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从此世界多一分钟

灵感源自同名歌。


从此世界多一分钟


  黄少天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的一天不是二十四小时,而是二十四小时零一分——比所有人多一分钟。


  发现这件事,是在他第一次玩网游熬夜的时候。十二点一过,游戏里除了他以外的所有角色都停下来一动不动。黄少天的第一反应是电脑卡了或者游戏BUG,然而他自己的账号仍然能够顺利执行各种操作,没有任何异常。

  随即他注意到桌上闹钟的秒针不走了,不偏不倚地跟时针分针重叠在一起,直指十二。黄少天这才察觉出些微异常,窗外出奇地安静,即便半夜无人,也不该连风声都突然消失了。他打开窗,真的万籁俱寂,毫无动静,仿佛这个世界被按下暂停键,所有事物都定格在原处。

  除了黄少天。

  他还来不及对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状况作出反应,眨眼间如同又有人按下播放键,世界恢复了正常运转。微凉的晚风拂过他的脸颊,楼底还隐约传来一声猫叫。秒针伴随着“滴答滴答”继续走动,游戏窗口中所有角色也一齐被激活般开始有所动作。方才那片刻的停滞似乎只是他的错觉。

  从第二天起黄少天开始摸索这一现象的规律。他按着脉搏数出这种全世界掉线的情况会维持恰好一分钟,就在每天北京时间二十四点整发生。这一分钟内,所有事物都会被定格,唯有黄少天和他接触的东西例外。比如他正在玩电脑,那么这台电脑便依然可以正常运转,他操纵的角色也得以行动。他还拿家里养的柯基做过实验,只要他在零点时摸着它,那么它在那一分钟内就还能够自由活动。

  黄少天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很难取信于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短短一分钟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他把网上“一分钟能做什么事”的列表一件件尝试了一遍,意识到这一分钟跟其他1440分钟没有什么明显差异,他并不能多跳几个绳或者多打几个字。无非是这一分钟专属于他,也正因此这一分钟会显得有些孤单。

  所以,大多时候,黄少天选择了忽视这特殊的一分钟,或是干脆直接睡过去。


  第四赛季黄少天和喻文州出道前,他们从训练营的集体宿舍搬入正式选手的单人房间。

  自喻文州手中接过钥匙时黄少天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惊讶,“怎么有那么多把钥匙?”

  “备用钥匙吧。”

  “备用钥匙也用不着那么多嘛。比如说我钥匙找不到,备用钥匙也弄丢了,这时候弄丢的备用钥匙是一把还是两把有什么差呢?”

  “嗯……大概是为了让我们可以把备用钥匙分开放,降低弄丢的风险?”喻文州偏着头猜测。

  “所以要像藏死亡圣器那样吗?”黄少天吐了吐舌头,从钥匙圈上摘下其中一把放在手心伸到喻文州面前,“那文州你帮我保管一把呗,我觉得你最靠谱了。”

  喻文州莞尔:“好,只要你放心。那么我的钥匙也麻烦少天了?”

  “行!安心,”黄少天眨眨眼,“我丢东西可是很有水准的。你的钥匙即使我找不着了,也保证别人同样找不着。”

  当晚,黄少天把他和喻文州的钥匙一起圈进钥匙扣时,鬼使神差地想起自己那专属的一分钟。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利用这一分钟是什么时候了,今夜却有些蠢蠢欲动。

  两年前训练营里对于吊车尾的喻文州的不屑与轻蔑,在日后逐渐认可信任起对方并建立了牢固羁绊的时光中,统统转化为对这个人的好奇与兴趣。既然现在有了喻文州房间的备用钥匙,只在这一晚、第一晚,用一分钟去观察一下他半夜在干嘛,应该不要紧吧?

  这样的想法一旦产生,便很难再压下去了。黄少天内心两个小人你来我往地斗争了许久,最终还是长着角的小恶魔占了上风。

  十二点一过,黄少天便拿着钥匙来到喻文州房前。明知道这时候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第二个人发现,他还是咬着嘴唇轻手轻脚地打开门。

  向房间内望去,喻文州端正地坐在桌前看着电脑屏幕,手中的钢笔尾端抵在下巴上,面前还摊着他不离身的笔记本。显而易见是正认真研究比赛的样子。

  黄少天撇了撇嘴,真是没什么新意,就知道往那本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亏他还揣着狂跳的小心脏来秘密调查。然而当他走近后,看着喻文州清秀柔和的侧颜和专注坚定的眼神,心底又忍不住变得无比柔软。

  不出所料的无奈和情不自禁的动容,以及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一丝心疼,最终化作黄少天唇边的笑。他拿过桌上的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从笔筒里抽出支笔画了个简笔头像,并在旁边写下:黄少天到此一游。

  不知道喻文州什么时候会发现,黄少天关上门时狡黠地抿起嘴角。


  喻文州生日正赶上春节假期尾声,黄少天提前几天回到战队恢复训练,意料之中地发现喻文州也在。

  “明天你生日欸队长,”黄少天含笑打趣道,“万一我没回来,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岂不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喻文州眉眼弯弯地看着他,“我相信少天不会忍心让我那么凄凉的。”

