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Dream Traveller

黄少天怎么又有小秘密了……

其实这篇写在前,早知道先发出来,现在发这种蛇精病向压力山大。

没有逻辑、不需要逻辑。


Dream Traveller


00

  黄少天有一个小秘密。他从未将其告诉过别人,哪怕亲朋好友,哪怕喻文州。

  这个秘密是,他有超能力。

  ——虽说是超能力,其实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在实际用途方面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黄少天拥有的这项超能力是,进入别人的梦境。

  当然,作为一项并没有什么用的超能力,他不是想进入谁的梦就能进入的。必须有人做了跟他相关的梦,黄少天才有一定几率进入对方梦中自己的身体里,亲历这个梦境。而且,他在别人的梦里与在自己的梦里几乎没有差别,他很难意识到这是一个梦,醒来后也不一定记得这个梦的内容。

  因此,黄少天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发现并确认自己拥有这项超能力——在数次听到队友说起前一晚做的梦居然跟他的梦完全相同以后。

  尽管并没有什么用,黄少天仍然把自己的超能力当作秘密保守着,还从中得到了不少乐趣。毕竟,对于他而言,亲身体验一番队友们千奇百怪的梦境着实是相当有意思的。


01

  一大早,蓝雨战队正式选手在俱乐部门口集合,上了一辆大巴车。战队经理充当司机,把他们拉到一个规模不小的公园。

  选手们在公园门口围成一圈,经理从车上搬下一个大铁笼,笼子里面挤满了小白兔。

  黄少天跑过去蹲下,向小白兔们伸出魔爪拉拉耳朵揪揪尾巴,叫道:“好萌好可爱啊!经理我们要干嘛?来野外烧烤吗?吃兔肉?兔肉我喜欢欸!”

  经理一本正经地回答:“今天我们用兔子来练习使用标记重捕法调查种群密度。”说完他打开笼子,将所有小白兔都放了出去。

  众人等了一段时间,待小白兔们都跑远分布均匀以后,走进公园开始抓兔子。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路。他们根本没认真找兔子,说说笑笑更像在春游,黄少天还去小卖部买了根棒冰吃。

  他们来到公园中央的一个大湖边。黄少天叼着棒冰棍子道:“虽然我们没特意找,但这一路走过来居然一只小白兔都没看到,有些奇怪啊。明明刚才有那么多。”

  喻文州点头,“要不我们仔细找找看?”

  黄少天眯着眼低头扫视一圈,依旧没有收获,倒是注意到附近有个垃圾桶。他拿着棒冰棍子过去打算扔掉,却意外地发现在垃圾桶后面的草丛中有一抹白色。他扬手招呼喻文州过来,然后蹲下逗兔子玩。

  没料到他刚伸手靠近这只小白兔,它就张大嘴狠狠咬过来。多亏黄少天眼疾手快地用棒冰棍子档了一下才幸免于难。然而更令他震惊的是,棒冰棍子直接被小白兔咬碎了。

  黄少天唰地站起来,难以接受看着无比软萌的小白兔居然如此凶残暴力。喻文州握着他的肩将他带离几步,皱眉道:“这只小白兔看起来不太对劲。”

  就在这时,徐景熙远远朝他们狂奔而来。他边跑边喊:“小心兔子!它们都被丧尸咬了!已经变成丧尸兔了!兔子本来就是红眼睛所以看不出来!还有救命啊啊啊!”

  黄少天转头看到徐景熙身后还跟着一大群丧尸,个个皮肤褶皱面色发灰血腥可怖。他和喻文州飞快地对视一眼,没有交流默契地直接冲向大湖。

  湖边停着一艘天鹅船,里面座位上还放了把狙击枪。两人坐进去,黄少天端起枪闭上一只眼瞄准徐景熙后方最近的一个丧尸,扣动扳机。

  什么事都没发生。

  “保险。”喻文州提醒道。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拉开保险,再次开枪。

  “黄少你是想直接了断我给我个痛快吗!我求你看准了再打啊!”徐景熙迎着风泪流满面,子弹就落在他脚边。

  “不好意思啊,远程业务还不熟练!”黄少天双手合十向他道歉。

  徐景熙终于跑到岸边。他双手扒住天鹅船顶部,借着冲过来的速度在船身上一蹬,不仅爬上了船顶还使船离开了陆地。

  黄少天吹了声口哨,“身手不错嘛!”

