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交换温柔

想的是恋爱的故事,写成了吃饭的故事……


交换温柔


01

  “一杯抹茶拿铁,无糖,牛奶换豆奶。谢谢。”

  黄少天跟店员点单。工作的写字楼底层开着一家星巴克,尽管他实际上并不十分爱喝咖啡,但每天路过时看到许多相同打扮的上班族在柜台前排队,总会觉得自己也该去买杯饮料。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星享卡的会员都升到了最高级。

  很多事都如此,说不清缘由。周围的人都在做,自然会带动你也去做,就像咖啡表面的泡沫一样,夹在无数同类间晃动沉浮。

  店员将盖子扣紧,掩住了奶沫。她问道:“21号的抹茶拿铁,请问现在喝还是带走?”

  “现在喝。”黄少天接过饮料,低头正要尝,余光瞥见杯壁上没有标明自己的要求。他随口提了句:“牛奶换成豆奶了吧?”

  正在调制饮料的小姑娘却一脸茫然,看样子是不知道这回事。点单的店员注意到这边,满含歉意地解释说自己漏标了。

  黄少天有一定乳糖不耐受的症状,所以通常会把牛奶换成豆奶。不过其实就拿铁里的牛奶分量,他慢慢喝掉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问题。黄少天又是个相当好说话的人,不愿为难别人,于是摆摆手道:“没关系没关系,就这样——”

  “不好意思,我点的抹茶拿铁也是相同的要求,这位先生不介意的话我们不妨换一下。”斜后方传来温和礼貌的声音。

  黄少天转身看过去,说话的人清隽文雅,正噙着微笑面对他。黄少天心生感激,然而这到底是陌生人,“谢谢你啊,但还是不麻烦了……”

  “不瞒你说,”对方露出一个有些赧然却又掺杂着趣味的表情,“我是听到你这样点才产生试试的念头的,能换给你也是种因缘吧。”

  很真诚的说法,到了这份上黄少天也不好再拒绝,于是双手递出自己的这杯抹茶拿铁,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谢谢哦。下次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再点次抹茶豆奶拿铁试试,我觉得味道挺不错的。”

  对方接过纸杯,将自己的小票交给黄少天,道:“好的,一定。”

  黄少天拿到那人换给他的抹茶拿铁后,有意无意地关注到,杯壁上写了个“喻”字。


02

  下班时经过星巴克,黄少天又回想起早上那位姓喻的陌生人。他忍不住轻扬嘴角笑了笑,连带着加班晚归的心情都好上几分。

  黄少天做设计,除了刚交图的几天稍微空闲些,其他时间都处于赶工期,区别无非在于是一开始尚有裕余慢条斯理地赶,还是迫近死线昏天黑地地赶。加班属于再普遍不过的情况,一个月大部分时候他都是披星戴月地走出写字楼大门。

  这天已经算早。微信群里几个损友边聚餐边发图故意诱惑他,黄少天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撂下图纸决定走人,大不了明天加班到晚点……然而工作了一天下来,他也没多少精力再出去浪,只一个人走到地铁站。

  一个人是黄少天毕业工作至今的生活状态。他是个生性好动的人,上学时总有一群朋友前呼后拥地出动。走出校园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城市这样大,每个人都很忙只顾得上自己,原来孤身一人才属生活常态。

  回想起来从不适应到逐渐习惯并未花费太久,半年过去黄少天已经学会了自得其乐。有人问他怎么不谈个恋爱试试,黄少天耸耸肩说没遇到合适的人。是真的没遇到合适的人,反而有时候会真心实意地认为目前一个人其实也不错。就好像饿久了以后,便自然辟谷,即使不吃也再体会不到饿了。

  但是黄少天下班后并未直接回家。傍晚饭点常常忙着忙着就错过了,最多啃几片饼干垫垫肚子,等收工后再吃顿夜宵。黄少天有自己固定的夜宵去处,不仅是固定的,还是私藏的。

  那是家小弄堂里不起眼的面店,专做夜宵生意,开到凌晨。黄少天是在一个冬天偶然发现这家店,进去吃了碗羊肉面后整个人都暖和起来。说不上哪里特别好吃,可就是给人一种满足心安的感觉。

  要知道黄少天向来是个看到新开的饭店就要拖着别人去试吃、吃到美味的食物就要拍照深夜发朋友圈报社的人,却从未同其他人提起过这家面店。他私心里希望不要有太多人知道这家店,不要有什么美食栏目来报道这家店,保持着清闲而温馨的现状就好。

  那么大的城市,除了一个人冷清的家,他想要有另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地方。


03

  “老板,晚上好呀!来一碗叉烧面,多放点肉!”