  “队长,可惜这次你还真想错了。其实我是来拿个落下的东西就要走的,只能留你自己迎接生日了。”黄少天故作遗憾地说。

  喻文州顺着他演戏,面带失落地叹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那看来今晚我只有一个人了。”

  “不过呢——”黄少天拖长调子,“如果你真的很想我留下来,那也不是不能陪你一起。”

  “我是真的很希望少天能陪我迎接新的一岁,拜托了?”喻文州从善如流,双手合十无比诚恳地望着他。

  “哈哈哈,不玩了不玩了,”黄少天率先破功,撑着喻文州的肩大笑,“刚才的对话怎么能那么没营养啊,队长你为什么不吐槽我,还配合上了……”

  “剑与诅咒应有的默契嘛,当然要配合。”喻文州一本正经道。

  晚上临近十二点时,黄少天窜入喻文州房间。他的表情在高深莫测的神秘中掺杂了掩不住的得意,看上去活泼生动,“队长,零点整的时候我给你变个魔术!”

  喻文州挑了挑眉,饶有兴趣的样子,“好啊,我很期待。”

  黄少天盯着手表倒数:“五,四,三,二,一——”他打了个潇洒的响指。

  下一瞬,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唯有电脑屏幕发出荧光。黄少天仍站在原地,保持着打响指的姿势,扬起嘴角笑出了虎牙,“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喻文州真心实意地赞道:“非常厉害。”他走到电脑前,弯下腰看见荣耀被打开了。窗口中央显示着一个元素法师站在黑夜场景的地图上,周围用许多小烟花道具摆出了六芒星的形状,蓝色的火花四射,划出一道道星光般的轨迹。

  “队长,生日快乐。”黄少天说着,重新打开了房间的灯。

  喻文州注意到读卡器中账号卡露出的编号——No.000210,他转身看向黄少天微笑,“谢谢少天。我真的很喜欢这份礼物,而且你的魔术……实在是相当厉害,我想不通是怎么办到的,太惊喜了。”

  “嘿嘿,我是谁,厉害是必须的!”黄少天语气嘚瑟,“可惜找到的这张账号卡的职业不是术士,队长如果你想删号重建的话我陪你练!”

  喻文州摇了摇头道:“没关系,这样就足够好了。要收初版的特定编号账号卡很不容易吧?”

  “小case啦!”黄少天笑嘻嘻的,眼神明亮而张扬,“队长你要相信,蓝雨的王牌可是无所不能的。”

  喻文州的神情格外柔和,“一直相信的。”


  自喻文州和黄少天出道,始终顶着质疑与压力前行。蓝雨特有的防守反击风格是在一次次失利落败中磨合凝练出来的,与此同时,得到锻炼的还有喻文州作为队长的气场和风度。

  然而即便他能够在战败后的发布会上表现得滴水不漏,也不意味着他就是个无所不能的完人了。

  黄少天裹着被子侧卧在床上,盯着阳台上喻文州的背影。他出去后把玻璃门关上了,可黄少天觉得自己胸口似乎漏了风,说不出的难受。

  今天的团队赛输得惨不忍睹,喻文州在媒体面前照常将责任大包大揽,又用自信笃定的口吻向他们宣告下场比赛一定会让所有人正确认识蓝雨的实力。战队每个选手的心情或多或少都有些低落,回到酒店后喻文州嘱咐大家好好休息别多想,等明天回G市再复盘分析。可是他自己却在深夜跑到阳台上站了许久。

  黄少天没有多说什么安慰鼓励的话。他们曾经不止一次遇见更加糟糕无望的逆境,都一起咬牙挺了过来走到现在。喻文州能够自己调整好状态,但他也需要一点时间。

  这是黄少天理智上再明白不过的事,情感上却难以克制地为他心疼。眼见着时间到了十二点整,黄少天想了又想,还是掀开被子下床。

  已是仲春,北方的深夜却仍显出几分凛然的寒意。从被窝到室外的温差让黄少天打了个结实的哆嗦,心中则更是念着喻文州真是要命了居然能在外面站那么久难不成他已经被冻住了吗?

  仿佛要验证这个想法,他走到被定格的喻文州跟前,伸出双手不留一丝缝隙地捧住对方的脸颊。果然很冷。黄少天能感到自己手上的热量正源源不断地向喻文州传递,干脆将额头也贴了上去,仿佛想要把自己的干劲与信念一并分享给他。

  “你是笨蛋吗,自我反省思考人生不能在房间里做吗,非要茕茕孑立在寒风中才比较有气氛吗?”黄少天对着木头人般毫无反应的喻文州没好气地说道,“是因为笨蛋不会感冒才有恃无恐吗,可也要考虑到别人看了会担心懂不懂!”