  徐景熙从窗口倒着垂下头,说道:“枪给我,我在上面杀敌。”黄少天把狙击枪递出去,跟喻文州一起踩着踏板划船向湖心驶去。

  船顶上,徐景熙架起狙击枪趴在后面大杀四方,一颗子弹消灭一个丧尸,枪枪爆头,神一般的命中率堪比周泽楷。枪里的子弹像是没有限制似的,待成功抵达湖心停下时,徐景熙已超神,被他击毙的丧尸围着湖边倒下一片。

  黄少天探出头看到这场面倒抽一口冷气。喻文州则显得淡定多了,他评价道:“景熙已经可以标记重捕法计算丧尸密度了。”


  第二天早上排队买早饭时,黄少天没忍住看了旁边队伍的徐景熙好几眼。

  “怎么了?”喻文州注意到问。

  黄少天煞有介事地回答:“我发现,每个奶妈都有颗DPS的心啊。”


02

  黄少天和郑轩吃好晚饭,一起走在回俱乐部的路上。

  他们发现街边摆了个小摊,好像正卖吃的,于是走近瞧了瞧。老板两手各拿一把扇子在烤鸡,见二人来到摊前,热情地招呼他们买点尝尝。

  虽然他们已经吃过了,但黄少天说要带回去给喻文州吃,便买了半斤。老板将烤鸡拿下来放在案板上,拦腰斩断,鸡肚子里竟然流出了红色的液体。

  老板连忙解释说这是西瓜汁,没有问题。郑轩觉得这太诡异了,劝黄少天别买,黄少天却坚持说喻文州爱吃鸡肉非得带回去给他尝一口。

  郑轩无奈,正打算由他去时,案板上被斩断的鸡伸长脖子尖叫道:“不要相信这个奸商!他给我喝的是藏红花汁,想要谋害我和我的孩子!”

  郑轩大惊,场景瞬间转换到房间内。

  黄少天坐在上铺的床上,顶着一头鸟窝揉眼睛。对面郑轩则刚从噩梦中惊醒,拍着胸口喘气。

  这时有人敲门,黄少天爬下床开门,外面站着喻文州。喻文州正要说话,黄少天猛地意识到自己全身上下只有一条裤衩,红着脸“嘭”地关上门,蹿上床穿好衣服再重新打开门。

  喻文州拿着他的笔记本走进来,脸上是一贯温和的笑意。他拉着黄少天在桌前坐下,摊开笔记本一本正经地问道:“少天,今晚你愿意跟我一起去摘西瓜吃吗?”

  不管是西瓜还是喻文州,对黄少天都很有吸引力,他心里一万个愿意,又不好意思直说,别别扭扭地回答了考虑一下。喻文州淡定地点点头,在本子上“不愿意”三个字下面了“正”字的第一横。黄少天顿时就有些后悔,刚想改口,郑轩恰好冲出门喊道:“快快快来不及了,训练要开始了!”

  他来到楼梯口,发现下面站着梦中烤鸡摊的老板,端了把冲锋枪。郑轩不希望训练迟到,便咬牙无视了老板和枪迈步跑下楼。

  老板扣动扳机,枪口飙出红色的不知是西瓜汁还是藏红花汁的液体。郑轩被射中后再一次从梦中醒来。

  敲门声依旧响起。这回黄少天理了理头发,穿上衣服才打开门。门外果然是喻文州。

  喻文州进屋,放下笔记本正要说话,黄少天伸手制止他,抢先道:“等等!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想约我今晚一起去采西瓜对不对?好吧,我同意了。”说完满脸得意地望着他。

  喻文州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是啊,我来向少天收党费的。”黄少天一下尴尬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时郑轩念叨着“压力山大压力山大”急匆匆地出门去训练。他这次带了把伞,抵御红色液体的攻击。没想到楼梯下站的不是老板而是一只硕大无比的烤鸡!

  烤鸡张大嘴道:“我和我的孩子死得好——冤——啊——”低头向郑轩啄来。

  郑轩眼前一黑一亮,第三次被吓醒。

  听见敲门声后,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披了件外套拿上钱包就去开门。他倚在门框上翻着钱包头也不抬地对喻文州说:“要多少钱?”

