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By Your Side

又名《天使在身边》,备选名还有《天使的法则》和《微笑ANGEL》,哪个更适合套上花花绿绿的封面摆上书店言情区?

恶趣味不敌羞耻度,还是无法做到把小言名字挂标题……


By Your Side


01

  “天天身上共有81块钱,秋葵卖5块钱一斤,请问他能买多少斤秋葵呢?”

  没人举手。

  啊,三年级的小朋友已经不会像一二年级时那样积极地争相发言了呢。讲台上内心戏莫名丰富的数学老师压下因为见证成长产生的怅然,点了个名字,“喻文州,你来回答。”

  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从教室中间的位子站起来,轻松给出答案:“16斤。”他又看了眼前方的老师,补充道,“还剩1块钱。”

  老师满意极了,笑眯眯地说:“很好,回答正确,请坐。”

  喻文州坐下的同时,一个声音自头顶传来:“这个天天是不是傻?他有八十块钱居然全部拿去买秋葵?秋葵那么难吃,图什么啊?八十完全可以点一大份烧腊拼盘了好吗!”

  然而似乎整个教室内都没有人对此作出反应,除了喻文州。他拿起自动铅笔在草稿纸上写字:吃秋葵对身体好。

  “哇文州你真厉害啊!那么小就会写‘葵’那么难的字了!我当初语文比你可差多了,拼音都不一定拼得对。”这个声音的重点显然有些跑偏。

  喻文州忍不住抬起小手掩着嘴笑了,还不易察觉地很快向上瞧了一眼。

  在天花板悬挂的日光灯管上,荡秋千似的坐着个人。这人十六七岁的样子,是少年人特有的俊朗英气。他穿一件明黄色帽衫和一条做旧牛仔裤,手上戴着根皮绳编制的手链。

  这些都再正常普通不过了——如果忽略他所处的位置,以及他身后纯净似雪莹白如玉的一双羽翼和头顶悬空发出温暖柔光的圆环的话。


02

  这个天使自称黄少天,喻文州是在两天前的早上认识他的。

  那天喻文州如往常一般在闹钟声中睁眼,掀起被子,下床后踩着拖鞋拉开窗帘。

  他就这样措不及防地看到了黄少天。

  对方缓缓扇动洁白的翅膀悬停在窗外,沐浴着晨曦对他展露出同朝阳般灿烂的微笑。那个画面唯美梦幻得像是童话书里的插图,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天使的话,一定就是这样了吧。

  一秒后天使开口破坏了美好静谧的气氛:“嗨,早安啊喻文州小朋友!话说你是喻文州没错吧,我应该不会数错窗户才对。快开窗呀,尽管我当然是能够自己进去的啦,但要你亲手放我进来才比较能体现你对我的欢迎是不是?”

  喻文州没有开窗,他歪了歪脑袋,举起手贴在玻璃上,似乎想要摸一摸那双翅膀上的羽毛。天使也靠近窗户伸出手,在另一边与他对着掌心相抵。对方的手修长好看,比喻文州白白嫩嫩的肉爪子大了一圈,若非隔了玻璃,肯定能直接把它包住。

  “哎呀乖啦,虽然小心谨慎注意安全的确是好事以后也要记得遵守,但我不是坏人啊。我叫黄少天,是个善良正义的天使。天使你知道吧?从来都是特别光辉正面的形象。所以你就让我进去呗?再说下去我的模样怕是要直逼雪姨了,哪怕其他人都看不到我也还是很尴尬的啊。”

  黄少天冲他俏皮灵动地眨眨眼,神情真诚又纯良。

  喻文州笑起来,踮着脚为这个善良正义的天使打开窗。


03

  黄少天收着翅膀坐在喻文州的书桌上向他做自我介绍。

  “喻文州小朋友,你在这个星期会遇上一点小小的麻烦。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不过千万别害怕哦,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会保护好你的。我呢,如你所见,是个天使,更确切地说,是守护天使。顾名思义,就是来守护你的啦。安心,我很厉害的,绝对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出任何意外。”

  “嗯,不害怕。”喻文州看上去确然一点也不怕的样子,比起自己可能有危险,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另一个关键词上,“守护天使?你的意思是。还有其他天使吗?”

