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明知故犯 06-07

06


  几天拍摄下来,整个剧组都熟悉不少。其中尤以黄少天和卢瀚文最为投缘,经常能看到卢瀚文像小尾巴似的跟着黄少天满场跑。叶修说少天你该庆幸瀚文已经那么大了,否则娱记一定把他写成你的私生子。

  吃午饭时卢瀚文也捧着盒饭坐在黄少天对面,他说:“黄少,我是看着你的戏长大的。”

  黄少天闻言一口饭噎住,咳了几声才讲出话:“小鬼,说得我好像多老似的!你自己才多大呀。”

  卢瀚文笑嘻嘻的,“我本来就没多大呀,我也没说我有多大嘛。”

  “……”黄少天想果然这个世界归根结底还是属于小鲜肉的,是在下败了。


  “说真的,黄少,我可喜欢《芥末》了。看完以后我觉得高中生活一定特别美好,又刺激又有趣。虽然后来我妈跟我说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很喜欢。”卢瀚文一脸认真,“你跟喻总那时候也特别好,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不太一样了呢?”

  黄少天一筷子牛柳停在空中,心道以后不能轻易和这小鬼吃饭,一不留神就有被噎死的可能性。

  他把牛柳夹到卢瀚文饭盒里,语重心长道:“瀚文啊,大人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大部分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得清的,三四句也不行。你呢,就不用想那么多了,好好吃饭快快长大吧。”

  卢瀚文吃了牛柳,看着黄少天的眼神写满谴责,“黄少,你这敷衍的态度我给零分。”

  黄少天瞪他,“行了,封口费你都咽下去了,这个话题我们pass!”


  在黄少天自己看来,这些天他跟喻文州的相处,如果不考虑曾经,其实算得上和谐友好了。搭戏时的默契犹在,戏外喻文州则与他保持着令人舒适的距离,礼貌又不失关切。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黄少天有时候觉得他们如今的状态也不错。

  就像现在,他们两个恰好一起进了酒店电梯上楼,分别站在左右两侧。喻文州说:“今天拍得很顺利。叶导说明天的部分拍好再补几个镜头,M市的戏就完成了。”

  黄少天顺着他公事公办的口吻道:“那挺不错的。叶修每次要求高质量都特别费钱,但他自己能保证高效率又很会省钱。”

  喻文州笑了笑,“高效率也有你我的功劳,少天下次可以——”

  他的话戛然而止,正在上升的电梯猛地一震,停在半途中。头顶的照明灯“啪啪”跳了几下,没坚持住,暗了下来。

  “……”黑暗中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我去,电梯坏了?”

  “看来是的。”喻文州的声音听上去平稳淡定,他打开手机照明,按下紧急呼救按钮。

  很快就响起工作人员的应答:“您好,我们了解到您现在的状况了。电梯故障的原因已经查明,正在安排人手抢修,很快就会恢复正常运行。请您不要惊慌,保持冷静,耐心等待。很抱歉让您受到惊吓,造成了如此大的不便。”

  喻文州道:“好的,你们尽快就行。”

  听到似乎没什么严重的问题,黄少天松了口气放下心来。他靠在电梯墙壁上,玩笑道:“你刚刚是不是准备说叶修什么坏话来着,被他诅咒了?”

  “看来果然不能随便背后议论人呐,尤其是叶神。”

  黄少天满不在乎,“没事,一会找他要精神损失费去!”


  两人不约而同地没有玩手机,在黑暗中电梯内狭小的空间似乎无限延伸开来,他们却都并未感到不安。

  “你说,”黄少天开口道,“万一我们被关在里面出不去,就这么遇难了,第二天报纸会怎么写?”

  “‘喻文州黄少天被困酒店电梯双双殉情’?”喻文州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笑意。

  黄少天嗤笑道:“同归于尽还差不多吧。”

  “在媒体眼中我和少天之间有如此深仇大恨?”

  “有没有不重要嘛。如果写同归于尽的话,还可以猜测一下是你处心积虑还是我想方设法要置彼此于死地啊,多么跌宕起伏的剧情。”

  “这样想来,电梯故障这样单纯的事实还真是不够有看头呢。”

  “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碰上电梯故障,”黄少天随手敲了敲墙壁,“好像也不是很害怕的感觉。”

  ——大概潜意识里觉得,哪怕真的就这么被困住了,也没什么不好。


  “当年的事,你甘心吗?”喻文州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

  黄少天愣了一秒便反应过来这是明天的台词,还不是喻文州自己的,而是他的。

  “这不是甘心不甘心的问题。”黄少天念出喻文州的台词,“当年的情形,我和你的能力、阅历、性格还有抉择,都决定了有怎样的结局,又哪里是甘不甘心就能一言以蔽之的。或许换了如今的我们会有所不同吧,但这样的假设是没有意义的。”

  “确实没有意义。”

  明天的台词,他们不仅已经背出了自己的,还都记下了对方的。黄少天对于这个事实毫不意外,他只想知道喻文州在此时此地跟他对这几句台词意味着什么。

  他正打算开口询问,却听见短促的一下“咕”响起,在封闭的电梯空间内格外明显——这是黄少天的肚子先出声了。

  “……”一瞬间什么气氛都没了,黄少天哪还好意思说话。

  喻文州轻笑,“电梯应该快修好了,少天再等等。”

