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Trick or Sweet

包含心中有双花自能见双花的双花成分(。


Trick or Sweet


  黄少天一上地铁就发现自己跟人“撞帽”了。他戴了顶鸭舌帽,黑底黄字,写的“GLORY”;同一节车厢内还有个看着跟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也戴了同款帽子,唯一区别在于是黑底红字的。

  虽然算不上大事,到底还是存了分在意。所以当对方书包上的什么东西被人蹭落在地,黄少天第一时间发现了。

  他反应很快地弯腰想要帮忙捡起来,谁知那个青年自己也感觉到有东西掉了正准备捡,两人帽檐一磕,两顶帽子都被撞歪掉在地上。

  黄少天一手拾起青年掉落的徽章递给对方,一手捡起自己的帽子吸取教训倒扣在头上,开口问道:“同学,你也是B大参加了跟T大万圣联谊活动的?”说着指了指自己别在裤子口袋边一模一样的徽章。

  青年也不约而同地反戴了帽子,又看见他的徽章,笑了出来,“对啊,看来你也是去T大参加活动的。”

  他们口中的万圣活动是由T大和B大联合举办的,今年第一届。黄少天有个同系学弟在社联工作,就负责这个项目,前段时间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地拜托他报名凑个人头为他们的首届活动捧捧场。结果两天前,黄少天被告知由于两方都是阳盛阴衰,男性成员过剩,不得不出现男男配对的情况。

  “喂喂喂既然如此那我干脆退出不就好了,干嘛非要在万圣节跟个同性配对参加联谊活动啊,简直闲得蛋疼嘛!”黄少天当时是这么说的。

  然而学弟磨着他道:“哎呀黄少你就帮个忙吧,我们各种节目游戏都设计好了,到时候如果人数不够会很尴尬的。而且反正你也没别的安排,就当去玩玩,会很有意思的!”

  于是黄少天只好别着画了两个卿卿我我的愚蠢南瓜的徽章,搭上了开往T大的地铁。

  目的地相同的两个人顺势在地铁上攀谈起来。通过聊天黄少天得知青年名叫张佳乐,比自己高一级,是文学社的,也被拉来凑数。他们吐槽了一路这个活动的不合理性,颇为投机。

  到了T大正要出站,张佳乐说他得去给地铁卡充值,让黄少天先走。黄少天挥挥手道了句“一会活动上有缘再见哈”,便自己离开了。


  黄少天走到T大门口,看见不少像是在等人的学生。

  他其实并不清楚自己的“联谊对象”是何许人也。学弟声称为了保证神秘性与惊喜感,事先只会告知参与者对方的标志性打扮,其他信息都靠大家见了面后自行沟通了解。所以目前黄少天掌握的资料仅仅包括对方跟他一样也是轮滑社的,并且今天穿了风衣。

  环顾四周,黄少天注意到一个身着军绿色风衣的男生正低头玩手机,看起来是在等人,也挺像玩轮滑的样子。他刚想上前打个招呼问问,就被人从后面叫住了。

  “抱歉打扰了,请问同学你是B大来参加万圣活动的么?”

  黄少天转身,看见一个穿着米色风衣清隽斯文的男生微笑注视着自己。

  原来差点搞错人了,幸好还没来得及出糗,黄少天暗道“LUCKY”,扬起嘴角说:“嗯没错,看来你就是我的活动同伴了,今晚请多多指教呐!我叫黄少天,少年的少天空的天,你喊我黄少天或者黄少或者少天都行。”

  对方从善如流,道了声“少天”,随即同样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喻文州,理喻的喻,文学的文,九州的州。叫我文州就好。”

  黄少天点点头,“文州,接下来我们去哪?你的地盘听你的。”

  喻文州引着黄少天进了校门,“边走边说吧。少天以前来过T大吗?是想先逛一圈还是先吃晚饭?”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给人的感觉虽然同自己原本想象的不太一样,却十分温和舒服。因此他没有客气,实话道:“没来过但还是先去吃饭吧,我有点饿了。吃完再逛也不迟,反正活动要八点才开始。我们去吃什么?你有什么推荐的吗?”

  “少天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么?”

  “我什么都OK,只要好吃就行!你来决定吧,组织相信你。”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肩。

  “西餐可以吗?南门外有家店,离这也不远。”

  “当然没问题,这就走吧!”


