,“哎算了算了,总之谢谢你啦!”


  第一站就是岛上最著名的火山地质公园。喻文州领着黄少天往里走,介绍说整个公园的游览路线是一个圆圈,先下山到海滩,然后是火山石,最后再上山回到原点。

  山上有不少热带植物,鲜艳又繁盛。黄少天对香蕉树和木瓜树啧啧称奇,一个劲地问这能不能吃。喻文州回答木瓜不了解,但香蕉得变黄才能吃。黄少天眼神坚定地宣言,今天的目标就是在路边找到黄香蕉。

  没一会他们便来到海滩,根据地图标示这里叫月亮湾,还有个景点叫天涯海角。喻文州和黄少天于飘摇风雨中撑伞站在写着“天涯海角”四个大字的石头前,黄少天吐槽:“我好像不是第一次抵达所谓的‘天涯海角’了啊。”

  “不过给海滩的尽头取名,除了天涯海角也很难有别的创意了。”喻文州体谅道。

  “也对,没关系,就姑且这么认为吧。”黄少天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来来来我们合个影!”

  喻文州挑眉,“我也一起吗?”

  “当然啦,都天涯海角了,只有我一个人岂不是很凄凉很不浪漫?”黄少天的语气理所当然。

  “好吧。”喻文州笑起来,靠近黄少天把头挨在一起。

  黄少天举着手机道:“我数一二三我们把伞撤了,否则会挡住后面的石头和海。一,二,三!”

  两个相遇相识不过半天的人,在“天涯海角”完成了黄少天口中“浪漫”的合影。

  他们沿着海岸继续向前,雨势越来越大,景区内几乎没有别人。黄少天的鞋湿了个彻底,很不舒服,然而他走在喻文州身边看着一望无垠的大海,还是觉得心情很好。

  “你知道吗文州,其实这里的海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以前我也去过不少海边,失望的比例占了大半,以至于现在往往对海滩抱有比较低的期待。”黄少天扬起嘴角眯着眼微笑,“所以来之前没料到这边的海即使天气不好也很蓝,有些惊喜。”

  喻文州也笑,“你的心态很不错啊。很多人旅游遇到这种天气都会抱怨呢,其实我作为当地人还是会觉得挺抱歉的。少天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

  “你有什么好抱歉的呀,遇见你也是我这趟旅途期待以外的惊喜啊。”黄少天看向喻文州,语气坦荡而自然。

  喻文州愣了一瞬,低头笑道:“少天这么说,我是真的受宠若惊了。”

  两人正说着,迎面走来几个工作人员,见了他们挥手道:“别再向前了,雨太大怕山石滑坡,前面的景点都封闭了,往回走吧。”

  “啊?”黄少天眨眨眼,“火山石没法看了呀?”

  工作人员点头,仍催促他们往回走。

  喻文州扶着黄少天的肩转了个身,“好了,先回去吧。”

  “好吧……”黄少天瘪着嘴应道。

  喻文州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又安慰道:“之前不是还惊喜着么?安全第一呐。”

  黄少天边走边碎碎念:“可这是我原本最想看的一个景点啊,网上的照片都特别好看,你之前不也说这是最有名的嘛。我以前都没亲眼看过大规模的火山石,还以为这次能见到了,结果偏偏被封……”


  之后他们又去了一个海滩和一个教堂。其实风景都不错,可由于雨实在太大,两人走马观花地大致游览一圈便离开了。

  黄少天坐在车上自我宽慰:“往好的方面想,我本来还担心一下午玩不过来,现在倒是有时间去海鲜市场好好挑了。文州,我在网上看到大部分旅舍都会帮忙加工买来的海鲜,可以吗?”

  喻文州转头看了他一眼,“如果少天不嫌弃我的手艺的话。”

  “当然不嫌弃!你要是见过我下厨一定不会说这句话……那等会你陪我去买好吗,你应该比我会挑吧?我们可以各种海鲜都买一点,晚上加你表弟三个人一起吃。”黄少天说起吃的眉飞色舞,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喻文州迟疑道:“这样不太好吧……”

  黄少天摆摆手,“有什么不好的,如果我一个人吃,那才能买几样海鲜呀!再说了,我请你们吃饭,加工费就不收我的了呗,这样不就很公平?”