  黄少天边吆喝边进的门,店里唯一坐着的客人听见声音转头看过来,竟然是张认识的面孔。

  早上姓喻的那个人。

  黄少天挑眉一笑,不请自来地径直走到那人对面坐下,率先开口道:“真是好有缘啊,能在这里又遇上你。喻……?”

  那人正要回答,面店老板从后厨探出半个头来,“天仔来了?唷原来你和小喻认识呀?那可巧了,你们俩都是我这的常客,偏偏没碰到过。我还想着哪天你们能一个点来必须介绍你俩认识认识,没想到能省了这番功夫。你们先聊着,面很快就来!”

  他们两人一道应了声好,又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喻文州,我的名字。”喻文州继续之前被打断的自我介绍,“你也常来这里吃面?”

  黄少天点点头道:“我叫黄少天。我几乎每晚都来的呀,今天比以往早了点,大概之前跟你的时间恰好错开了,所以才没碰到过。对了,上午真是多谢了啊。”

  “你已经道过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对你是小事,对我来说可是给接下来的一整天奠定了愉悦舒心的情感基调啊。”黄少天用欢快的语气说道,“你应该也是同一幢楼上班的吧?我10层的,搞设计。”

  “我在8楼,IT行业,公认苦逼的程序员。”话是这么说,喻文州的语气却不带消极自嘲的情绪,反倒显得从容自然。

  “同是天涯沦落人呀,我们也总是累成狗。欸说起来我在这边工作也有两三年了,今天之前居然从来没见过你!这哪里是有缘,明明太不巧了吧!按理说我们早上都去星爸爸,上下楼都要乘电梯,晚上还都来吃面,现在才认识简直不科学啊!”黄少天扼腕叹息。

  喻文州笑道:“有机会认识总是好事,现在也不晚啊。”

  他们正聊着,老板端着两碗面来了,“海鲜面和叉烧面好了,慢慢吃啊。”

  黄少天边从一旁的竹筒里抽出筷子边说道:“你点了海鲜面啊,我也觉得挺好吃的——嗯其实在我看来他们家的面都挺好吃的。海鲜面里的包心鱼丸口感特别棒,里面的肉馅也很鲜。”

  “恰好我也想吃你的叉烧,要不用鱼丸来换?”喻文州眨了眨眼道。

  “好啊好啊!”黄少天求之不得,夹了块叉烧肉到喻文州碗里,然后带了个鱼丸回来。他显然很满意,眉飞色舞道:“以前总要纠结点什么面,这种也想吃那种也想吃,就会觉得如果这时候有人一起的话就能尝到不同的味道了。”

  喻文州看着他微笑,“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来,点不同的面。”


04

  吃饱喝足,黄少天心情颇好地回到家后才想起来忘记跟喻文州交换电话微信了。

  不过没关系,黄少天无端却笃定地认为他们必然有机会再见的。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机会来得那么快。

  就在第二天中午,黄少天吃饭时又遇上了喻文州。

  他无非是在楼下街边花样百出的饭店中随便选了家东南亚餐厅,刚坐下就发现斜前方露出小半张脸的身影有些熟悉。黄少天忍不住扬起唇角微笑,两天偶遇三次,这个概率真是够高的了。

  刚要上前打招呼,黄少天注意到喻文州正低着头在折纸。他用的是一张广告传单,或许是路上接到的,修长白皙的手指动作流畅连贯,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游刃有余。但他低垂的眼睑、纤长的睫毛和清晰分明的侧颜线条又透出认真专注的意味。

  说不清是被这种矛盾的气质还是喻文州这个人本身吸引,黄少天鬼使神差地没有去叫他,而是支着头静静看他折出了一只青蛙。喻文州将纸青蛙放在桌上,似乎带了点笑意地轻轻按了下它的尾部,青蛙跳出一小段距离。