  喻文州带黄少天穿过校园走出南门,来到一家装修风格精致温馨的餐厅外。

  黄少天注意到摆在门口的小黑板上宣传着万圣限定的南瓜系列新品,贴在旁边的照片看上去令人食指大动。显然喻文州的推荐很有心。

  他们一起推门进去,不小的店面里几乎坐满了人。服务员引他们在最后一桌空位坐下,喻文州翻着菜单笑道:“幸好听少天的先来吃饭了,没想到万圣节餐厅生意会那么好,明明天色还早。”

  “这是正常现象了。现在不管愚人节儿童节万圣节光棍节还是圣诞节,其实全是情人节啦。过节讲究气氛,大家都要出来约会的嘛。”黄少天扯着嘴角,一副见怪不怪的语气。

  确实,整个餐厅坐着的大半是成双成对的情侣,那甜蜜的气息仿佛能把空气也染成粉色。而才认识不久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在这种氛围中却坦然自如,一个淡定一个大方,丝毫没有不自在的表现。

  菜单上的南瓜系列包括烤南瓜沙拉、南瓜边披萨、南瓜芝士鸡肉贝壳面、南瓜火腿奶油焗饭、南瓜面包布丁、南瓜核桃派、南瓜栗子蛋糕、南瓜浓汤、南瓜奶昔……黄少天看花了眼,差点不认识“南瓜”这两个字。

  “你有决定好吃什么吗?如果挑不出来要么我们干脆点份套餐吧,又全面又优惠,还是选择恐惧症患者的福音!”黄少天“啪”地合上菜单,伸出手指点着单独放在一旁的宣传纸,上面写的是“万圣节特别情侣套餐”。

  “好啊。”喻文州招来服务员,神态自如地微笑点餐,“麻烦给我们来一份万圣节特别情侣套餐。”

  服务员也毫不惊讶,弯着腰笑眯眯地向他们确认道:“一份万圣节特别情侣套餐是么,请稍等。”

  没过多久,前菜就上桌了,同时被拿来的还有一盏装在爱心玻璃杯里的南瓜造型的蜡烛。“这是套餐的附赠内容。”服务员解释道。

  喻文州眨了眨眼,黄少天则清了清嗓子道:“嗯,看起来味道不错的样子,那就开动吧!”


  喻文州推荐的餐厅确实很良心,每道菜都色香味俱全。

  黄少天显然吃得很满意,眉飞色舞地跟喻文州聊天:“说起南瓜——我们寝室有人买了个电饭煲,某天突然想吃蒸南瓜,就跑去超市买了个南瓜回来。结果我们一看,这笨蛋买的是炒南瓜丝用的嫩南瓜!最后没办法,只好一起把它给生吃了。”

  喻文州坐在对面边听边笑,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显得格外专注。

  这顿饭是由喻文州结的账,他们说好回去后黄少天再用支付宝转一半的钱给他。服务员拿来小票时还附带了赠品——一对南瓜造型的钥匙扣和两颗南瓜味软糖。

  “这个套餐真是太豪华了!”出门时黄少天边把钥匙扣提在眼前研究边感叹。

  “要讨情侣欢心自然得多花心思。按少天所说,老板还指望着情侣们能在光棍节圣诞节愚人节儿童节继续光顾呢。”

  “有道理,放长线钓大鱼。反正如果是我,以后还愿意再来的。”黄少天点头赞同,收起钥匙扣转身摊开手,歪着头道,“对了!Trick or treat!”

  喻文州将一颗软糖放在他掌心,笑道:“Treat。”


  此时天已暗下来,夕阳也隐去踪影,路灯接替了照明的工作。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缓步在校园里闲逛。

  “我挺喜欢你们学校的,建筑风格很有味道,而且排列得错落有致。”黄少天边走边评价,“不像B大,地方太大了每幢楼都隔得特别远,有时候课间甚至来不及换教室。如果遇见不在教学楼上的课,连铃声也没有,老师不知道下课了还继续讲,就不用指望能赶上下节课了。”

  喻文州给他出主意:“你们可以把铃声下到手机里设成闹钟。”

  黄少天眼睛一亮,拍着喻文州的肩道:“少年你很有想法嘛!回头我就找人试试。”

  喻文州看着他笑,“怎么不自己试?”