  “好吧,很公平。”喻文州无可奈何。

  黄少天自称厨艺欠佳,但逛起海鲜市场来却像个行家。除了认识大部分海产外,这主要体现在他杀价的过程中。他一张嘴又快又甜,一边夸摊主还会一边卖可怜,人家说天气不好捕捞不易,他就说天气不好他来一趟更不容易,堵得对方无话可说。

  喻文州在旁边看着止不住地笑,回到车上他说:“原本我还以为要由我这个比较了解市价的人来讲价,看来有少天在我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你是当地人嘛,如果真的帮我一个外来人跟其他本地人还价,道理上说不过去啊,怎么能让你上。”黄少天拎着好几袋海鲜,看上去心满意足,“你负责烧就好了。我想想啊,皮皮虾要椒盐的,花蛤就加葱爆炒好了。多宝鱼清蒸,鲍鱼也必须清蒸才鲜。还有螃蟹,还是要清蒸啊。果然怎么想海鲜都是清蒸的最好吃呐。”

  “好,”喻文州弯起眼睛微笑,“听少天的。”


  回到旅舍,喻文州准备烧菜,黄少天则在房间里把湿掉的鞋袜和裤子都换了,举着吹风机吹。还没吹出什么效果来,喻文州便喊他吃饭了。黄少天只好穿着拖鞋下楼,像在家里似的。

  黄少天买的海鲜不少,喻文州还烧了其他蔬菜和汤,满满摆了一桌。黄少天赞叹不已:“哇文州你太谦虚了吧,还说嫌弃不嫌弃的,看上去超好吃啊,你可以直接开饭店了好吗!而且我在楼梯上就闻到香味了,饿死我了。”

  卢瀚文在一旁附和:“我也饿死了。”

  “那就快吃吧。”喻文州解下围裙坐到桌边,三人一起开动。

  海鲜都是现买现杀现做的,加的调味料不多,保持了最为原汁原味的鲜美。黄少天这样话多的人都顾不上说话了,筷子几乎没停过,吃到一半才“啊”了一声:“忘了先拍张照报社了,发朋友圈肯定能羡慕死那群当初说没空一起来的人!”然后他又自己补充道,“算了,那么好吃我要独占,才不给他们看!”

  卢瀚文冲他眨眨眼,“没事黄少,刚才我拍了,一会发给你。”

  喻文州挑眉,“你已经叫人家黄少了?”

  黄少天掰下一半的螃蟹分给卢瀚文,说道:“我跟小卢特别投缘,一见如故嘛!我们还约好了等会到门口抓螃蟹!唉,我今天黄香蕉是找不到了,目标改变为抓到螃蟹。”

  “抓螃蟹……我记得现在是涨潮,退潮才比较好抓吧。”喻文州看了看旁边一大一小无比期待的模样,“不过也可以去试试,说不准能抓到。”

  “耶!”黄少天和卢瀚文挥着螃蟹腿,齐声欢呼。


  室外仍下着小雨。黄少天的鞋还未干,喻文州替他拿来了雨衣和雨靴。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上半身牛角大衣外罩雨衣、下半身休闲西裤外套雨靴的搭配,竟也觉得莫名和谐,别有一番风流倜傥。

  卢瀚文不仅穿着雨衣雨鞋,手中还提着个桶,里面是把小塑料铲。黄少天一见他就笑了,“装备齐全啊小卢。”

  “那是,我可是认真想抓到螃蟹的!”

