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明知故犯 00-01

娱乐圈paro,不长,目测十多章能完=v=


明知故犯


00


  【由@叶修执导的温馨喜剧电影《最亲爱的你》主角名单曝光!两位影帝@喻文州@黄少天时隔多年再次合作,更有年仅14岁的真·小鲜肉@卢瀚文首度出演。看到这个阵容,你尖叫了吗!】


  黄少天按照通知的时间打开微博,先转发了电影官博的宣传,又找到娱乐媒体的微博点赞。

  他盯着手机屏幕上并排的两个名字发了会呆,回过神来后点开评论拉下来扫了几眼。除了跪拜叶神和疑惑卢瀚文什么来头的,出现最多的七个字分别是“有生之年”和“活久见”。黄少天勾起嘴角浅淡地笑了笑,这个反应基本在意料之中。

  然后他换到转发栏,热门中有一条来自八卦营销号的,高居榜首。转发的内容是:喻文州黄少天安利帖脱水整理版[网址]收好不谢。

  黄少天挑眉,戳进这个链接。


  跳出来的是豆瓣的页面,既然说是脱水整理,也就不清楚原帖是发在哪的了。

  黄少天左右无事,干脆花了一晚上,窝在沙发里把这个帖子给看完了。



01


  这里是专注卖过期毒安利一百年的LZ,我们的宗旨是管贩卖不管售后,我们的口号是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大家入坑需谨慎,自愿自主,事后千万不要来殴打LZ。

  好的让我们进入正题!这期LZ的安利主题是喻文州×黄少天,这两个人的知名度不必多言,LZ也不再多介绍了。

  [喻黄合照]

  还是按时间线来扒。众所周知,喻黄两人都是出身中戏,那一级的学生被称作黄金一代,可谓人才辈出——两位花旦楚云秀和苏沐橙、实力派当红小生张新杰、肖时钦都是同届的。而喻黄不仅同校同级,还是同班同学,并且多方认证相当亲密。

  [毕业合影]

  比如早年苏女神做客访谈节目时爆料的一段校园往事。她说起喻总和黄少的关系很好,就举例曾经黄少要参演一部话剧,结果最后上台的是喻总,大家看到了也没有很惊讶。

  [访谈视频]

  除此之外,其他几位也提到过喻黄两人总是形影不离。更重要的是,当年对当事人进行采访时,他们也都表示对方是最好的朋友。

  这里随便放几个报道:“被问及是否与喻文州关系最好时,黄少天大笑不否认”,“喻文州称学生时代黄少天对自己有很大影响和帮助”……大家有兴趣也可以看看全文,那段时期几乎每篇采访都是糖。

  [报道网址]


  大众都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同班同学,却少有人知他们其实还是同寝室友。黄少天参加话剧表演,在寝室里练习台词都是找喻文州对的戏。

  理所当然,黄少天高烧不起时,喻文州就成了代替他的最佳人选。

  “我去排练了,谁来照顾少天?”喻文州坐在床边垂头看他。

  “哎呀我哪用得着照顾,自己躺着就行了!再说你最清楚什么对我更重要的啊文州,别人我一个都不放心,只有你代我演我才安心。我已经好很多了,去吧去吧!”黄少天没什么力气,还努力瞪大眼睛以示精神和真诚,效果倒更像加了层撒娇滤镜。

  “好吧,”喻文州无奈妥协,“你好好休息。中午我带粥回来,有事打我电话。”


  喻文州原本每天跟黄少天对台词,已经背得很熟了,但到了现场对走位的掌握和跟其他演员的磨合于他来说都是从零开始。而离正式演出不过一周时间,喻文州总是最辛苦留得最晚的一个,却仍然坚持每天中午和晚上带不同味道的粥回寝室看看黄少天。

  黄少天成日在床上躺着,最不缺的就是睡眠。他几次劝阻喻文州来回跑太麻烦未果,能做的只有等喻文州回来再睡,道声辛苦啦再递上一颗润喉糖。


  公演开始时黄少天已好得差不多了,只是咳嗽得厉害。剧场人多又开了暖气,空气不够流通,喻文州让他别去看了。黄少天盖着被子乖乖点头应下,喻文州前脚走人他后脚就跳下床换衣服。

  黄少天本可以找人开后门坐在前排最好的位置,可他担心被喻文州看见,就挑了个偏后的座位。

  他和其他观众坐在一起,专注地看着舞台上喻文州的表演。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这个角色是他无比熟悉的,他清楚每个动作每句台词,然而喻文州的演绎既保留了黄少天的痕迹又带有他个人独特的风格。黄少天仿佛重新认识了这个角色,与他原本想象的不尽然相同,却一样生动出彩。

  喻文州更是他所熟悉的对象,这些天来他忙前忙后瘦了一圈,再加上化妆效果和舞台灯光,刚登场时黄少天险些不敢认。他想原来喻文州作为演员是这样的,又觉得他本就该是这样的,散发着柔和的、但即使是在聚光灯下也无法被遮掩的光芒。

  谢幕时黄少天举着双手狠狠鼓掌,他的胸膛与眼眶一样酸胀发热,满溢着欣喜与骄傲。可下一秒随之而来的就是自心底涌起的强烈的不满足感,他不满足于仅仅坐在台下远远望着喻文州,他迫切地想要站到喻文州身旁,与他一起,并肩追逐摘取那颗最亮的星。


  喻文州推开寝室门时看到黄少天正安安稳稳地靠在床上玩iPad,听见他进来,抬头十分自然地问道:“回来啦?演出怎么样?”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桌旁半倚在上面,随手拿起他的笔筒漫不经心地把玩,“少天觉得怎么样?”

  黄少天哈哈笑着:“我怎么会知道怎么样,不过文州你出马我相信肯定大获成功圆满落幕,对吧!”

  喻文州笑而不语,弯着眼睛静静看他。

  “……”黄少天败下阵来,“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哪个叛徒看见我告密了?”

  “我自己看见你了。”

  黄少天不可置信地一拍被子,“这不科学!你在台上灯光那么强,台下又那么暗,我还在那么后面……怎么可能看见我呢!”

  “不管你在哪,我总能看见的。”喻文州挑了挑眉,“所以呢,少天觉得怎么样?”

  黄少天直视他的眼睛,认真道:“真的很棒,全世界最棒!”


  公演最后一天,黄少天终于痊愈了。他坐在第三排中间目不转睛地看完全剧,谢幕时抱着一大捧花跑上舞台。

  “喻文州同学你表现得太好了!我是你的脑残粉!可以拥抱一下吗!”黄少天站在喻文州面前目光灼灼笑意盈盈地盯着他,坦坦荡荡地要求道。

  “一般脑残粉是不行的。”喻文州眼中敛着温柔而潋滟的光,伸手揽住他,“但少天的话可以。”


-TBC-


评论(7)
热度(590)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