  “还是有风险的好吗?万一被发现老师生气怎么办,这个锅你作为罪魁祸首又不可能跑来帮我背,只好推给别人啦。”黄少天说得理直气壮。

  “嗯,凡事谨慎为好。”喻文州面不改色地助纣为虐,然后向黄少天介绍道,“前面那里是情人坡。”

  “你们学校也有情人坡?是不是每个大学都有情人坡?不过跟B大的不太一样欸,你们的情人坡是块草坪,而且就在大路边上。我们那的是片偏僻的小树林,尽管叫情人坡,但广大师生一般视其为野战圣地……”黄少天似乎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过,又不好意思地补充道,“咳咳,当然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听说的,没怎么去过。”

  喻文州体贴地忽视了黄少天一瞬间的窘迫,接道:“我们的情人坡也并不常见到情侣,只是个名头罢了。更多的其实是几个好友坐下来聊聊天晒晒太阳,有时候我们社团活动也会在这进行。”

  晚上看不太清,可黄少天觉得这片绿草丛生的斜坡怎么也不适合轮滑啊,“在这?不是吧,难度会不会太高了点?”

  喻文州解释道:“在这活动是难得情况,也就大家随便交流一下。常规活动还是在室内开展的。”

  “噢,那我们也差不多。”黄少天理解地点点头,“一般是在室内场地,但偶尔也会有人提议到户外活动,他们觉得这样耍帅能吸引女生的注意。真是太肤浅了!”还不忘吐槽一句。

  喻文州偏头扬眉质疑,“这样能算是耍帅吗?”

  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态度很欣慰,“我就喜欢你这种正经的想法!心无旁骛地提升自身技巧才是正道嘛,整天想方设法地耍帅妄图借机勾搭妹子成何体统!”

  喻文州弯着眼睛坦坦荡荡地夸他:“不错,少天在我看来原本就已经很帅了,没必要耍帅。”

  黄少天红着耳朵厚着脸皮接受了对方的赞扬:“那是自然!下次给你见识一下我的实力。”


  待两人绕着校园走完一圈,时间也接近八点。喻文州带黄少天来到联谊活动举行的地方,里面已经有一些人了。

  这是T大常用于学生自行组织的中小型晚会或者派对的场馆。今晚的装饰带有浓郁的万圣节气息,以黑色紫色和黄色为主色调,挂着南瓜灯和各种鬼怪的面具。场馆中央的舞台暂时空着,人们三三两两分布在绕着墙壁摆了一周的摊位前。

  他们出示了活动徽章后进入场馆,工作人员提醒说集体节目在九点正式开始,现在可以到各个摊位逛逛。

  黄少天站在门口张望了片刻,略显意外地说:“没想到他们花样还挺多,貌似比我想象的有趣一点嘛。”

  喻文州扶着他的肩往里走,“有不有趣看看就知道了。”

  第一个摊位就是DIY南瓜灯的。他们来得算早,桌前只有一对男女正动手刻着南瓜。黄少天兴致勃勃地盯了会儿,回头看向喻文州:“我们也做一个?”

  “好。”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坐下,一起挑了只体型中等身材匀称的南瓜。黄少天用刀在顶上削开一个小盖子,想要把果肉挖出来,可折腾了半天都不得要领。

  喻文州道了声“我来吧”,接手这项工作。他拿把钢勺,三下五除二就把果肉舀了出来。黄少天在一旁赞叹不已,喻文州说:“我再把里面刮干净些,少天你可以先想想要在上面刻什么。”

  在刻南瓜表面时黄少天打定主意要一雪前耻,挡着喻文州的视线不让看。等彻底完工后他才把南瓜举到喻文州眼前,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快夸我”。

  黄少天的刀工确实不赖。镂空的五官部分简单而生动,眼珠和牙齿都被他刻了出来。明明是凶狠夸张的表情却又透着几分憨态可爱。

  喻文州转动南瓜,发现背面雕了一条鱼。他看向黄少天,带着笑意问道:“这是什么?”

  黄少天揉揉鼻子,“鱼啊。你不是姓喻么,换个音调就当成鱼了咯。”

  “那少天呢?”

  “我的名字也谐音不出什么花样来,南瓜是黄的,就当有我了呗!”黄少天随口扯道。

  喻文州拿过小刀在那条鱼旁边划了个圆。黄少天本以为他要添上鱼吐出来的泡泡,没想到在圆圈闭合处他刻的是尖角,这就成了一个文字泡。

  黄少天抿着嘴角故作嫌弃地不满道:“这是我吗?你是在说我话太多吗?”

