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明知故犯 10-11

10


  虽然喻文州以一种令人措手不及的方式宣告了要追黄少天,但他对于这句话的实践并没有多高调显眼。

  在黄少天看来,喻文州与其说是在追自己,不如说是把两人的相处模式调回了几年前。他在精神上象征性地消极抵抗了几天,身体上相当没出息地轻易适应了这一改变。


  吃午饭时黄少天对面原本属于卢瀚文的位子被喻文州占领。

  黄少天见喻文州拿着盒饭在自己面前坐下,挑了挑眉不置可否。然而当他掀开饭盒一眼看到绿油油的秋葵时,就无法继续保持淡定自如的神态了。

  “喻总,我能请教一下,”黄少天咬牙道,“为什么开机以来盒饭里从没出现过的秋葵,某些人一说要追我,就有了呢?”

  喻文州面不改色地回答:“大概是因为某些人有意关照了一下吧。”说着他伸过筷子夹走了黄少天盒饭里的秋葵,“既然少天不爱吃,那就给我吧。”

  黄少天整个人莫名其妙得气也顾不上生了,“你先是专门叫了秋葵来,现在又要帮我吃,这是几个意思?而且,你以前不都是——”他调整了一下表情,端着声音道,“‘少天,不要扔掉秋葵’——的么?”不愧为专业演员,模仿得惟妙惟肖。

  喻文州莞尔,“少天也说了我在追你,自然要创造机会表现一下男友力。至于秋葵,追到了以后,还是要吃的。”

  “……”黄少天被这逻辑惊到了,一时连槽点都找不准,只能色厉内荏地反驳道,“什么叫追到了以后?谁就肯定会被你追到了?”

  “谁不吃秋葵就是谁啊。”喻文州冲他眨了眨眼。


  其他演员进行拍摄时,黄少天坐在场外翻剧本。他边读边伸手去拿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水,入手的感觉却不太对。转过脑袋一看,桌子上摆的是弹珠汽水,桌子另一侧坐的是喻文州。

  黄少天就着已经插好的吸管喝了一口,“现在你还能找到这玩意?”

  “感谢当今网络购物的发达。”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

  “总喝碳酸饮料很容易胖,你是想陷害我吗?”黄少天故意抬起下巴觑着眼睛看他。

  “怎么会呢。”喻文州见招拆招,“正巧我想约少天一起健身,你平时都去哪?”

  黄少天松开被咬扁的吸管,一副勉为其难大发慈悲的样子,“行吧,下次叫上你。”

  他喝完汽水,喻文州将瓶子拿过去,反方向转开塑料盖,取出了瓶颈的那颗弹珠。

  “喻总童心未泯嘛,”黄少天勾起嘴角打趣,“还喜欢收集这个?”

  喻文州低着头轻笑,“嗯,看看追到少天时能收集几颗。”

  “……”黄少天发现自己真的是拿喻文州毫无办法。


  “黄少,你的几个粉丝来探班了,还带了礼物。”黄少天刚拍完一场戏,助理便来到他面前通知。

  “是吗,”黄少天闻言向外面走去,“你有没有告诉她们我不收礼物的?”

  助理跟在他身后,答道:“没有。不过喻总已经说了。”

  黄少天愣了愣,“喻文州?又有他什么事?”

  “你粉丝到的时候恰好喻总在附近,他就去告诉她们你正在拍戏可能要等一会,还替你婉拒了礼物,解释说你向来不接受的、心意更加重要什么的。”助理顿了几秒,补充道,“我在旁边看着,真担心喻总是准备跟我抢饭碗……”

  黄少天来到片场外,他相信自己再晚上半分钟,这里站着的粉丝恐怕就要爬墙到喻文州那了。

  只见喻文脸上挂着温和耐心平易近人的微笑,正专注倾听一位粉丝激动的话:“我喜欢黄少好久了,从高中时就喜欢……还有喻总你也是!其实我觉得你也特别帅!”

  黄少天走到喻文州旁边,露出最迷人的笑容道:“你们好,是不是等很久了?”