  这时服务员端来喻文州的菜,他点了海南鸡饭。黄少天的菠萝炒饭也很快上来,他几乎是参照着喻文州吃饭的进度控制自己的速度,所以他们俩吃完不过前后脚的事。

  如黄少天所料,喻文州把纸青蛙留在桌上便离开了。他立刻也起身,来到喻文州桌旁,不动声色举止自然地带走了那只小青蛙。

  回到办公室后,黄少天趴在桌上,一边懒洋洋地按着纸青蛙,一边检讨自己的行为似乎略显不当……虽然碰上喻文州是意外偶然、拿走青蛙是一时兴起,但不可否认这样做其实有些细思恐极啊。

  想到这黄少天也不好意思再玩下去,他把纸青蛙放到笔筒旁边,摊开图纸准备干正事。

  在开始工作前,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好像又忘了跟喻文州交换号码啊。


05

  黄少天收拾东西下班时脑子里想的是不知道今天去吃面还会不会遇见喻文州,按理说这两天他们那么有缘应该能碰上,可是万一正因为之前太有缘把运气都用光了所以碰不上呢?果然中饭时应该问他号码的吗?

  他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出了门,走到电梯前按下按键时背后响起一声“少天”。

  早已过了下班时间,黄少天又是留到最后的,他根本没料到这层楼还会有别人,一瞬间轻微地受到了惊吓。

  当然惊吓也无非是片刻的事,回过神来他已有了预感,转身一看果然是喻文州。

  喻文州笑得有些无奈,“上来找你碰碰运气,没想到运气是好,少天你的眼神却不太好。”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抱歉啊没注意到你,我刚巧在想事情……”

  “想什么那么入神?”喻文州挑眉。

  黄少天不可能实话说“想你”,胡说八道地回答:“想一会去吃什么面呀。对了,你等了我多久啊,怎么不直接进来找我呢?”

  喻文州站到黄少天身边一起看着电梯显示板,“刚到门口你就出来了,原本打算等一会如果不见人就进去的。一起去吃吧,昨晚你非要请客,今天就换我做东了。”

  “好啊!”电梯到了,他们走进去,喻文州按下一楼,黄少天则掏出手机,“不过在吃夜宵前,当务之急是把你电话告诉我,还有加下微信。”

  喻文州也拿出手机,笑道:“嗯,昨晚忘了留号码,我还在想今天可千万记得问你。”

  二人来到面店,这次喻文州点了豚骨面,黄少天则要了大排面。

  等着上菜的时候黄少天问起:“昨晚你说过你住的地方离这边还有两三站的距离,怎么会来这里吃夜宵呢?明明找家更近的店会比较方便吧。”

  喻文州悠悠答道:“是去年的事了。某天晚上在附近有饭局,菜没怎么吃,酒却喝了不少。结束后我打算吹会风醒醒酒,散步到这里,就看见了这家店。原本胃里有些难受,吃了碗牛腩面后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之后就常来了,总觉得这家店有种让人放松心情的力量。”

  “英雄所见略同呀!”黄少天简直要将喻文州引为知己,“我也觉得这家店的气氛特别好,每次来吃完面,就像充过电一样——所以说TVB里总说不开心下碗面给你吃啊也是很有道理的嘛。嗯……或许这么形容不太贴切还稍微矫情了些,但这里的面,有种家的味道。”

  “我明白。”喻文州点点头,微笑,“此心安处是吾乡。”


06

  睡觉前黄少天躺在床上翻喻文州的朋友圈,他发的频率不高,大部分内容都是音乐分享。黄少天打开听歌用的APP,新建了一个播放列表,把所有喻文州分享的歌都添加进去。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朋友圈,三成食物照片,七成日常吐槽,俨然一个没什么深度和内涵的吃货段子手形象。喻文州会不会觉得他很无聊呢,黄少天不禁有些担忧。

  下一刻他就为自己产生这个念头感到心悸。

  不过认识两天的人,如此在意对方的看法,这代表了什么?