  喻文州但笑不语。他把小电灯泡放进南瓜里,盖上盖子,又将绳子绕过南瓜的四周捆好,系在木棍上。他们的南瓜灯就完成了。

  黄少天接过南瓜灯,左看右看简直爱不释手,毫不脸红地赞道:“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南瓜灯了,文州你说对吧!”

  “对。”


  他们提着南瓜灯走到下一个摊位。从桌上的宣传海报看来,这里是用塔罗牌占卜的。然而桌后坐着的黄发青年尽管洗牌动作相当潇洒漂亮,却见人就问“你是什么星座的”。

  “塔罗牌跟星座有关吗?”黄少天皱着眉困惑问道。

  喻文州迟疑地回答:“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走过这个摊位,“看着好不靠谱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接下来的摊位上摆着许多五花八门的派对饰品,主要有羽毛面具和发光头箍。

  喻文州拿起一个红色的恶魔小角在黄少天头上比划,“我觉得这个很适合少天啊,不如买一个戴戴?”

  黄少天炸毛,指着粉色的米老鼠耳朵道:“哪里合适了!我还觉得这个跟你很配呢!有本事你戴上它,我就戴你手里的。”

  “哦,是吗?”喻文州弯起嘴角作势要拿那个米老鼠耳朵。

  黄少天忽然觉得这人真能干出这种事,一把抓住喻文州的手把他拖向前面的摊位,“哎呀我就随口一说,这些东西也太幼稚了。我看那边好像比较高端有意思的样子!”

  喻文州任黄少天把自己带到下一个摊位前,这里可以免费帮忙在脸上画简单的特效妆。黄少天研究一番立在旁边的效果示意图,跃跃欲试地看着喻文州征询意见。

  “我们一起画着玩玩?”喻文州善解人意地说道。

  黄少天立刻坐下,“好啊好啊!”

  喻文州挑了个刀疤效果画在眼角。他的五官原本清秀温和,添上浅浅的刀疤痕迹倒是透出一丝凌厉的味道,衬得他多了分英俊深沉的气质。

  黄少天则在脸颊上画了圈牙印。鲜艳的血红色很适合他的肤色和个性,显得张扬又夺目,甚至还带有隐约的暧昧气息。

  黄少天掏出手机调到前置摄像头,跟喻文州贴着脸笑嘻嘻地合了个影。他看着照片评价道:“会不会有点像你咬的我?”


  不知不觉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来到中间的摊位,桌上供应了糖和饮料可以自取。

  黄少天弯着腰翻那盆满满的水果糖,“文州你喜欢什么味的?葡萄?草莓?香蕉?荔枝?柠檬?橘子?苹果?椰子?芒果?水蜜桃?好像就这些了……”

  “柠檬吧。”

  黄少天埋头找了半天,挖出三颗柠檬糖递给喻文州,坦坦荡荡地借花献佛,“喏,之前软糖的回礼,treat!”

  喻文州莞尔,接过糖道:“多谢少天。”

  黄少天突然用余光在人群中瞄到张认识的脸,挥着手招呼道:“张佳乐!嘿,这边这边!”

  此时场馆内人已很多,张佳乐颇有些艰难地挤过来。“嗨,又见面了啊黄少天,原来你躲在这吃糖。”

  黄少天抓了颗糖抛向他,张佳乐单手接住,直接剥开扔进嘴里。

  “这是喻文州,T大跟我一届的。你对象呢?”

  “别随便省略好吗,联谊对象!”张佳乐瞪了黄少天一眼,“那家伙忘带徽章了,现在回去拿,我就先进来了。”

  “这也能忘,看来不太靠谱啊。”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摇摇头。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是是是,你对象最靠谱行了吧。”

  黄少天挖坑自己跳,“喂说好的不随便省略呢!联谊对象!”

  张佳乐却不跟他继续扯了,他伸长脖子望着门口道:“我好像看到他来了,先过去了啊。一会再见!”话音刚落就拔腿消失在人群中。

  “欸!”黄少天踮着脚寻找张佳乐的身影还想再说两句,这时灯光一暗,喻文州拍了拍他的手臂道:“好像节目要开始了,等下再找人吧。”

  黄少天把注意力放到中央的舞台,有位主持人已经站在上面。

  “欢迎大家来到由T大与B大社联共同举办的首届万圣节联谊活动!相信同学们在跟我们这次的联谊对象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彼此之间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不知道大家对此时身边的同伴还满意吗?”