  喻文州叹道:“这里居然还有这种沙滩玩具,都想不通他是从哪找出来的。”

  三人下到门口的海滩上,此时夜色已浓,黄少天和卢瀚文蹲在地上四处翻石头挖坑找螃蟹,喻文州则负责用手机电筒给他们照明。

  黄少天蹲得脚都麻了也没见到一只螃蟹腿,他站起来扶着喻文州手臂单脚着地蹦蹦跳跳地缓解针刺般的痛楚。卢瀚文却还不服气,跑到远处说要换个地方再试试。

  “看来今天连螃蟹也抓不到了。”黄少天唉声叹气。

  喻文州弯腰在水滩中捡了样东西,笑眯眯地对黄少天说:“张开手。”

  黄少天依言伸出手,喻文州在上面放了一颗螺壳。

  “虽然找不到螃蟹给少天,但寄居蟹还是有的。”

  螺壳中缓缓爬出一只小小的、半透明的寄居蟹,它的爪子落在黄少天掌心,痒痒的,仿佛一直痒到心底。

  这只寄居蟹看上去太胆小了,黄少天几乎要屏住呼吸说话:“哇,你怎么随手一捡就能捡到寄居蟹,太厉害了吧!”

  喻文州狡黠地眨眨眼,“因为的确几乎每个螺壳里都有寄居蟹,你没仔细看罢了。”

  “真的吗?”黄少天蹲下身一看,果然每颗螺壳中都藏着寄居蟹,只要等一会它们总会爬出来。

  两人捡了一大堆寄居蟹。黄少天在沙滩上划了道直线,将它们一字排开摆好,然后扬声招呼卢瀚文过来。

  “好,我们第一届蓝雨杯寄居蟹马拉松大赛正式开始!”

  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解说:“看,我们的三号选手率先从螺壳里冒出身体来了,它动了,啊,它怎么往旁边爬了……八号选手也出来了,欸它又缩回去了,看来这位选手比较害羞哈。那么现在我们看到五号选手以2厘米的优势遥遥领先,它究竟能不能顺利领跑到终点呢?”

  喻文州在一旁止不住地笑,卢瀚文则为自己看好的选手摇旗呐喊。

  最终没有一只寄居蟹爬出5厘米,第一届蓝雨杯马拉松大赛遗憾落幕。他们把寄居蟹们放回水滩中,卢瀚文鼓励道:“别灰心,好好锻炼,下一届再来。”


  回到旅舍,卢瀚文进了自己房间打游戏,喻文州嘱咐一句早点睡便由他去了。黄少天坐在二楼的公共区域,翻看着摆在桌上的相册。

  喻文州走过来,手中拎着两瓶啤酒,朝黄少天晃了晃,“喝吗?”

  黄少天挑眉问道:“你请我?”

  “我请你。”

  “那必须喝嘛!”黄少天拍拍沙发,“来来来今夜有风有雨有酒,我们坐下好好聊一聊!”

  喻文州弯起嘴角,“还有卤花生,要不要?”

  “要啊!最好还有泡椒凤爪,不,最好的还是有烤串啊!不过这个天也不强求这些了,花生已经很不错了。”

  喻文州从冰箱里拿出一碟花生、打开啤酒瓶盖,在黄少天身边坐下。两人各执一瓶啤酒,碰杯后直接对瓶喝了一口。

  “看这些照片的时间,你这家旅舍也就开了一年多?”黄少天指着相册问道。

  “嗯。”喻文州颔首,“我其实不是原住民,以前在别的地方跟朋友一起开青旅,到了这里突然就想留下来了。”

  黄少天歪了歪头,“哦?我还以为你不是对这种大事一时兴起的人。这个岛哪里那么吸引你?”

  喻文州莞尔,“具体哪点也说不上,概括起来就是在某个瞬间波长对上了,就做了决定。”

  “啊!这个我懂!我也是这样突然就决定一个人来这边旅行,就像……就像被人在梦境中植入潜意识一样,自己也解释不清想法从哪来的。”黄少天喝了口酒,继续道,“但要不是我们这些解释不清的想法,我也没机会遇见你。”

  “或许可以称之为缘分。”

  黄少天笑起来,拿酒瓶碰了一下喻文州的,“没错,为了缘分,干杯。”

  他们就着啤酒花生谈笑半晚,喻文州说了许多经营旅舍遇到的逸闻,黄少天则分享了在别处旅行所经历的趣事。

  空了四个酒瓶时,外面的雨骤然大起来。雨珠撞击玻璃发出的声响变得难以忽视,伴着狂风的呼啸,仿佛窗外正上演一场激烈高昂的歌剧。

  “啊,”黄少天像是不经意想到了什么,“暴雨、小岛、旅店,这三个要素,你知不知道接下来一般会发生什么?”