  待他成功捂暖喻文州的脸,一分钟也快结束了。黄少天敏捷地躺回床上,重新盖好被子,深藏功与名。

  时间恢复正常流动不久,喻文州便走进了房间。

  黄少天闭着眼,实力装睡。然而他刚经历一冷一热,情难自禁地鼻子发痒,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少天还没睡?”喻文州在自己床沿坐下,看着黄少天。

  “你不也一样?”眼见装睡露馅,黄少天索性睁开眼,挑眉反问,“终于舍得进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外面站到地老天荒呢。”

  喻文州笑了笑,显出与先前冰凉手感截然不同的温暖神色,“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进来了。”

  黄少天这时倒是移开了视线,埋头抱着被子,声音闷闷地传出来:“进来了就快睡吧,都过了十二点了明天还要赶飞机。晚安晚安!”

  “好,晚安。”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后的夏休期,选手们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先结伴到海边疯了三天。

  盛夏烈日炎炎,一群惧热怕晒的宅男白天躲在沙滩别墅里吹空调睡懒觉玩桌游,晚上才肯跑出来迎着海风踏浪烧烤,完全的日出而息日落而作。

  第二夜的晚饭过后,他们燃起篝火,围坐了一圈,难得就着啤酒幕天席地胡侃起来。彼此之间太熟了,真心话大冒险玩了几轮都不剩什么爆点,却没人想回去休息,嚷嚷着要通宵看日出。于是这些刚拿了联赛冠军的职业选手们大晚上的在海边玩起了丢手绢贴膏药老鹰抓小鸡……

  作为副队长黄少天把仇恨拉得妥妥的,手绢丢给他、膏药贴上他,就连老鹰抓小鸡时他排在中间,老鹰也无视了队尾的小鸡专注抓他。几场游戏下来,他跑得只剩靠着喻文州喘气的力气了。

  纵使如此黄少天也安分不下来,等缓过气后就召集人手把郑轩埋进了沙子里。郑轩竟没怎么抵抗挣扎,最后只露出脑袋在外面,望着星空安定地叹道:“就这样躺着也挺好的。”

  听了这话便有人嘻嘻哈哈地作势要坐到他身上。喻文州站在一旁含笑看着他们闹,轻声对黄少天道:“其实我也能理解郑轩的心情。”

  黄少天浮夸地摆出大惊失色的样子,“队长你怎么了队长!不能学郑轩啊,手慢也就罢了,心再慢可真的没救了!”

  喻文州不跟他计较,柔声悠悠解释道:“总感觉还在刚获胜的气氛中没出来,这段时间以来干什么都有点飘飘然,所有事都是幸福的,哪怕仅仅是这么站着。”

  “原来队长你也有那么不淡定的时候!”黄少天调侃了一句,又稍稍敛去笑意认真道,“这太正常了好吗。我这几天做梦都是笑醒的,前两天还见到于锋走路盯着冠军戒指不看路差点撞墙。你完全可以把内心的喜悦表现得更加外向活泼一些。”

  喻文州挑眉,“比如?”

  “比如——”黄少天环顾一圈,看到了篝火旁他们的物资,“我们来放烟花吧!”

  事先买来的烟花大大小小五花八门都有。众人先一起把最大的花炮点了,一发发烟火扶摇而上,于漆黑的夜空中绽开,照亮了大半天幕,落下点点缤纷的星辰。

  黄少天抓了一把仙女棒推着喻文州向海边走了几步,远离喧闹中心。他点燃一支递给喻文州,自己又拿了一支靠上去,仙女棒顶端荧白的火花四射。

  他们踩着浪花的边缘沿海并肩缓步走着,黄少天没开口,喻文州便也不问他有什么事。直到黄少天的手表嘀嘀叫了两声,他突然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还不及做出反应,却发现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浪潮拍打海岸的声音、烟花炸开的声音、木柴燃烧的声音、同伴们喧哗玩闹的声音,统统消失不见了。

  只余下眼前黄少天格外明晰清朗的嗓音:“队长,这是我想要送给你的礼物。我考虑了好久,总觉得你已经足够完美了,好像什么也不缺,我欣赏的珍重的你都有。现在联赛冠军也拿到手了,更不知道还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可以给你了。思来想去,我唯一独有的,似乎只有这一分钟了。这一分钟内,全世界都专属于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喻文州眨了眨眼,视线缓缓扫过周围。脚边扬起的雪白浪花、及至整片幽暗深邃的海面、不远处燃烧的篝火、正放肆欢笑的队友、夜空中盛放的绚烂烟火,一切美好都在此刻定格。而黄少天说,把这送给他。

  “少天这一分钟看起来太贵重了些,”喻文州歪头露出一个状似苦恼的笑容,“怎么办?”

  黄少天举起他们仍握住的手,漫天来不及落下的光彩都坠入他的眼中:“拿你来换就行了啊。”

  刹那间一切事物恢复了正常运转,在重新响起的尘世喧嚣中,喻文州弯着嘴角道:“那我真是赚大了。”


  从此,喻文州的一天也多了一分钟。


-FIN-


天冷下来,脑袋和手指都冻住了的感觉…… (¦3[▓▓] 

评论(37)
热度(931)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