  喻文州与黄少天在黑暗中相视一笑。


  演出的几个节目算不上十分新颖特别,无非是街舞、魔术、乐队演奏之类的。不过大家的热情都很高涨,气氛相当不错。节目之间还穿插了一些小游戏,会请几对同伴上去玩,比如贴鼻子、你画我猜、疯狂猜词什么的。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直站在饮料区旁。黄少天边看节目边扒拉那盆水果糖,找到一颗柠檬味的就塞给喻文州,几乎把所有的柠檬糖全搜罗光了。

  “那另一对搭档……我们就有请正在拿糖的这位男生,对,没错,就是你,麻烦你和你的同伴一起上台来好吗?”

  “……”黄少天捏着颗柠檬糖一脸状况外地看了看台上似乎正喊他上去的主持人,又看了看一齐转头望过来的观众,最后看向身旁的喻文州。

  喻文州附在他耳边说明情况:“又要做游戏,少天你好像被选中了。”

  黄少天扬起眉毛,“什么叫我被选中了,明明是我们被选中了,要死一起死!”

  喻文州笑了,“好吧,一起死。”

  他们一同走上舞台。群众发现这对搭档居然都是男生,反响异常热烈,纷纷鼓掌叫好。

  “……他们怎么比我们还激动。”黄少天小声跟喻文州吐槽。

  主持人说道:“这次的游戏叫做占地叠报。规则很简单,两组玩家各有一张报纸,两个人一起站在上面,同时回答问题。晚答、答错或者答不出都要将报纸对折一次,哪组先有人落地就算输。”

  喻文州黄少天和另一对搭档分别站上了展开的报纸。

  黄少天原本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他觉得自己机智过人,喻文州也博学多识,回答几个问题还不是小菜一碟。然而他没料到这些问题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目的根本不是让他们答上来。

  什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第三章第二节的标题是什么”,什么“T大某女生寝室一层通向二层的楼梯有几节台阶”(黄少天语:“拜托这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完全是性别啊不性取向歧视嘛!”)……台上四位选手全军覆没。

  眼看着脚下的报纸越叠越小,姿势已经演变为黄少天站在前面,喻文州双手扶着他的肩站在他身后了。

  “下一个问题,请问B大情人坡上一共有几棵树?”

  “……”报纸被再次对折。两人面面相觑,喻文州摊开手问:“只能抱着了,你来还是我来?”

  黄少天怕一个不小心把喻文州摔了,而他对自己的反应能力和身手灵敏度都很有信心,即便喻文州把他给摔了也能站稳。于是他答道:“你来吧。”

  喻文州点点头,慢条斯理地脱下风衣交给主持人暂管。然后他稳稳地横打抱起黄少天,站上了那一小块报纸。

  台下的尖叫声几乎能把屋顶给掀了,明明旁边一男一女的组合也是同样的姿势,手机闪光灯却都对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其中还不乏平日听过称得上风云人物的黄少天大名的B大生喊着“黄少”起哄。

  黄少天扭头背对观众,这样一来喻文州的呼吸都轻轻打在他脸上,如羽毛拂过般若即若离。他觉得自己的耳朵肯定红了,可偏偏越是窘迫他越要说话:“我靠我好像听见张佳乐的声音了!有没有人性了竟然落井下石!丫给我等着一会下去就找他算账!”

  “比起这个来少天你还是想想下个问题该怎么办吧。抱着你单脚站立也不是不行,但还要这样没个胜负继续下去吗?”喻文州低头看着他道。

  黄少天望向另一边满脸通红无比羞涩的男女,道:“哎算了吧,跟人家小情侣争什么争啊。”

  喻文州于是放下黄少天,对正准备提问的主持人说:“等一下,我们弃权认输。”

  主持人道:“好的,那么获胜的是我右手边的组合,请二位下台领取小奖品。我们另外一组玩家则要接受惩罚。”

  “……”黄少天目瞪口呆,桥豆麻袋,他事先没听说会有惩罚啊!