  这代表了什么。

  黄少天正惊疑不定着,手机震了一下。是始作俑者发来的消息:“到家了吧,早点休息,晚安。^_^”

  盯了最后那个颜文字几秒,黄少天也笑出来。他边回复“嗯早就安全到家了已经躺上床准备睡觉啦你也快休息吧晚安做个好梦”边想,嘛,算了,无论事情如何发展,至少这份心情是愉悦的,顺其自然就好了。


07

  翌日中午,站在点餐付款队伍里的黄少天被拍了下肩,转头看见喻文州笑容的同时,他竟已经有种果然不出所料的想法了。

  有的人在一幢楼里待了两三年都碰不到,然而一旦碰到了似乎每天都能见面。因缘际会就是如此神奇的事情。

  “少天什么都不拿吗?”喻文州挑眉,有些不解的样子。

  他们所在的是一家开业不久的新式沙拉店,采取自选模式,用不同的小塑料片表示各种配菜,拿到前台结账。

  黄少天手中空空如也,什么牌子都没有。他故作无奈地苦笑道:“我说要下来吃饭,好几个小姑娘拜托我帮忙带这家的沙拉上去,说是健康减肥。那么多份拿牌子太乱了也分不清,我干脆直接记在备忘录里了。”说着掏出手机晃了晃。

  喻文州配合地做出同情的样子,“辛苦少天了。你一个人带得了吗?要不我跟你一起拿上去吧?”

  “没事,我以前也帮他们带过饭的,小case啦。”

  “本来我也打算外带回去吃的,就当顺路吧。”

  “哪有从八楼顺路到十楼的?”黄少天吐槽归吐槽,却没再客气,“不过既然你坚持我也不好拒绝你的好意,那就麻烦咯。”

  喻文州莞尔,“多谢少天给我这个机会。”

  他们一同拎了七八盒沙拉上楼。黄少天的同事们见他不仅带了中饭回来,还捎上一枚帅哥,纷纷表示喜出望外:“黄少,原来多买几份沙拉还能附赠美男啊,那么好的优惠我们都不知道,要不然肯定亲自去了。”

  面对这些不着调的打趣黄少天眨眼一笑,“对啊,质量最高的已经被我选了,你们趁现在快点下楼说不准还有剩。”试着他拉上喻文州走人,“文州我们俩自己吃,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他们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身后还传来几句“什么秘密基地啊那么神秘黄少也带上我们呗”,喻文州提着两盒沙拉跟在黄少天身后,听得笑弯了眼。

  黄少天带着喻文州上到九层,在楼梯间里他揉了揉鼻子解释道:“不是什么秘密基地啦。就有次电梯坏了,我千辛万苦地爬上来,结果还走错了一层!我从楼梯出来转了半天觉得格局不太对,七拐八绕地无意中发现一个小露台。之后去了几次,总是没什么人在,平时可以坐会吃点东西偷个懒。”他顿了顿,补充一句,“但也的确没跟别人说过。”

  “看来是我的荣幸了,我会保守好这个秘密的。”喻文州严肃道。

  黄少天忍着笑意回头一本正经道:“好,喻文州,以后你就是同志了。”


08

  这天晚上喻文州联系过黄少天后,进了他办公室等他下班去吃夜宵。黄少天一手按尺一手执笔伏案画图,听到喻文州过来抬头冲他笑了笑,“我把这一块画完就好,大概还有两三分钟,你稍微等会啊。噢对了,右边第一个抽屉有个铁盒子,里面放了零食你可以吃点垫垫肚子。”

  喻文州按他说的拿出铁盒,拆开一支威化饼干掰成两半,一半自己吃了,另一半喂给黄少天。黄少天咬住喻文州递到眼前的饼干,含混不清地道了声谢,埋头掩饰些微的不好意思。

  这些微的不好意思在黄少天用余光瞥见自己放在桌角的纸青蛙后很快晋升成非常不好意思。他尽量不动声色地打量喻文州的神情,依然是平常带着温和笑意的样子,可这笑意在现在的黄少天眼中却无比意味深长。

  算了,既然他没说就当他没看见吧!黄少天自欺欺人,决定快点结束工作离开这里。

  没多久他便放下笔收拾好东西,跟喻文州一起下楼来到地铁站。

  地铁站的宣传屏幕上正在播放一部新电影的预告片,黄少天分心边看边走楼梯,一个不注意脚下就踩空了。要不是喻文州反应及时拉住他,他怕是要连摔好几节台阶。

  黄少天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道:“光顾着看预告片了,没看路,多谢你该出手时就出手啊文州。”

  “不谢。”喻文州声音中透着调侃的意味,“‘上下楼梯请注意安全’,要乖乖听广播说的呐,少天。”

  “……”黄少天试图辩解,“今天这是意外,平时我都很专心的好吗,手机也不玩……”

  因为只有两三站,尽管地铁上人不多,他们也没有坐下,而是并肩站在门前。

  喻文州突然开口道:“刚才的电影,少天感兴趣吗?”