  喻文州笑着抚平黄少天翘起来的头发,疑惑道:“少天怎么还不换衣服?多少钱等我们到了民政局再说。”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反应,郑轩从旁边挤出门,嘴里说着:“你们也到了民政局再腻歪,我赶着训练呢,压力山大啊。”

  他做足心理准备,提防着端着冲锋枪的烤鸡摊老板和死不瞑目的烤鸡,却没看见任何人。郑轩安了心继续往训练室跑,没想到一脚踩空摔下楼梯。


  这次总算是真的醒来了。黄少天躺在他一个人的房间里,没有对面的郑轩也没有敲门的喻文州。

  他在食堂见到了睡眼惺忪比平日更加无精打采的郑轩。黄少天到对面坐下,剥了个茶叶蛋给他,露出慈爱的笑,“轩啊,昨晚没睡好吧?来来来多吃点,啧,我看着都心疼。”


03

  黄少天从昏迷中睁开眼,只觉得浑身酸痛,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粗大的铁管上。他扭头看见喻文州被绑在另一跟铁管上,也是刚恢复意识的样子。

  似乎感受到黄少天的视线,喻文州也朝他望过来,露出一个带有安抚意味的微笑。黄少天顿时安下大半的心,即使身陷囹圄,只要确认了喻文州的存在与平安,他便仿佛无所畏惧。

  黄少天看向前方不远处,那里摆了台电脑,显示器发出的幽幽荧光映出一个背对他们的人影。

  “喂!那边玩电脑那个!你是谁?这又是哪?抓我们来有何企图?”黄少天喊道。

  那个人转过身来,黄少天惊讶地发现自己竟认识对方,不仅他认识,喻文州也认识——这形象分明是55级的野图BOSS下水道之王!

  下水道之王冲他们阴恻恻地一笑,“我叫路卡修,这是我的秘密基地。我受够了这个不给异性恋活路的时代!今天我把你们这对公认的国民CP抓来,就是要让全世界亲眼看着他们所推崇的所谓同性真爱破灭!”

  说完他又面朝电脑,开始狂躁粗暴地拍打鼠标和键盘。一分钟过去,眼看着键盘上的字母都快被拍飞了,喻文州冷静地开口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要在啪啦啪啦网做生放送。”路卡修头也不回地答道,“为什么画面里显示不出我来,还不会动!”

  喻文州:“你的摄像头方向反了。”

  黄少天:“噗。”

  路卡修恼羞成怒,吼道:“闭嘴!我没让你们说话!”

  他调整好摄像头,对着镜头说道:“屏幕前的观众你们好——我可一点也不好!你们这些社会中的大多数人群永远不会理解我们边缘异性恋者所遭受的打压和背负的痛苦!你们知道好不容易用零点几字节的速度下载完一个稀有的异性成人片,看到最后发现其中一个人是伪娘的感受吗!你们懂得每当说出自己真实的性取向后周围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你的煎熬吗!不!你们从来都不会考虑我们的想法!所以今天我就要让你们看看,你们眼中完美爱情的典范究竟是如何破碎的!”

  路卡修端着一个托盘来到黄少天面前,托盘上放着两个装有蓝色液体的锥形瓶,瓶口插着一根打了结的长吸管、一片柠檬和一个小装饰纸伞。由于锥形瓶瓶口比较小,挤了那么多东西看上去更像个细颈花瓶。黄少天小声吐槽:“直男审美。”

  路卡修瞬间炸了:“你说什么!我最恨这些充满性取向歧视的词!直男怎么了?直男有错吗!凭什么直男人数少就要受到压迫!”

  “淡定,淡定。我就随口一说,没有歧视你,我从来不歧视直男的。”黄少天认真道。

  路卡修面目狰狞,“我管你怎么说!来吧,这里有一瓶毒药和一瓶普通的水,我只告诉你毒药在哪边,你可以随便交换两瓶水的位置,然后由他来选你们分别喝哪瓶。哈哈哈,怎么样,这个想法是不是很天才?猜猜看你们俩中谁会死呢?”

  黄少天冷漠脸看着他。

  路卡修挡住喻文州的视线,向黄少天指明毒药。黄少天艰难地抬起手腕,拿起毒药,狠狠泼向路卡修,“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岂不是很没面子?”

  路卡修大怒,正要伸手掐黄少天脖子的时候,头顶传来一声巨响。天花板破了个大洞,随着碎裂的石块一起落在地上的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是于锋,作狂剑士锋芒慧剑的打扮。

  路卡修被于锋一剑击倒,惊恐地颤声道:“StraightMan!你怎么会在这里!”

  于锋道:“哪里有邪恶和歪曲,哪里就有我StraightMan。”

  路卡修绝望道:“你明明是我们为数不多的直男的领袖人物,为什么要来妨碍我宣示权利的行动!”