  惩罚的内容是壁咚三十秒。舞台上无壁可咚,于是化妆摊位的易拉宝被抬上来充当墙壁。

  喻文州比黄少天略高一些,理所当然地扮演壁咚实施者的角色。黄少天贴着易拉宝立正站好,浑身紧绷不敢把重心放在背后。喻文州将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处,在计时开始后伸手撑在黄少天耳边,他其实也是空举着手臂,并未在易拉宝上施力。

  全场一起倒计时。黄少天眼神飘忽了一阵,最终停留在喻文州眼角的刀疤上。他相信如果看着对方的眼睛三十秒,自己要么羞愤致死要么大笑不止。

  可是他能感觉到喻文州正注视着自己的双眼。他耳朵后好不容易减下去的热意又升上来了,“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眼睛看,不觉得有点尴尬吗?可以换个地方嘛,比如我脸上的咬痕。”

  喻文州一笑,半真半假地说:“这个牙印太逼真,看久了我怕忍不住照着上面咬一口。”

  黄少天无言以对,他发现自己脸皮还是太厚。

  虽然对于当事人来说称得上漫长,三十秒实际上很快便过去了。倒数到零时黄少天松了口气,没细想就往后一靠。易拉宝显然承受不住人的重力,向下倒去,连带着喻文州一时没反应过来也重心不稳压了下来。

  就视觉效果而言,黄少天和喻文州保持着刚才壁咚的姿势,转了九十度。

  “哈哈哈,看来两位意犹未尽,又为我们演示了一下地板咚啊!”主持人反应迅速,立刻成功圆场。

  黄少天躺在易拉宝上嘴角抽搐,咚你妹啊咚!

  喻文州很快站起身,又伸手把黄少天也拉了起来。主持人把话筒举到他们面前,问有什么感想。黄少天面无表情道:“我什么都不想说。”

  他们在观众的掌声中走下台,直接向着门口去了。黄少天方才在短短十几分钟内于众目睽睽之下经历了人生第一次被公主抱、被壁咚和被地板咚,现在只想静静。


  此时已接近十一点,出了活动场馆后校园内罕有人迹。

  喻文州和黄少天信步地向校门走去,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静谧又缓慢。

  到底还是黄少天先开了口:“我在想……我们学校的情人坡究竟有几棵树啊?”

  “少天回去后不妨数一数?”

  “我一个人怎么数得过来!下次你来我们学校吧,一起去数呗。”

  喻文州揶揄道:“不是野战圣地么?”

  黄少天没好气道:“谁让你大晚上去数树了!白天去啊!”他又低头揉了揉鼻子,“嗯,而且你来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吃我们食堂的叉烧包,很有名的你听说过没?公认的好吃。”

  喻文州笑道:“久仰大名,一直想尝尝看。”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来,我请你吃叉烧包。”

  校园不大,他们很快来到初见的大门口。“这个点地铁已经停了。”喻文州看了看时间,带着黄少天走向最近的公交车站。

  “对哦,我都忘记这事了。”黄少天掏出手机打开地图查路线,“要乘几路呢……说起来公交车开到几点啊?是二十四小时的吗?鬼故事里面常常出现公交车是不是说明会开到很晚?”

  喻文州没有答话,而是毫无征兆地停下脚步转身面对黄少天。

  黄少天正低头看屏幕,直接撞进喻文州怀里。他后退一步站稳,疑惑道:“怎么了?”

  喻文州一本正经道:“我们去你学校吃早餐吧,走过去。”

  “……什么?你说什么?”黄少天半张着嘴问。

  “少天不是说要请我吃叉烧包么?那现在就去吧。”

  “不是,”黄少天觉得信息量好大他处理不过来,“这不是重点。你说我们现在走过去?从T大,到B大?走?喻文州你千万别告诉我是认真的。”

  喻文州挑眉道:“少天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我觉得……”黄少天看了喻文州带着笑意的脸几秒,缓缓眨眼道,“这个主意听起来其实也不错。”

  喻文州偏头示意前方,“那我们走?”