  “啊?”黄少天有所预感,大脑片刻的慌乱,“噢,你是说刚才的预告片啊。还挺感兴趣的呀,之前也稍微关注过,题材和演员都不错的样子。怎么,你也感兴趣吗?”

  “嗯,没错。那这个周末你有空吗,一起去看吧?”喻文州转过头注视黄少天,微笑着邀请。

  虽然已经想到对方要说什么,黄少天还是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动抢了一拍。他若无其事地看着地铁门上倒映出的两人的身影,回答道:“好啊。”


09

  关于电影的部分黄少天其实没有胡说,他先前的确有简单了解过内容。但回到家后他还是打开豆瓣页面又浏览了一遍介绍,越看越喜欢,还没见到正片就认为这一定是部好片子。

  他们选的是下午场,约在两人住处之间一个商业中心的电影院。

  买好饮料后黄少天问要不要吃爆米花,喻文州语气自然地说道:“别买了,看完电影一起在这边吃晚饭吧?”

  好吧,更像约会了,黄少天心说。尽管事实上他们每天都会一起吃饭,但放在这个流程里就带上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看电影的时候黄少天时不时小声跟喻文州吐槽一些情节。他脑子转得很快,有时候别人跟不上他的思维就会觉得他说话略显跳脱。喻文州却稳稳当当地接住了他抛过去的每个梗,还常常跟他想到一块去,黄少天觉得这次实在是绝佳的观影体验。

  晚饭他们吃的牛排。黄少天点评几句电影后,另起了个话题:“我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问题,说如果吃牛排时对面的人点了八成熟要怎么办。”

  喻文州动作优雅地切着牛排,道:“这个问题我也见过,少天怎么想的呢?”

  “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呀。吃饭嘛,最重要的是自己吃得开心,只要不妨碍他人,别的繁文缛节其实可有可无嘛。嗯,就是说,在所有选择中,挑自己最喜欢的那一个,没必要想太多。”

  喻文州笑道:“给你的回答点个赞同。”

  这家店的餐后甜点颇对黄少天的胃口,他吃完一块提拉米苏后忍不住又点了份法式烤布蕾。走出店门时黄少天抚着肚子道:“你应该拦住我的,本来前菜牛排浓汤什么的就够多了,这下彻底吃太撑了。”

  “你不是说最重要的是吃得开心么。”喻文州提议道,“没事,一起逛会消化消化吧。我记得这边有宜家,恰好最近想买个炖锅,少天愿意陪我去看看,帮忙做个参考么?”

  “这不废话么,那么客气干什么,走吧走吧。”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往宜家去。

  喻文州买东西很有效率,对比了几种不同炖锅标签上的介绍后很快选好了款式,然后交由黄少天帮忙挑选颜色。定下要买的炖锅,他们在商场内闲逛起来。

  逛宜家对于黄少天来说是件别样有趣的事,哪怕什么都不买他也乐意全场走一遍,电视购物似的进行点评。而耐心倾听的喻文州无疑更加增添了他的兴致。

  走到床具区时黄少天感叹道:“这些家居店布置出来的床对我总有种莫名强大的诱惑力,每次看到都觉得一定很舒服,特别想往上扑……”

  喻文州笑起来,“是不是就跟许多人逛超市喜欢把手埋到米堆下面一样?”

  黄少天转过脑袋看着他点头,“对对对,那种迷之吸引力!说不清为什么但就是——”

  他的话戛然而止,喻文州疑惑地挑眉,“嗯?”

  黄少天迅速回过神来,摆摆手道:“没什么,我看到前面那个椅子很有创意的样子,走我们过去看看呗。”

  他没说出口的是,他看着喻文州,突然觉得这个人给他的感觉便如同是一看就很舒服的床,忍不住想要靠近。


10

  回到家后黄少天窝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玩手机,脑子里播放的其实是跟喻文州相处的片段。

  他打开微信发了条指定喻文州不可见的朋友圈:初次约会就一起逛宜家是什么水平?

  他们是什么水平呢?