  粉丝们见到他都兴奋不已,纷纷表示不久不久,而且还有喻总陪着我们呢。黄少天态度自然亲切地跟粉丝们聊了一会,问她们从哪来的、多大年纪了、喜欢哪部电影之类的话题,气氛轻松和谐。

  最后黄少天给粉丝签名,注意到她们蠢蠢欲动又强忍着的目光。他善解人意地提出:“让喻总也给你们签一个?”

  粉丝们小鸡啄米般狂点头,脸上此生无憾的满足表情一览无余。


  这天有一场戏说的是霸道总裁前一天晚上陪少年玩、睡得太迟,导致次日早上起晚了。他有个视频会议要开,只来得及进行洗漱并换好上身的衬衫西装,下半身仍穿着睡裤就坐在了电脑前面开始主持会议。

  黄少天对于霸道总裁在此片中受伤的总是他的悲惨命运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坦然地以上半身衬衫西装、下半身宽松睡裤的造型一条过了这场戏。

  因为接下来还有这个打扮的戏份,黄少天下场后只脱了西装外套,仍穿着里面的衬衫和下面的睡裤。说是睡裤,为了喜剧效果这其实是条海绵宝宝图案的裤衩——所以黄少天几乎可以算是正光着两条腿乱晃。

  喻文州走过来拉着他坐下,把他脱下来的西装外套搁在他腿上,“安分点吧,乖。”

  “我记得下场戏是你的呀,还有空来管我呢?”黄少天扬起脖子调侃。

  喻文州顺势用食指抬着他的下巴,弯腰凑近压低嗓音缓缓道:“怕分心。”


  黄少天发现喻文州把在剧中用的一台单反留在桌子上了。他拿起相机打开,对准正在拍戏的喻文州咔咔来了几张。

  切换到预览模式看效果时,黄少天顺手往前翻了几张,随即一张张看到了底。

  里面全是他。

  这台单反一直充当着剧组道具,是摄影师这个人物的相机之一。喻文州举着它演戏拍照无非是装装样子,有没有真的拍或者拍了什么都是无所谓的。

  黄少天没有想到也没有察觉喻文州真的在拍自己。相机里的这些照片,有他一脸认真拍戏的样子、对着剧本眯着眼睛背台词的样子、休息时间张着嘴巴小憩的样子、跟卢瀚文玩闹笑逐颜开的样子、皱起眉头和叶修严肃讨论剧情的样子、抿着嘴盯着摄像机看拍摄效果的样子……

  在黄少天不知道的地方,喻文州始终看着他。



11


  Winter is coming.

  除了近距离接触,喻总和黄少在微博上的互动也不再有了。

  他们两个都不是会删过去微博的人,在他们微博里搜对方的名字,能跳出好几页内容来,可惜那都是多年以前的遗迹。自喻总绯闻黄少腿伤以后,尽管仍然互关着,他们的微博上却不会出现另一个人了。

  仅有的一次例外是他们的大学班级聚会。喻总似乎是班长,他在微博上po了一张聚会合影,当然啦上面是没有黄少的。重点在于黄少转发了这条微博,重点的重点在于黄少是从郑轩的转发那转发的这条微博,而不是直接转发喻总的微博——多么酸爽!明明他就关注着喻总!

  [微博截图]

  黄少转发的内容是很遗憾他有工作没法参加,希望大家吃好喝好玩得开心。印象中那段时间黄少的确在外面拍摄新片,但腐者见腐,CP粉总是能从中嗅到欲盖弥彰的味道的。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今的CP粉也只能从这种玻璃渣里挖糖吃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拿到影帝后,娱乐媒体戏称他们王不见王。

  其实哪里可能完全不见面。这个圈子说小不小,但若要说大也绝不大。每年那么多活动晚会,想避都避不开,更何况他们并非真的势不两立。

  只不过即使在同一个场合出现,他们也不会有所交流罢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没有刻意回避喻文州的意思,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与喻文州相处了。这话说出来都有几分好笑,从前的他一定不会相信。然而现在他是真的渐渐忘记要怎么自如地出现在喻文州面前、向他打招呼了。