  黄少天有些吃惊,“你很敏锐啊文州,一下子就发现了华点!没错,我们天使一共有三类,除了守护天使以外,还包括祝福天使和专属天使。祝福天使负责实现人们的愿望,专属天使就是专为一个人服务,有点像死人管家的感觉?比较帅气的说法是执事,对吧!其中呢,祝福天使等级最低,接下来是守护天使,然后才是专属天使。”

  “嗯,所以你是守护天使……”喻文州一双漆黑的眼睛上下打量着黄少天。

  黄少天受到三年级小孩的质疑,羽毛都竖起来了,“喂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虽然我只是守护天使但我比大部分专属天使都可靠好吗!谁让晋级的条件不仅仅要求积分还限定了资历啊,到了天界以后,必须当满五年祝福天使才能升守护,再干十年才能升专属……如果只看积分我早就是专属了,结果现在才刚升守护。”

  “你保护我,”喻文州眨眼,“就有积分拿吗?”

  “你怎么那么聪明!”黄少天真心实意地感叹,详细解释道,“每完成一个任务,根据执行过程的评定会获得不同积分。天界是没有货币的,不止晋级,一切事情都需要积分。比如说我背后的翅膀,还有头顶的光环——说出来都没人信啊!这些公认的天使标配根本不是自带的,全都要用积分换!如果不换,就只能穿着刚进天堂时唯一的新手装——一块白色麻布拼成的所谓衣服——光着屁股到处跑了。我有个朋友,懒到一定境界了,平时几乎不接任务,什么东西都不换,整天披着麻布在那嚎‘压力山大’……”

  喻文州听得捂着嘴直笑,黄少天见他捧场更来劲了,大肆吐槽:“而且这些东西还很坑爹!这双翅膀,白色的,好看是好看,可特别容易脏。脏了还没法自己清洁,得拿去专门的干洗店,又要花积分。以及头上这发光的玩意,它居然是电能的!耗电量奇大,基本上每天一充。这也就罢了,它还无比脆弱,一掰就弯……我简直怀疑这是乔帮主上天堂后设计生产的。”

  “iPhone6不是乔布斯负责的了。”喻文州好心小声指出。

  “……”黄少天咬牙,捏着喻文州的脸蛋轻轻往两边扯,“小屁孩对电子产品还挺了解哈。说,是不是成天打游戏来着?”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在跟自己闹着玩,也不挣扎反抗,只一个劲地笑。

  “算了,”黄少天松手,“我跟你一读小学的豆丁说这些干嘛呢,你们才多大年纪,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多幸福呀,哪里听得懂我在讲什么。”

  “能听懂的。”喻文州伸出小手轻柔地摸了摸黄少天翅膀上的羽毛,“你工作很辛苦。”

  黄少天没想到自己会收到如此软萌体贴的安慰,心都要化了。此刻他无比想大喊一句:“上帝啊我看见了天使!”


04

  为了保护喻文州,黄少天形影不离地飞在他身边。

  学校离家不远,喻文州原本每天自己走路上下学,如今头上多了个叽叽喳喳的守护天使。

  黄少天的羽翼大而丰满,展翅轻轻一扇便滑出去一大截。所以他常常一个不注意就飞过了头,又颠颠地回来,面对着喻文州边说话边慢慢向后前进。

  别人看不见黄少天,所以喻文州跟他说话的情景在其他人眼中总会显得有几分诡异。然而喻文州并不在意,他象征性地挂了个耳机,仰着脑袋问:“每个可能遇见危险的人,都会有守护天使保护吗?”