  于锋凛然道:“你这不是宣示权利,只是恐怖犯罪!”

  于锋放下喻文州和黄少天,把他们救出路卡修的地下基地。一出门他就被无数记者层层围住,所有镜头都对准了他,闪光灯一刻也不停。

  “StraightMan,这次你又成功拯救了世界,请问你有什么话想说?”

  “StraightMan,作为一个公开自己异性恋身份的公众人物,你对这次罪犯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StraightMan,据说这次超级英雄的知名度调查中你位居榜首,请你发表一下意见。”

  于锋面朝镜头微微一笑,“打击邪恶是我的责任。希望其他异性恋者能够保持良好健康的心态,不要产生过激行为。我们跟其他人没有区别,我StraightMan就是最好的例子。谢谢大家。”


  隔日黄少天找到于锋,递给他两张电影票兑换券,诚恳道:“于锋,听说最近有部超级英雄片很火,有空你就约个妹子去看吧。”


04

  黄少天在厕所里碰见宋晓时,宋晓问他:“黄少会游泳吗?”

  “勉强算是会吧,但不太擅长。我只学过自由泳,偏偏换气都有点困难。怎么,你要约我去游泳吗?”

  宋晓摇头,“不是。蓝雨要举办一个游泳比赛,我被指定为负责人。”

  黄少天遗憾道:“那我没办法参加了,真的游不好。”他拍拍宋晓的肩,“要不我帮你去游说别人?”

  宋晓一笑,“没关系,游不好反而合适。”

  黄少天:“哈?”

  “这个比赛实际上叫花式滑稽游泳大赛,要求泳姿越清奇越好、效果越搞笑越好。”

  黄少天:“……”

  最终黄少天作为一号种子选手报名参赛。

  比赛当日,黄少天在泳池边做准备活动热身。宋晓来给他打气加油,“放心吧黄少,我看过你练习了,你只要按平时的样子游就行,肯定能拿个好成绩的。”

  “……”黄少天一时竟分不清这是在鼓励他还是嘲讽他。

  比赛开始,黄少天跳下水。他果然只会一点自由泳,但一口气显然无法撑到对岸。他尝试挑战换气失败,停下来呛了半天。于是黄少天改为狗刨,刨着刨着还沉下去了。最后他干脆踮着脚堪堪把头仰出水面,跳到了终点,全场观众掌声雷动。

  黄少天正趴在浮球上挥手致意,游泳馆的顶棚突然被打开,上空传来巨大的声响。所有人抬头望去,只见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下来。

  接近泳池时,直升机螺旋桨产生的气流在水面上激起剧烈的浪花,狠狠拍在黄少天脸上。

  舱门被拉开,喻文州一手抓着门框,一手捧着一大束红玫瑰。他在震天响的噪声中浮夸地朝下大喊:“少天——表现得很好——我以你为骄傲——”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回答,水中突然涌起一阵惊涛骇浪,一条粗壮的触手从中显现,挟着疾风抽在直升机上,直接把它抽了个翻身。

  喻文州就站在门边,如此一来不可避免地坠落下来掉在泳池里。黄少天连忙向他刨去,没刨出多远喻文州就游到了他身前。

  这时水中的怪兽也露出了真面目——一只庞大的章鱼。它四处挥舞着触手,好在场馆空间不小没伤到什么人。喻文州带着黄少天也很快逃上了岸。

  宋晓作为负责人保持了沉稳冷静。他让人接上两根电线,待喻文州和黄少天出水后,将电线通到泳池里。伴随着刺耳的“噼里啪啦”声,水面遍布阵阵电流,章鱼怪在水中不断翻滚抽搐。片刻后,它便彻底安静不动了。

  宋晓又指挥着工作人员断开电线、放干泳池中的水。随着水面的下降,章鱼怪露出了全身,几乎占据三分之一的泳池。别人还在对着它啧啧称奇时,宋晓带领一批食堂大叔阿姨提着菜刀和柴火爬下泳池,一部分人开始砍章鱼须,另一部分人则直接在旁边升起火来。

  黄少天和喻文州裹着大毛巾坐在火堆边,帮忙串砍下来的章鱼须和烤串好的章鱼须。黄少天心急,没等多久就撒了把孜然上去尝了一口,边烫得直吸气边把它送到喻文州嘴边,“队长,味道还不错欸,你也吃吃看!”