  黄少天不知道是宜家这个环境的感染力太强,还是每次跟喻文州一起总在吃饭以至于烟火气息太浓,他竟然开始不自觉地想象如果与这个人共同生活会是什么样。

  看到厨具会想象一起烧菜的样子,看到沙发会想象一起无所事事吃零食聊天的样子,看到地毯会想象一起坐在电视机前打游戏的样子……

  每个夜晚他们吃好面走出店门后喻文州说的那句“明天见”,都会让第二天变得格外令人期待。现在黄少天期待每个明天都有他。

  从前黄少天只认为管好自己过得开心就行,这是他第一次希望另一个人参与进自己的未来,也希望自己能存在于对方的未来。

  如果遇见喻文州让他产生了这些想法,那么他抱有的感情应该足以称得上喜欢了吧?

  黄少天划开手机屏幕,对爆炸的朋友圈提醒吃了一惊。

  叶修:干柴烈火一啪即合的水平咯。

  王杰希:去旅馆小心被扫到。

  郑轩:压力山大……

  徐景熙:从晒美食变成秀恩爱,我还是选择狗带吧。

  张佳乐:go get a room噢不你们已经开了,所以说为什么还要特意发个事后朋友圈!

  魏琛:啧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黄少天简直一头雾水,他又读了遍自己发的朋友圈,才明白原因所在,然后恨不得买块豆腐撞死。

  他发的是:初次约会就一起逛如家是什么水平?


11

  黄少天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他意识到自己对喻文州的想法后决定暂且以不变应万变,大方放任心底的感情滋长蔓延。

  他们几乎每天都约好一起吃饭。黄少天已经太过习惯喻文州的存在。看到公司附近一家新开的餐厅,他的反应从“新开了家店欸可以找人来试试”变为“和喻文州吃饭有新的去处了呢”。

  黄少天不常开火,喻文州倒是偶尔会在家做好便当带来吃,现在自然也有了黄少天的一份。

  九楼的小露台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黄少天吃人却不嘴短,皱着脸点评道:“文州你手艺挺好的,就是这个鸡肉秋葵沙拉……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蔬菜你偏偏挑了最反人类的一种呢!我也不是在批评你啦,就是稍微提个小意见,其他部分还是棒棒哒,鸡肉也挺嫩,味道和口感都不错。嗯总的来说你还是很贤惠的!”

  贤惠的喻文州道:“这个周末我准备烧关东煮,就用之前买的锅。少天有兴趣来一起吃吗?”

  黄少天:“有啊有啊,太有了!”

  星期六下午喻文州在地铁站口接黄少天,先一同去超市买食材。黄少天推着购物车,喻文州走在他身边解释:“关东煮的汤在家里烧着,其他东西想跟少天一起买,你可以多挑点喜欢吃的。”

  黄少天边把甜不辣和鱼豆腐放进车筐边想,超市的氛围更具有迷惑性了好吗,这样买菜简直就像已经生活在一起了似的,这是要逼着我告白吗可节奏真的太快了点吧!

  买好东西后他们各提一半并肩走到喻文州家。他的公寓跟黄少天那差不多大,看着却更加宽敞。喻文州家整体布局摆设都简洁舒适,黄少天以前认为东西多一点会显得比较温馨,现在觉得这样也不错。

  喻文州滤出烧好的汤底,把电磁炉和炖锅在餐桌上摆好,将买回来的食材加了进去。黄少天则自告奋勇地跑进厨房露了一手,炒了两盘蛋炒饭端出来,“这几年一个人住什么都没学会,就把煮泡面和炒饭的技能给点满了。”

  喻文州道:“我也只会炒几个简单的菜。”

  “简单不是问题啊,好吃就行了!”

  喻文州烧汤时用的苹果,所以味道显得清淡又香甜。黄少天被烫得直吸气,却仍忍不住夹起来就往嘴里放。喻文州看着他的样子笑出来,“小心烫,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

  “好吃呀,所以心急嘛。”黄少天埋头含混道,“我发现关东煮也是种非常给人幸福感的食物欸!”