  那就干脆当没看到吧,比起一个跟喻文州应酬客套的黄少天,他更愿意做一个跟喻文州鲜有交集的黄少天。


  比如在某个慈善酒会上,黄少天刚入场就注意到喻文州。可他转了一圈与大半人打过招呼,视线也没同喻文州有哪怕片刻的交汇。

  黄少天性格外向、能说会道、人缘又好,在这种场合跟谁都说得上话,还不必担心冷场。只是他并不热衷于和所有人虚与委蛇搞好关系,再加上他如今的咖位也不需要主动去结交别人,所以黄少天很快便一个人找了个低调的角落待着。

  他一手拿餐盘一手拿夹子,弯着腰巡察甜品区,喃喃:“巧克力蛋糕、巧克力蛋糕、巧克力蛋糕、巧克力蛋糕……怎么全都是巧克力蛋糕?”

  “那是巧克力马芬、巧克力戚风、巧克力布朗尼和巧克力慕斯。”

  黄少天闻言转身,苏沐橙正指着桌上的甜品一本正经地科普。

  “在我看来都是巧克力蛋糕,不比苏大专家了如指掌。”黄少天耸耸肩,随后笑着比划了一下,“你想吃哪个?我帮你拿。”

  苏沐橙连忙摆手拒绝,“你快别诱惑我了。我新戏过两天开机,还差两斤要减呢。”

  黄少天从善如流,换了个话题:“刚才走了一圈,感觉现在的新人越来越多,都不太认识,我怀疑自己有点脸盲了。”

  “我倒是大部分都认识。”苏沐橙展颜一笑。

  “你每天追着偶像剧看,当然认识。”黄少天吐槽,“我是真的想不通,不止我,还有肖时钦他们也是,我们都想不通你一个演员居然能那么爱看偶像剧,图的什么呢?”

  苏沐橙不假思索认真地答道:“图它们轻松欢乐啊。几乎不用动脑子,只要知道两个主角肯定会在一起,然后看他们秀恩爱就行啦。这些剧哪怕出现什么波折起伏都不必担心,因为一定会是大团圆结局。”

  “还是你厉害。我每次打开,看到他们开始折腾,撑不上十分钟就能弃了。”

  “只要有爱,在一起就是比什么都重要的最终目的。”苏沐橙向黄少天传授自己的看剧观念,“这个前提条件下,其他误会啊矛盾啊就只是通往HE的小岔路而已呐,不需要介意的。”


  “对了,”苏沐橙歪头示意了一下喻文州的方向,“你和文州是准备怎样啊。”

  黄少天眨了眨眼,一副疑惑不解的无辜表情,“嗯?什么怎样?不是一直就这样吗?”

  苏沐橙白了他一眼,“别装了!我们其他几个人就因为同是所谓的黄金一代,时不时就要被记者问你们俩为什么不和,也很无奈的好吧?再这样下去我都快觉得促成你们和好是我应尽的义务了……”

  “那你下次就这么告诉记者,”黄少天半真半假地出主意,“说我和喻文州没有不和,关系特别好,他每条朋友圈我都点赞,只不过他们看不到而已。”

  苏沐橙忍俊不禁,“算了,我也就今天见到你顺便提一提。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其实围观你们这出戏也挺有意思的,比偶像剧有意思。”说完她挑了份布朗尼塞进嘴里。

  “……结果你纠结半天还不是吃了。”黄少天好笑道。

  “正因为有之前的犹豫踌躇才显得它格外好吃呀。”苏沐橙吃完蛋糕,冲黄少天摆摆手,转身走了。


  苏沐橙离开后,黄少天仍站在原地想着她的话。

  他和喻文州的戏早已杀青完结了,哪还有半点看头?

  视线所及处就是喻文州正噙着礼貌却疏离的微笑与别人觥筹交错。黄少天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只要看到阑珊灯光中喻文州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表现得优雅得体进退有度。

  黄少天想他现在能做的也唯有如此远远望着喻文州。


  I saw your face in a crowded place,

  And I don't know what to do,

  'Cause I've never been with you.


-TBC-


最后的英文部分改自《You're Beautiful》歌词。


苏一苏喻总,下一更完结~=v=

评论(12)
热度(329)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