  黄少天舍命陪君子,“走!说走咱就走,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他们就这么踏上了从T大到B大的长征之旅。

  走在街上,喻文州时不时向黄少天介绍路边的建筑。这里是他常去吃饭的小店、那里是他周末看电影的电影院,还有同学聚会的桌游吧、留学生聚集的酒吧、被拉入广大师生黑名单的理发店……黄少天专心听得津津有味,仿佛自己也参与进喻文州的生活。

  再走出一段距离,便进入喻文州也不太熟悉的区域。他打开手机地图,计划沿着地铁线路走。

  每经过一个地铁站,如果他们中有人来过,就会跟对方分享自己的经历。

  “啊,这个站我有印象!上次来这边办事,恰好看到附近正有一个什么无印良品的展,还不用门票,我闲着无聊就进去逛了逛。但里面的展品太文艺小清新了,我实在看不懂。后来我见有几个披着大披肩挂着单反的文艺青年在旁边讨论,就想蹭过去听听接受一下熏陶。”

  喻文州问:“听懂了吗?”

  黄少天扬起嘴角一笑,“我听到他们说,他们也看不懂。”

  ……

  “前面拐个弯有家剧院,我来这边看过话剧。”

  黄少天啧啧感叹:“话剧啊,那么有情调,文州你的休闲生活好高大上。”

  喻文州狡黠微笑道:“只看过这么一次,还是社团活动。”

  “……那你们的社团活动好高大上。我们社那群人怎么就尽想着怎么耍帅呢,太没思想觉悟了!”

  ……

  “体育馆就在这边对不对!前两个月陈奕迅来开演唱会,我有个逗逼室友拉着我去。他说不用买票,黄牛票都不用买,开场以后检查松懈了,趁乱混进去就行。结果根本混不进去。我们俩就找到附近的某家宾馆,打算跑上楼挑个视野好的窗户,你知道吗我们上去时居然已经有个保安站在窗边听了!我们三个人就在那一起远远望着体育馆听了场低音量的演唱会。”

  喻文州看向黄少天,“那场演唱会,我就在场内听的。”

  黄少天眼睛一亮,“真的吗!那我们早就听过同一场演唱会了啊。”

  ……

  “原来已经来过那么多站、发生过那么多有趣的事啊,要不是今晚跟你说起来,我都记不得了。”黄少天有些唏嘘。

  “‘我们所过的每个平凡的日常,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喻文州道,“有部动画里这么说。”

  “噢我也看过!”黄少天仰头望着夜空,“可这次以后,恐怕每当乘上这条线,无论到哪个站我都会想起今晚我们一起走过了。”


  时针跨越十二点,马路上的来往车辆越来越少。他们俩走过一站又一站,却似乎丝毫不觉疲惫,谈天说地情绪高涨。

  喻文州看到前面有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问黄少天:“渴不渴,进去买瓶水喝?”

  黄少天点头,“是有点渴,顺便补充一点能量。”

  他们在欢迎光临的音乐声中踏进便利店,来到饮料架前。“喝什么?红牛?咖啡?”黄少天看着一排饮料问道。

  喻文州直接伸手拿了两罐黑啤,“这个如何?”

  黄少天笑出来,“好啊,我奉陪啊!”

  结账时他们看到保温柜里还有最后一个肉包子,一起买了下来。走出便利店,黄少天把包子掰开,跟喻文州一人一半分着吃了。

  吃完包子,他们拉开啤酒,轻轻碰了下杯壁,同时仰头喝了一口。

  “爽!”黄少天又喝了几口,扯着喻文州的风衣把他拉到马路中间。此时一辆车都没有,整条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一直很想试试这样张开手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中央——最好还能穿上我的轮滑鞋——特别带感!就好像这条街、这个区、这座城市甚至全世界都是我的。”黄少天两只手指提着啤酒晃来晃去,想了想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不是有点太中二了?”

  “不会啊,”喻文州弯着眼睛看他,“Jack站在甲板上不也会情不自禁地喊‘I'm the king of the world’么?”

  “哈哈,对。不过用《泰坦尼克》打比方不太适合今天啊,因为今天特别幸运,发生的都是好事。”

  “比如?”

  黄少天向前跳了一步,转身倒退着走,“嗯,先不考虑联谊晚会。比如晚饭很好吃套餐还送了软糖和钥匙扣,比如刚刚我们买到了店里最后一个肉包子,再比如——我认识了你呀。”

  喻文州笑道:“认识我很幸运吗?”