  他在喻文州家吃的这锅关东煮,比之前所有夜晚的面还要温暖。


12

  喻文州外出学习一星期,黄少天又恢复了一个人吃饭的生活。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明明以前自己吃也很开心,如今却总觉得少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仿佛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连呼吸都比以前困难。

  喻文州缺乏症的副作用还表现在话量增多上,黄少天最近逮到人就想说几句,以至于方圆一米成了同事的高危禁区。

  面店老板也未能幸免。

  “不过咱们也没多少机会能聊了,过两天我就要关门了。”

  黄少天惊讶万分,“啊?怎么那么突然?发生什么事了吗?老板你要有困难就说出来,我,还有喻文州,都会尽量帮忙的。”

  老板笑着摆摆手,“哪有什么困难。就是在外头久了,想家了,也是时候回去安定下来了。”

  黄少天听后也笑了,“原来是这样,那我祝老板你一路顺风,阖家欢乐啊。”

  老板站起来道:“天仔今天吃什么面,我去做,这次老板请客。”

  “那就羊肉面吧,有始有终。”

  吃了那么久的店就要关门了,黄少天情不自禁地有几分怅然若失。何况这样一来和喻文州的夜宵也没去处了,还怎么继续他日久生情的计划?是不是应该更加主动一点采取积极措施呢?他已经去过喻文州家了,或许可以邀请对方来自己家?然而他并不怎么会下厨……喻文州是程序员,就说电脑坏了让他帮忙看看?可这滥梗也太司马昭之心了吧……

  黄少天边无意识地用食指一下下敲着桌子,边拧着眉头思考下阶段的战略。喻文州拖着行李箱出现在门口时,他半天没反应过来。

  按喻文州的说法,他照原安排应该是明天的飞机。但是同行的领导家里有急事,干脆大家都提前一晚回来了。“出机场后觉得肚子有点饿,又想着说不准能遇见你,就直接过来了。”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风尘仆仆地走向自己在对面坐下,刹那间把所有战略都抛到脑后。或许是老板的决定也或许是喻文州的行动给了他刺激和动力,他想没有必要再铺垫试探了,既然已经认定这个人,直击要害不就够了吗?

  “老板,再来一碗牛腩面!”黄少天朝后厨喊,然后转回头向喻文州解释道,“刚才老板告诉我,他准备回家去了,过几天就要把店关了。”

  喻文州正在脱外套,闻言动作一顿,同样略带惆怅地感叹:“这样啊,实在有些舍不得呢。”

  面上来,黄少天抽出两双筷子,递给喻文州一双,二人低头开吃。

  在自然而然地从喻文州碗里夹了一块牛腩后,黄少天突然抬头道:“对了,还没跟你说,欢迎回来。”

  喻文州莞尔,“谢谢少天,我回来了。”

  “你听过一句话吗?”黄少天没有继续吃,而是看着喻文州道,“两个人吃的是饭,一个人吃的是饲料。我原本不太认同,因为我一个人吃饭也能够很津津有味乐在其中啊。但是,后来我才发现,两个人一起吃饭,的确是不一样的。”

  喻文州似有所感,停下筷子专注认真地听黄少天继续道:“就好像我以前一直觉得单身没什么不好,没想过要谈恋爱。而遇见你以后,我的脑子仿佛忽然间打开了这部分的开关,里面有个喇叭在循环播放,说想要跟这个人在一起。”

  “喻文州,你愿意跟我谈个恋爱吗?”

  喻文州的回应是一个牛肉味的吻。


13

  喻文州帮着黄少天一起搬家时又路过了那条两个人都很熟悉的巷子,只是里头的面店已经关门了。

  黄少天道:“老板走之前跟我说,以后我们俩有空就去他那找他,他还请我们吃面。”

  喻文州问:“老板走了,少天会觉得可惜吗?”

  “舍不得当然是有的,但也没特别难过的感觉。”黄少天转头冲着喻文州笑,“你说的嘛,此心安处是吾乡。”

  他们都已经找到令彼此更加安心的所在。


00

  喻文州不是第一次注意到排在前面那个永远点抹茶豆奶拿铁的青年了。

  事实上他第一次注意到对方时,就产生了也点一杯试试的想法。然而几个月过去,他在早晨买咖啡时看见那个青年的次数已经无法用一双手计算了,却仍然没有付诸行动。

  他仿佛是在跟自己较劲,就像那个实验,给小孩子一块糖,测试他们能忍住多久不吃。吸引他的糖不仅仅是一杯抹茶豆奶拿铁,喻文州当然清楚。

  就在这个早上,他终于准备剥开糖纸了。他点了杯跟青年相同的饮料。

  喻文州没想到的是,他依然没能喝到这杯拿铁。

  不过,喻文州低头啜饮一口普通的抹茶拿铁,弯着眼睛着想到,有更大的改变在他的生活中发生了也说不准呢。


-FIN-


评论(23)
热度(624)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