  喻文州微扬嘴角,“孤岛密室杀人事件?”

  “哈哈哈对呀,柯南里不都这么发展吗?糟糕,似乎按常理来说,我作为话多活跃的那个大概会先死。”黄少天故作沉痛。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很难上演悬疑片吧。”

  “那适合什么类型的片子?”

  喻文州眨眨眼,没有正面回答:“两个人适合的类型都行啊。”


  黄少天也记不清那晚他们究竟聊到了几点才睡。他酒量不赖,喝的还是啤酒,本不该醉的,却感到几分飘飘然的微醺。大约是当时当地,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翌日睁眼时已近中午,外面地仍是湿的,雨倒已经停了。从房间的窗户就能看到碧空如洗,海水比昨天更蓝,阳光洒在水面溅起点点银辉。

  黄少天慢悠悠地起床洗漱,整理行李,然后下楼。

  喻文州在柜台后,听见脚步声抬头一笑,“醒了?”

  “嗯,”黄少天懒懒地趴在柜台上,“你起得很早?”

  “生物钟,习惯了。少天睡到现在,很饿了吧?”

  黄少天直起身伸了个懒腰,“饿死了,准备去吃饭,一起吗?”

  喻文州的回答是把卢瀚文叫出来看门。

  他们不约而同地走进了隔壁的食庐。黄少天笑起来,“昨天就想着今天得再来吃一顿,味道真不错——当然文州你烧得也很好吃。”

  “多谢少天赏识。”喻文州翻了翻菜单提议,“昨晚喝酒,不如点份海鲜砂锅粥?可以再加点小菜。”

  黄少天点头赞同。

  砂锅粥里的食材仍是那几样海鲜,白粥间点缀着青豆,看上去令人食指大动。黄少天舀了一碗迫不及待就要尝,不出意外地被烫得直吸气。

  “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喻文州忍俊不禁。

  黄少天不服气道:“谁让它看上去那么鲜,这不能怪我。”

  “好吧,它的锅。”

  这话不知戳到了黄少天哪里的笑点,“哈哈哈,本来就是它的锅,砂锅嘛。”

  吃完饭,两人来到门口的海滩。黄少天举着手机拍全景,一边道:“天晴时的海更漂亮了,这趟真没来错。只可惜昨天没看到火山石,只有下次再说了。”

  喻文州抓住关键词:“下次?少天还打算再来吗?”

  黄少天转头看向他,带着满满的笑意,“当然啦。最值得一看的景点没看到,黄香蕉没找到,螃蟹没抓到,怎么可能不再来呢?”

  “好,”喻文州跟着笑起来,“少天下次来时,一定会是个好天气的。”


  黄少天离开时乘的是岛上的观光车。临走前卢瀚文拉着他强调回去以后别忘了加他的游戏账号一起玩,黄少天拍拍他的脑袋说好好好要听你表哥的话乖乖写作业。

  然后他转向旁边的表哥,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一向话很多的人这时候倒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喻文州笑了笑,伸手给他一个不轻不重的拥抱,在他耳边低声道:“后会有期。”

  黄少天点点头,“后会有期。”

  上了观光车,驶出一段距离后,黄少天转身回望仍在旅舍门口目送他的两个人。他挥手喊道:“有件事,喻文州,我忘了说,下次见面时告诉你!”

  喻文州的表情已看不分明,黄少天只见到他将手环在嘴边大声回应:“好,我等你!”


-FIN-


总喜欢在标题玩冷到死的梗,这样不好……

对了这是闰年贺文←并没有这样的贺文

评论(14)
热度(256)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