  正当此时,火堆上方的空间发生了坍塌,韩文清和张新杰从空间裂缝中走出来。

  韩文清皱眉喝道:“火候不对,怎么能吃?让我来烤给你们看。”说着他也在火堆旁坐下,接手了烤章鱼须的工作。

  张新杰则摆开瓶瓶罐罐,其中有辣椒粉、胡椒粉、花椒粉、孜然粉、五香粉、咖喱粉和芝麻等等调料。他又掏出一台电子秤,开始调配烧烤粉。

  韩文清用张新杰配好的调料烤好三串章鱼须,分别递给喻文州黄少天和宋晓。也不等他们吃完发表感想,韩文清便自顾自一拳再次打破空间,头也不回地跟张新杰一起离开了。

  蓝雨三人尝了韩文清烤的章鱼须,皆赞不绝口。喻文州道:“真不愧是韩队啊。”


  黄少天醒来后坐在床上缓了半天才回过神。

  这个梦实在是跌宕起伏毫无尿点,他喃喃道:“宋晓果然是联盟有名的大心脏啊,真是深藏不露。”


05

  黄少天和喻文州相对而坐。

  他们身处海岛之上,这里一片荒芜、寸草不生。与其称之为海岛,倒不如说是块光滑的海上巨岩更为贴切。

  周围的海水昏黄浑浊,平静安宁不起波澜。天空也混沌渺远,看上去与海相近,在无尽的远方接为一色分辨不清,仿佛海水漫延到天空。

  整个天地显得广阔而压抑。

  “这是哪?”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摇头,“我也不知道。”

  “哦。”黄少天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反倒是喻文州又开口:“少天觉得怕吗?”

  “怕?还好吧,没什么可怕的啊。”黄少天环顾四周,揉了揉眼睛,“就是觉得有点困,这环境太催眠了。”

  喻文州拍拍自己的腿,笑道:“那就睡一会吧。”

  黄少天没有客气,枕着喻文州的腿躺下闭眼就睡。

  再睁开眼时,已至夜晚,目之所及与白天所见大相径庭。

  夜空是深邃的黑,其中混杂着绚烂浓稠的紫色和蓝色,细看还能发现无数金银色的星光,就好像将两罐带着荧光的颜料倾倒在了上面。海面忠实地倒映着这唯美瑰丽的画面,天地间是一片光怪陆离。

  黄少天保持着躺姿,向上举起胳膊,试图去接近那浓重欲滴以至于显得触手可及的星空。

  “白天还是《盗梦空间》里混沌边缘一样的场景,晚上就转换到隔壁《少年派》片场了。”黄少天吐槽。

  喻文州笑吟吟地低头看他,“睡够了?”

  黄少天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睡够了。对了,有个问题,”他仿佛刚想到似的,“你觉得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啊?”

  “当然是因为他只想跟你在一起。”他们四周突然响起立体声音效的一句话。

  黄少天吓了一跳,半张着嘴看向喻文州,“这是什么?画外音吗?”

  那个声音道:“不是。我就在你们脚下。”

  “哈?所以你是土地神吗?”黄少天挑眉,曲起手指敲了敲地面。

  “不,我是鲲。”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喻文州念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黄少天接下去:“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这么说来,你还会飞吗?飞一个看看?”

  脚下的地面毫无预兆猛地升高,黄少天和喻文州身形不稳扑向对方,相互扶持依靠着坐定。几乎是瞬息之间,他们已处于高空中。

  鲲鹏的全貌终于展现出来,它的两翼向远处延伸望不见边界。海面一改波澜不惊的平静状态,滔天骇浪随着鲲鹏振翅席卷而来。

  黄少天张开双臂迎着强风,喊道:“怪不得说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这感觉简直让人上瘾啊!”

  喻文州道:“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夏虫不可语冰,感受过了才知道这当真逍遥。”

  鲲鹏闻言问:“于你而言,又是何谓逍遥呢?”

  喻文州笑道:“我的逍遥是什么,你不是之前就知道了么?”

  黄少天不依了,“等等!什么东西?为什么你们都知道?我怎么不知道?”

  喻文州盯着他的双眼,“你也知道的,少天。”


  黄少天醒来后决定向喻文州告白。

  他原本准备说,队长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然而当站在喻文州面前对上他带着温和缱绻笑意的眼睛时,黄少天改口道:“队长,我知道你喜欢我,全蓝雨都觉得我们在一起。所以,我说——”

  “你不如就从了天意从了命运从了民心从了我吧?”


-FIN-


年末年初事情好多,上篇应该迟一天发的,就能归档到12月了,大意了!


评论(32)
热度(460)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