  “幸运啊。”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承认,“文州你性格好脾气好,相处起来很舒服。同时又非常有意思,会冷不丁提出一些惊人的想法,像连夜徒步到B大吃早饭这种事……说实在的你脑子什么构造啊?不过,总的来说,就是跟你在一块很开心啊。”

  喻文州听着笑意更甚。黄少天停住后退的脚步等他走到面前,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盖到对方头上遮住半张脸,故作不满道:“你听我夸你是不是很得意啊,礼尚往来你快点也夸——”

  “嗯?”

  “欸怎么回事这不是我帽子,这是张佳乐的吧。”夜色中黄少天也能清楚地看到帽子上的英文是红色而非黄色。

  喻文州把帽子拿下来看了看,“是么?”

  “是啊,我的是黑底黄字,这个是黑底红字。啊,大概是一开始地铁上拿错了!”

  喻文州将帽子扣回黄少天头上,“那你回去跟他换回来就是了。”

  黄少天皱眉眯起眼看着他:“但是,我告诉李远说我今天戴黑底黄字的鸭舌帽,让联谊对象靠这个认人来着。也就是说,我们搞错了,你配对的人其实不是我而是张佳乐吧?”

  喻文州看上去波澜不惊,轻描淡写地答道:“嗯,有可能。”

  黄少天扬起眉毛,“嗯?好哇喻文州,看你这样子早就知道了?怎么不告诉我?”

  “之前见到张佳乐看到他的帽子时就多少猜到了。至于为什么没告诉少天……”夜色如水,全漾在喻文州漆黑的眼眸中,他盯着黄少天道,“对我而言这并不算错误,自然也没必要说了。”


  “所以说,你其实是文学社的对吧!怪不得我总感觉你们的社团活动很奇怪,原来如此啊……”黄少天捏着下巴点头,“那文州你猜猜我是什么社团的?”

  “轮滑社吧。”喻文州答道。

  黄少天很惊讶,“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也认识我原本配对的人?”

  喻文州笑了笑,“你刚才自己说了轮滑鞋。”

  黄少天“啧”了一声,“噢对!我没考虑到,大意了。我轮滑还是很厉害的——这是谦虚的说法。下次我表演给你看吧!啊,不对,不用下次,今天就可以给你看了。”

  说完这话,黄少天挂着笑容自顾自乐了半天。喻文州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噢,没什么。就是想到原来今天才刚开始啊,说不清为什么总觉得很开心。”


  他们穿越大半个城市,从黑夜走到天明。

  晨光熹微中,B大的校门终于出现在眼前。这时候的空气格外清新,还带着几分凉意,仿佛能将困倦一扫而空。黄少天和喻文州走在校园内的小路上,偶尔与居住在附近早起锻炼的老人擦肩而过。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点的学校,原来也已经有一些人了,以前都不知道。”

  “这样的生活方式很健康。”喻文州认真道。

  黄少天听了笑得眯起眼,“我简直能看到文州你老了以后也加入这个队伍锻炼的样子。”

  喻文州也笑,“少天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叫上你。”

  黄少天摆手拒绝:“别别别,我可是要睡懒觉的人,你自己去就好。”

  他们走到食堂,还没开门,但已经能闻见后厨飘出的香味。黄少天看了眼门上贴的营业时间,还差短短几分钟,他们便干脆在门口等着了。

  六点整,黄少天和喻文州买到了刚出炉的第一笼叉烧包。

  黄少天咬着热气腾腾的包子,满脸陶醉,“我从来没吃过那么新鲜的叉烧包,这绝对是几年来我在学校食堂吃过最好吃的叉烧包!”

  “这也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你这才是第一次吃好吗?”

  “天时地利人和,”喻文州笑道,“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啊。”

  “好吧,我勉强认同你的歪理。”黄少天咽下最后一口包子,“接下来去哪?带你到处逛逛?”

  喻文州沉吟片刻,偏头提议:“不如去数数情人坡究竟有几棵树?”


-FIN-


  黄少天:“对了文州,我们南瓜灯呢?”

  喻文州:“我们俩和作者一起把它忘在活动场馆了吧。”


灵感直接来源于《Man Up》,间接来源于《上错花轿嫁对郎》。

后半部分充分暴露了我对走走走说说说模式的话唠爱情片的热爱。


自我吐槽一下,检查错字时看到“黄少天突然用余光在人群中瞄到张认识的脸”这句话,想了半天张认识究竟是谁,我为什么会把张佳乐写成张认识……


评论(22)
热度(371)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