  话音刚落,电梯便恢复了照明,很快重新开始上升。

  黄少天更郁闷了,凭什么只有自己那么丢脸,轮到喻文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酒店经理侯在电梯外对他们连连道歉,答应免去两人在酒店的所有消费,还赠送了VIP身份和服务。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没有发难的打算,接受了道歉表示没有大碍后,便各自回房间了。

  拍了一整天的戏,回来还被困在电梯里,黄少天关上房门就直接走进浴室。洗好澡出来,疲乏感成功消去大半,换成饥饿感占了上风。

  他正要打电话叫点吃的,门铃就响了起来,伴随着的是一声“客房服务”。

  黄少天满心疑惑地透过猫眼望出去,看到服务员站在门前,旁边是送餐车。他瞬间有了猜测,摇摇头情绪复杂地打开门。

  “您好,1008号房客人为您叫的餐点。”

  黄少天给了服务员小费,自己把送餐车推进房间。

  他坐在床上盯了餐盘几秒钟,终究还是忍不住笑出来。

  “唉,喻文州。”



07


  标志着喻黄的关系由蜜月期进入冷战期的事件是喻总拍戏时的一段绯闻。事实上除了是喻总的第一个绯闻外,它毫无特别之处,时间不长,证据不足,可信度不高,几乎可以断定是炒作。

  可偏偏就是这段绯闻过后,喻总和黄少的关系显而易见地冷淡下来。从之前只要提到对方就能给CP粉发糖,到被问及对方时要么避而不谈要么官方发言,是个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产生了矛盾。

  其中黄少腿伤痊愈后接受的采访最具代表性。没错,喻总传绯闻的时候恰巧赶上黄少拍戏受伤,对于CP粉来说简直屋漏偏逢连夜雨……

  黄少伤愈后被记者问到,知不知道喻总的新恋情。黄少回答只说了不清楚三个字,脸上的笑那叫一个疏离!就差直接写上“别问我”了。跟以前他一提起喻总就情绪很高话特别多形成鲜明对比。

  [采访视频]

  (黄少有一个广为流传的冷漠脸表情,就是从这段采访视频里截下来的。)

  不少娱乐媒体因此猜测喻总和黄少是喜欢上同一个人而反目成仇,围观路人对于这种戏码总是喜闻乐见的。当然,在CP粉看来又是另一个角度。

  我们也不能断言他们就是因为喻总的绯闻而有了嫌隙,只能说从时间上来看,是那个阶段发生的事。


  黄少天是在拍摄一段武打戏的时候意外受伤的。

  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他不得不停下所有通告躺在家里养伤。黄少天终于有机会看完喻文州的剧本了,却没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形。

  喻文州的新戏是部民国剧,他在里面演了个反派。虽说是反派,却也是有自身的立场和苦衷的,到最后还洗白了。这样的角色多面立体,很考验演员演技,既要表现出他的可恨又要表现出他的可怜,如果演不好,只会让这个角色的结局显得突兀可笑。

  黄少天相信喻文州一定为演好这个角色付出了很多。他向来是认真踏实的人,对于剧情和角色总会反反复复地研究揣摩,甚至还有专门的笔记本。而这样一个复杂的人物他必然会投入更多的心力和感情,去理解他、剖析他、代入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喻文州每天出门前都会给黄少天留早饭,并附上一张写着“好好修养”的字条。剧组要拍的夜戏不少,喻文州到家时往往接近半夜,还不忘带份夜宵回来。

  黄少天吃了两天的夜宵,对喻文州道:“明天你别再给我带啦。说不准晚上骨头生长比较快,我准备早点睡,就不等你回来了。”

  喻文州面带倦色,笑了笑道:“那好,晚安。”

  “嗯嗯,晚安,你快睡吧。”

  黄少天突然想起似乎曾经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当时喻文州替他上舞台,每天还陪他吃中饭晚饭,自己则会坚持等喻文州排练回来。

  而如今他们到底已经不是当年大学里简单纯粹的学生了,没法再任性地只考虑彼此。黄少天受伤了,角色的戏份不会留着等他,更不可能让一个他全心全意信任的人去代演。喻文州即便想照顾黄少天,也无法对自己的工作弃之不顾。

  他们都多了许多束缚与牵绊。


  黄少天自然不是真的打算早睡。

  以他现在的知名度,打着石膏支着拐杖出门分分钟就能上微博热门,所以只能乖乖在家待着。

  第一个星期,黄少天还能积极乐观地想,之前每天拍戏都快累散架了,总算有休息的机会了。他从早到晚不是对着电视玩游戏就是对着电脑打网游,几天过去便彻底不想再碰了。

  他苦思冥想了许久,找到一个新的消磨时间的方法。

  黄少天开始学习煲汤。不是说吃什么补什么吗,既能点亮新的技能又能加速腿伤痊愈,他心道这真是个天才的计划!

