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青物语·青巧克力

想法来自于西尾维新《历物语》,概括来说就是……对无聊的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青物语·青巧克力


  敲门声响起时喻文州正在看文件。那是简单的两下叩门,短促清脆而稀松平常。喻文州弯了弯眼睛,在说“请进”的同时合起了电脑,又把桌上的资料移到一边。

  来人果然是黄少天。他不是学生会的人,进会长办公室却跟进了自己寝室似的,直接在办公桌上喻文州刚收拾出来的区域坐下,歪着身子凑到喻文州面前道:“快速有奖竞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喻文州靠着椅背仰头看他,嘴角噙笑,“世界癫痫日?”

  黄少天“啧”了声,用食指点了点桌面,“请这位选手端正态度!”

  喻文州这才乖乖答道:“情人节?”

  “Bingo!”黄少天打了个响指,“原来你知道是情人节呀?天气那么好又没课,会长大人居然还待在这工作,是准备为学生会奉献一切吗?”

  喻文州避而不答,只是问道:“说好的有奖竞猜?”

  黄少天撇嘴,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两颗巧克力,一颗抛给喻文州,一颗自己剥开扔进嘴里。

  “说起来,文州你知道这巧克力是从哪来的吗?我刚才出寝室时在宿舍大厅看到墙边有张小桌子,桌子上摆了个纸盒,里面有好多品牌口味的巧克力,旁边贴了张纸,写着‘情人节福利,无料自取’。”

  喻文州一边把包装纸展平叠好一边说:“你就是从那拿的?”

  黄少天点点头,想了想又补充道:“也不是直接拿的,我恰好看见郑轩拿外卖回来,就抓他试了个毒,然后才拿的。”

  (郑轩:“……”)

  黄少天学喻文州的样子把包装纸叠得四四方方的放在一起,瞧了眼他的神情说:“这么看来你不知道这事?我还以为是你们学生会搞的。”

  “不是。”喻文州摇头否认,“学生会只跟表演系联合策划了晚上的话剧。”

  “那是谁呢……”黄少天喃喃,接着从桌子上跳下来站好,扬声宣布,“好,作为怪异事件研究社社长我决定将无料巧克力来源调查作为今天的社团活动,参与成员包括喻文州和黄少天,即刻开始!”

  喻文州毫无异议地起身笑道:“遵命。”


  天气是真的很好,蔚蓝天空和晴朗阳光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预示着冬去春来,连拂在脸上的微风也褪去寒意,暖洋洋的带着温柔的气息。

  黄少天心情显而易见地好,在路上一蹦一跳地说着:“不是学生会的话,最有嫌疑的就是社联了吧!我们去找王杰希问问?”

  喻文州将大衣拿在手上,只穿了衬衫毛衣,悠闲地走在黄少天身旁,笑意比暖阳更温和,“好啊。”

  “文州我觉得你必须好好感谢我把你拖出来了,你看看今天这太阳,坐办公室里会遭天谴的好吗!”黄少天双手插在卫衣兜里,踩着枝桠间隙漏下的阳光向前,“去年情人节我们在干嘛来着?”

  喻文州歪头回忆了片刻,“去年……我们去看电影,没想到散场时外面下起雨,都没带伞就被困在电影院里了。”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那天李远还发了条朋友圈,在窗台摆了盒pocky拍了张照说,‘听说下雨天音乐和巧克力更配哦’——明明跟晴天更配嘛,晴天多好!”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眉眼弯弯道:“我觉得晴天跟少天更配哦。”

  黄少天脸上一热,却不甘示弱似的摇了摇食指道:“应该是,‘晴天,喻文州和黄少天更配哦’。”

  喻文州笑意愈甚,“不,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话,无论晴天还是雨天都很配。”


  两人来到社联办公室,王杰希正坐在办公桌后工作。

  “你们一个两个用不用都那么敬业啊!往窗外看看嘛,大自然在召唤你呀王杰希!”黄少天大大咧咧在沙发上坐下,痛心疾首道。

  王杰希不理他,直接看向喻文州问:“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和少天有些好奇今年社联有没有什么情人节企划,所以来问问王会长。”

  王杰希思索片刻道:“我记得是在论坛上晒单人电影票或者单人晚餐抽奖赢自助烧烤券。”

  “……”黄少天嘴角一抽,“等等这明明是光棍节企划吧喂!你们社联的人思路也太清奇了点?”

