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明知故犯 08-09

08


  自M市回来休息半天,就要开始进棚拍摄内景。

  黄少天下飞机到家后洗了个澡就扑上床睡死过去,直到天黑才醒来。他叫了份外卖,边等边捏着手机刷微博。

  粉丝那已经有各种路透了,他搜到几张点开一看,觉得自己西装革履的霸道总裁造型真是相当英俊帅气。

  电影官博也放出了一批现场照。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黄少天正在拍戏而喻文州则站在场边举着单反对准他的那张。这些现场照清晰度都很高,放大了甚至能看见喻文州纤长睫毛下专注的眼神以及嘴角那抹清浅温柔的微笑。黄少天点开评论,热门全是粉丝嗷嗷嗷激动地在跑圈。

  他不屑地撇了撇嘴,心想叶修果然不要脸,为了宣传连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让喻文州摆拍卖腐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最亲爱的你》中所占篇幅最多的是三个主角在公寓里共同生活的内景戏。

  卢瀚文正处于暑假中,居然还会把作业带到片场来见缝插针地写。黄少天逗他,“瀚文啊,来得及吗,要不要我帮你啊?”

  卢瀚文抬眼一脸怀疑地打量他,“黄少,你想帮还不一定做得来呢。”

  “……”黄少天觉得自己不能再败了,否则作为前辈的尊严就彻底没了,“就算其他帮不了你,我可以帮你写日记啊——‘今天我在片场见到了黄少天哥哥,他真的特别帅,比屏幕上还要帅一万倍,而且演技也特别棒。我好崇拜他,他是我的偶像!’”他捏着嗓子浮夸念道。

  “黄少,这种日记我们老师会给零分的。”卢瀚文一本正经地说,“你还不如直接给她签个名来得管用。”

  黄少天挑眉作势真的要在作文本上签名,卢瀚文又补充道:“但她更喜欢喻总,要不黄少你帮我去向喻总要个签名,估计更有效。”

  “你们语文老师太没眼光了!”黄少天拍案咬牙,“明显是我要比他帅那么一点点嘛,而且——”

  “黄少,喻总好像看过来了。”卢瀚文打断他。

  “……”黄少天不得不直面他作为前辈的尊严其实早就没了的事实。


  叶修看到卢瀚文的作业,十分惊喜,当即作为道具征用了。恰好有场戏是卢瀚文的角色做作业,黄少天演的霸道总裁在一旁进行辅导。

  卢瀚文指着作业问道:“邵叔叔,为什么三角形具有稳定性呀?”

  黄少天眯起眼,一时答不上来。

  “是不是就像你、我还有夏叔叔在一起,”卢瀚文眨巴着大眼睛一派天真的样子,“就特别坚固,什么都不怕?”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顾左右而言他,“下一题是什么?”

  “平行线的不相交性。这个我知道,就是说两条平行的直线永远都没有交点!”

  黄少天试图挽回颜面,沉吟片刻质疑道:“不能说得那么绝对。在有些情况下,平行线也被认为会在无穷远处相交。”

  卢瀚文歪着脑袋问:“无穷远是多远呀?”

  “无穷远是一种极限情况,不能具体表现出来。”

  “邵叔叔……你不是不知道,就是跟老师讲得不一样,还说不明白为什么。”卢瀚文拿起作业本,“我还是去问夏叔叔吧!”

  黄少天眉毛微微一跳,想开口却没找到理由阻止,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而他本人则数不清第几次在内心感慨,这个霸道总裁实在霸道得太憋屈了,真是叫人忍不住心疼。


  吃过中饭,剧组有一段休息时间。黄少天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刷微博,喻文州则坐在不远处看杂志。

  黄少天把上午的内容刷完,放下手机,随手从身边的小圆桌上拿过一本摊开的娱乐杂志。结果一看封面,喻文州正风度翩翩地朝他微笑,旁边一排大字:优质男神喻文州情史扑朔迷离。

  黄少天:“……”

  如果此时再专门另换一本,那就显得太不自然了。黄少天歪了歪嘴角,干脆直接翻到喻文州的专访,看就看呗,谁怕谁啊!

  其实这篇专访并没有什么新鲜爆点。无非是小编问现在是单身还是恋爱中,喻文州回答单身;小编问理想对象是什么类型,喻文州回答没有具体要求,遇上了才知道;小编问多年来少见的几段绯闻中有没有真实的,喻文州回答都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小编问那能不能谈谈曾经的恋情呢还是说至今没有恋爱过,喻文州避而不答。


  黄少天一目十行地通篇浏览下来,发现一个字干货都没有,觉得颇为好笑。他把杂志拿到喻文州眼前晃了晃,扬起眉毛拉长调子调侃道:“优质男神,你这是薛定谔的恋情啊,故意营造神秘感,吊千万女友粉胃口呢?”

  喻文州接过杂志,快速扫了一眼,笑道:“不是故意吊人胃口的。我是真的自己也说不好——那少天谈过吗,换了你会怎么回答?”

  黄少天当然也被问过类似的问题,他的回答一般是以前谈过、不是圈内人、都是过去的事了。毕竟如果真的说没谈过,有几个人会相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编个小谎言能省去不少麻烦,何乐而不为。

  他此刻却不打算跟喻文州解释那么许多,敲了敲桌子道:“现在说的是你呢,跟我有什么关系,别转移话题!”