  对照手机查到的菜谱,黄少天一步步把食材加进砂锅里。这实在称不上什么技术活,放完东西等着就好。而他偏偏闲得不行,干脆坐在厨房里守着这锅汤完成。

  揭开锅盖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时,黄少天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他拍了张照开始编辑消息:铛铛铛铛!文州你看我亲手煲的汤!黄豆猪脚汤!是不是一看味道就特别好?我给你留半锅等你回来喝!

  正准备发出去,他忽然意识到喻文州在拍戏,需要控制体重,晚上不能再吃东西。而不像他,无所事事,少了限制,吃什么都没关系。

  黄少天把打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删掉,他连自己喝汤的胃口和兴致都没有了。仿佛一盆冷水倾泻下来,扑灭了正沸腾的滚烫的汤,也把他浇了个透心凉。

  于是黄少天不再试图折腾什么新花样了。他下了很多很多部电影,好的烂的,新的老的,连着电视机屏幕播放。自己则躺在地毯上,看得进去就看,看不进去就睡,一天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地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看了些什么又看进去了多少。

  他还怎么早睡得了呢?


  有时候黄少天也会刷刷微博逛逛论坛,看看有什么新鲜八卦。时间久了他甚至错觉自己是个局外人,似乎这些圈内圈外的光怪陆离已经很遥远了。

  他一个人在家,没人陪他聊天说话,又不愿打扰喻文州,实在憋得慌。后来他就开始在网上找黑子掐架,尤其是鱼黑,见了能追着掐出十里。黄少天话多手速快思维敏捷,简直独孤求败,可惜这么一来他的烦躁又无处排遣了。

  喻文州的绯闻刚出现,黄少天就看到了。他点开所谓举止亲密关系暧昧的照片一张张看过去,只觉得喻文州的眼神还不如见到白切鸡时温柔。可他仍觉得意难平,这其中不仅仅有对于无聊媒体的不满,还带上了一丝他自己都不知从何而来的对于喻文州的埋怨。


  当晚下雨,喻文州难得能够早早收工。他打包了楼下餐厅的菜回家,有一道就是黄豆猪脚汤。黄少天看了觉得有些好笑,问道:“晚上吃那么高热量高蛋白高胆固醇的东西,你没关系吗?”

  喻文州替他和自己各舀了碗汤,“偶尔一次也无所谓,而且陪少天吃嘛。”

  黄少天想说我不用你陪,又觉得态度有些不好,没讲出口。

  喻文州也看出黄少天情绪不高,提议道:“少天这段时间在家憋坏了吧?要不明天跟我一起去片场,围观拍戏会不会比较有意思些?”

  “不用,”黄少天拒绝得很果断,“我没什么兴趣。”

  喻文州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说话。

  吃完饭黄少天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喻文州把外卖盒清理掉,走到茶几旁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他道:“对了少天,关于我和那个女演员的传闻——”

  “你没必要解释,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黄少天头也不抬地打断他。

  “少天,”喻文州微微沉下语气,“你今晚心情不好,我们改天再说。”

  “我说了没兴趣。”黄少天“啧”了一声,抬头不耐烦地皱着眉,“你管好自己就行。”

  说完他就站起身,单脚着地跳进房间关上了门——声音不算响,他即使闹着脾气也尽量克制自己没对喻文州摔门。


  黄少天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左手盖住眼睛。他感觉糟透了。

  今晚毫无疑问是他在无理取闹,喻文州没有任何错。同时他还清楚地知道,他意外摔断腿不是喻文州的错、不得不待在家里养伤不是喻文州的错、他没法拍戏无事可做不是喻文州的错、没空回来陪他不是喻文州的错、被媒体胡乱编排更不是喻文州的错。越是知道,黄少天就越是无法原谅冲喻文州乱发脾气的自己。

  喻文州正辛苦努力地付出前进着,而自己只能留在家里什么都干不了这一事实像是窜小小的火苗,缓缓在黄少天心底灼烧着。他被烤了几十天,每日内心的烦闷焦躁都在叠加,最终膨胀爆发,结果就是殃及了最亲近无辜的人。

  黄少天想至少现在自己已经不能继续跟喻文州住在一个屋檐下了。他的状态很糟糕,而喻文州对他越是温柔关心包容,情形就越是糟糕。他绝不允许自己在喻文州面前变成一个充满怨念的负能量的人,与其如此,干脆搬出去吧。

  他打通经纪人的电话,拜托对方帮自己安排住所。经纪人一口答应,原本公司就准备为黄少天提供公寓的,只不过之前他说没有必要。他们约好第二天就搬家。

  当时黄少天并未意识到,搬出去是件很简单的事,可一旦搬出去,就很难再轻易回来了。


  翌日,喻文州出门后,黄少天联系经纪人来帮忙搬家。他腿脚不方便,指挥着经纪人只拿走了自己的必需品。

  离开前他写了张字条用钥匙压在饭桌上:昨晚抱歉。或许目前的情况我还是自己住比较好,不必担心。新戏加油。


-TBC-


这段纠结了还蛮久的,不知道最终表达清楚了没有,希望有……

如果没有,错不在少天,在我水平有限<(_ _)>


评论(11)
热度(310)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