  “正因为是情人节,才更要关爱单身人士。”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答道。

  黄少天无言以对,只好转头跟喻文州比了个鬼脸。

  王杰希手中的钢笔转了一圈,“所以你们就是为了问这个专门跑了一趟?”为什么不直接发微信呢……

  “当然——不是啦。”黄少天走到办公桌前,拿出一颗巧克力放下,笑嘻嘻地,“我和文州是给你送巧克力来的呀。”

  喻文州走到他身边微笑补充,“响应社联号召,关爱单身人士。”

  王杰希:“……”


  “所以说社联的嫌疑也排除了,那这些巧克力究竟是从哪来的呢?”黄少天双手交叉在脑后,迎着阳光眯着眼边走边说。

  “宿管阿姨那边少天有问过了吧?”

  “早就问过啦,说不是她们放的,还说她们不注意的情况下时不时会多出一些巧克力来。真的好神奇啊,巧克力总不可能凭空冒出来吧,到底是谁干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喻文州支着下巴提议:“总之,去现场看一看吧?”

  “好啊,”黄少天狡黠地笑了笑,“还可以再拿几颗。”


  宿舍底层大厅的墙边确实摆着一张桌子,上面的纸盒中有不少巧克力。纸盒边甚至还放着几个完整的巧克力礼盒,未曾拆封的样子。

  黄少天随手拨了下纸盒中的巧克力,对喻文州说道:“看,那么多牌子欸,德芙、好时、费列罗、歌帝梵、Royce……而且什么黑巧白巧榛果酒心都有,不管是谁准备的,这也太费心思了吧?”

  “嗯……的确。看生产日期也都是最近不久,应该不存在过期处理的可能性。”喻文州说着拆开一块巧克力,掰成两半喂给黄少天一半。

  黄少天咬着巧克力,双眼放光兴致勃勃地拉着喻文州道:“既然想不出来,不如我们守在这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吧!”

  喻文州:“???”

  “就是亲眼见证一下这些巧克力是怎么出现的呀。”

  喻文州失笑,“少天的好奇心真是很旺盛呐。”

  黄少天挑眉道:“对未知事物充满求知欲和钻研精神难道不是当代大学生应有的素质吗?”

  “是是是。”喻文州没办法地摇摇头,“不过守在这太费时费力了,我倒是有个猜想,少天听听看?”

  “说吧说吧。”


  “首先,无论如何,这些巧克力出现的条件在于今天是情人节,没错吧?”

  黄少天点头,“当然,旁边都写了是情人节福利了,送巧克力也是情人节的传统项目。”

  喻文州接道:“对,而送巧克力又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情侣间的趣味,另一种则是告白时的礼物。”

  “嗯嗯,我知道日本学校里受欢迎的男生情人节早上打开鞋柜或者查看课桌能发现一大堆巧克力,好像还分为什么本命巧克力、义理巧克力之类的。”

  喻文州笑出来,伸手弹了弹黄少天额头道:“少天日本动画看太多啦,就国内的普遍状况而言,还是男生向女生告白送巧克力比较多吧?”

  “也是哦,女孩子比较腼腆嘛,还是应该男生主动点。”

  “那么,如果告白失败被拒绝,巧克力就需要自行处理了。”

  黄少天恍然,“你是说这些巧克力是被拒收才放在这的!”

  “嗯。毕竟如果是礼盒装的巧克力,一个人恐怕吃不完,分给朋友的话要解释来龙去脉又难免丢脸。这时候若是看到宿舍楼底有地方‘回收’,应该会很乐意把巧克力贡献出来吧。”喻文州补充道,“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事实很可能并非如此。”

  黄少天拍拍他的肩,“我觉得你说的挺合理的呀。不过这么一来……这些巧克力都仿佛充满了苦涩的味道呢,心疼。”

  喻文州眨了眨眼,微笑道:“就当是攒人品,说不准他们参加社联的活动会比较容易中奖呢?”


  “说起来——”黄少天拖长调子眯着眼看喻文州,“你早就想到了,干嘛还要跟我一起在学校里东奔西跑的?”

  喻文州歪着头很无辜的样子,“是少天说的今天天气很好应该出来走走呀。”

  “那你刚才怎么又愿意说出来了呢?”黄少天扬起眉毛问道。

  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因为你又说要在这守着,但我已经订好晚餐的座位,还准备好今晚话剧VIP区的票了。”说着他拿出两张票轻轻摇了摇。

  “啧啧啧滥用职权啊会长大人!”黄少天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抽过那两张票,“好在我打算同流合污。”


-FIN-


情人节快乐!

原本懒癌发作不打算写贺文了,但是看到喻总生日大家努力用心的样子感到了森森的惭愧……而且自己没节可过,就当跟蹭喻黄的情人节过了XD


关于标题,实在想不出用什么字好,就简单粗暴地选了蓝+黄=青←是不是太冷了?

当作这个系列会有下一篇的样子。

啊还有就是,写完才想起貌似情人节还是寒假,强行开学。

评论(10)
热度(236)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