  喻文州态度温和耐心,嘴角仍噙着微笑,“没有转移话题,因为我想说的是……如果少天没谈过,我就没谈过,若是少天谈过,那我也谈过。”

  黄少天的大脑瞬间过载烧断路了。他缓缓眨了眨眼,觉得似乎有些耳鸣,听见自己的声音如隔了层纱布般朦胧地环绕回荡在耳边:“……你这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换了个姿势,漆黑温润的眼眸中只映出黄少天。

  “我的意思是,”他一字一句清晰认真地说,“少天,我从前喜欢你,现在喜欢你,以后也会喜欢你。从这一刻开始,我在追你。”



09


  喻总传绯闻、黄少腿受伤时他们的关系开始疏远,然而后来喻总的绯闻不了了之、黄少也伤愈复出,他们的关系却并没有好转,而是随着这个趋势渐渐冷淡下来。

  一开始还会有媒体问外界传言他们两个闹不和是怎么回事。可每次喻总都迷之微笑说合作过的大家都是关系不错的朋友,黄少都装傻反问说没有不和啊他们不是一直这样吗。这种明显敷衍的回答听多了也就没人再问了。

  喻黄的最后一次同框很讽刺地也是在一届金鹰节上。当时喻总参与评奖的是他的第一部主役作品。而黄少因为受伤耽搁过一段时间,首部主役剧不巧还在制作中,没能赶上这一届,他是跟着另一个在里面出演二番的剧组来的。

  那一届金鹰节喻总拿到了视帝,嘉宾宣布结果时镜头没给黄少,我们不知道他的反应。但是颁奖典礼结束后各个媒体在后台对喻总进行采访时,镜头有带到路过的黄少。当时黄少状似无意地短短看了喻总一眼,那真是一眼万年,他的眼神里满满全是戏啊!有多少MV把这一段慢放配上虐心BGM来捅刀!

  [喻总获奖采访视频]

  第二年黄少也拿到了视帝。后来他们两人都开始往大荧幕方向发展,这几年的电影基本上叫好又叫座,实力也得到大众的认可。不少人相信他们俩都离影帝不远了。

  可惜的是那么久过去,他们别说二次合作,连近距离接触都没再有过。


  颁奖典礼上黄少天坐在导演旁边。

  晚会尾声,最具人气男演员奖即将公布。两位嘉宾在台上插科打诨时,导演压低声音问他:“少天觉得今年谁会得奖?”

  黄少天知道从人情世故的角度考虑他们这部剧的男主演才是最佳回答。然而他哈哈一笑,“我觉得都挺有希望的,没法断言。”

  导演望着台上放出四位候选人头像的大荧幕,像是在对他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我倒认为喻文州的表现很突出,可能性比较大。”

  黄少天闻言弯了弯嘴角,没有答话,也转头看向舞台。

  嘉宾打开信封,念道:“最具人气男演员——喻文州。”

  导演扬起眉毛,神情中带着丝得意对黄少天道:“你看吧,我就说是他。”

  “嗯,没错。”黄少天很捧场地陪着他眉开眼笑,“您眼光真好!”


  喻文州的位子在斜前方,黄少天看着他站起来,抬手同旁边的人拥抱时,柔软的发梢轻轻扫过白西装的后领。

  黄少天看着他面带惯常的温和笑意不急不缓地走上台,泰然自若宠辱不惊。接过奖杯时他的态度和举止谦逊而自信,发表感言时他落落大方地侃侃而谈,这位年轻的新科视帝已经拥有名副其实的气场了。

  全场都在鼓掌,黄少天亦然。这番情形似曾相识——多年前,他好像也坐在观众席里,远远望着舞台上镁光灯下发着光的喻文州,跟所有人一起鼓掌。

  他们已离开校园很久,彼此更是渐行渐远。然而当时填满他胸腔的滚烫发热的欣慰与自豪如今犹在未曾衰减。同样经年不变的是跟喻文州站在一起的强烈渴望。

  无论再过多久、还将发生什么,他想,这份感情或许就如同已经印刻在他的生命里,永远不会改变了吧。


  颁奖晚会结束后,黄少天进行了一番激烈的自我斗争,最终还是决心去后台找喻文州亲口道声恭喜。

  他在问了几个工作人员后,来到喻文州的休息室门外。举起手正要敲门,黄少天听见里面传出算得上清晰的对话:“说实在的,原本我以为会是黄少天先拿到视帝——你别介意啊,我没恶意的,你当然也是实至名归,只不过我们比较熟就不把心里话瞒着你了。”

  这声音黄少天觉得似乎也有几分熟悉,但此刻他完全不在意对方究竟是谁。这段话仿佛在他和喻文州之间划下一道不宽却极深的沟壑,并没有造成障碍,偏偏又叫他有所顾忌踌躇不前。

  黄少天还听见喻文州回答说:“少天不过是因为之前的意外没赶上,早拿或者晚拿没什么区别,这都无碍他的优秀——有些光芒是掩不住的。”他的语气沉稳自信,像是对此深信不疑。

  黄少天将举在半空中的手轻轻贴上眼前的门,又缓缓握成拳。片刻后他放下手,果断地转身离开。他有些分辨不出伴着喻文州的话在心底泛起来的苦涩辛辣却也带着甘甜的复杂情绪具体代表什么,可他能够无比清醒地下定决心在自己拿到视帝前不再联络喻文州。

  其实无非是维持现状罢了,他想。


  然而适合于恢复联系的契机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来越少。在黄少天看来他不过放弃了一次时机,没意识到放弃了这次几乎可以等同于为自己和喻文州选择好了两条平行的路,明明通往一个方向,却难有交集。

  后来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拿到了大大小小许多奖,但始终没再联系。


-TBC-


事实上金鹰节是两年一届的,然而那样喻总黄少就不够年轻有为风华正茂了,于是我擅自改成了一年……

以及依旧没什么必要的说明:喻→鱼→虾→夏

评论(11)
热度(303)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