  “当然不是啦。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在发生意外,天使的数量很有限的,哪管得了那么多。我们天使有积分,你们人类也有,会不会被保护就是根据这个来判断的。”

  黄少天降低高度,飞在喻文州身畔,掏出手机给他看。他点开一个名叫“天使助手”的APP,进入积分查询系统,选择人类和照片识别。然后他一边喊着“茄子”一边给喻文州拍了张照。屏幕上很快出现喻文州的资料,他看到自己的积分值是2100,旁边有两颗月亮和一颗星星。

  “我们班大部分人的QQ等级都比这个高。”喻文州评价道。

  “……现在的小孩真是了不得。”黄少天咋舌,“你不知道,就你这个年纪,两千分已经高得可怕了好吗!”他点到附近的人,一千米以内的人按积分高低排序,喻文州高居榜首,而第二名连月亮都没。

  这下喻文州总算笑了,“就像教室后面的小红花榜一样。”

  “嗯,可以这么说。人类积分的计算很复杂的,我不是太懂。好像要综合言行举止、思想内涵、道德品质和社会贡献之类的来看。总之你小小年纪就有那么高分,将来必成大器的啦!”

  “我再积一个月亮,是不是就能有专属天使了?”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期待。

  “小屁孩想得挺美。”黄少天揉了揉喻文州的脸,他格外喜欢这嫩滑的手感,“起码要有一个太阳,也就是到一万分才行。但是我相信你以后肯定能到达这个等级的,不用着急。”

  “所以说,过了这星期,除非我再有危险,就看不到你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失望的样子,他没想到原来小孩考虑的是这点,只觉得胸口暖暖的涩涩的,感动又心疼。

  “文州,你听我说。哪怕以后你再遇上什么事,也不一定由我来保护你,因为任务谁都可以领。但少天哥哥向你保证,只要看到和你有关的任务我一定会接的,好不好?”黄少天无比郑重地承诺,旋即笑道,“其实过了这个星期你也不必害怕见不到我,因为任务结束后相关人员的记忆是会被消除的。反而是我,得担心你再遇上我时能不能想起我来。”

  喻文州认真道:“我记性很好,不会忘记你的。”

  这可由不得你啊。黄少天无奈地想,却没说出口。他只是重新飞上喻文州头顶,嘴上哼着歌。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05

  黄少天从早到晚都盘旋在喻文州上空,动嘴的频率比翅膀高,比起天使,更像只麻雀。

  喻文州却不嫌烦,他觉得黄少天简直是他八年来遇见过最有意思的人了。不仅仅因为天使的身份,他还真心实意地喜欢听黄少天跟自己讲话。他从不把喻文州当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敷衍,非常乐意告诉他各种有趣好玩的事,也会向他吐槽天界许多坑爹奇葩的规定。

  短短几天下来,喻文州都快记不起遇见黄少天以前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了。

  晚上喻文州写作业的时候,黄少天往往不会打扰他,自顾自坐在窗沿玩手机。

  黄少天几乎给了天界所有产品差评,唯独对手机网络还算满意。因为信号来自上空,覆盖面极广,速度比4G都快。他正在玩一个网游的手机版本,手指点得又轻又快,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他在打节奏大师。

  “少天哥哥,你是不是很想吃东西?”喻文州放下笔,转过脑袋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抬头,一脸茫然,“啊?”

  喻文州眨眨眼,道:“刚才吃晚饭的时候,你一直盯着桌上的菜看。”

  “……”黄少天脸上瞬间透出几分绯红,他努力挽救自己的形象,“我只是觉得……你妈妈烧的菜看上去特别好吃,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并不是我本身有多馋!”

  “天上没有吃的吗?”

  “有是有啦。但是天使是没必要进食的,所以只会有一些小零食能用积分兑换,饭店什么的是不会有的。”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前,撑着他的膝盖仰头看他,“那你是不是很久没吃热菜了?”

  “所有天使都不吃饭的。”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脑袋。

  喻文州却不管他的说法,走出房间找到喻妈妈,告诉她自己饿了想吃宵夜。

  黄少天被喻文州拉到书桌前坐下,看着他端进来的叉烧面,只觉得面汤冒出的热气实在太熏眼睛了。他几乎狼吞虎咽地吃下这碗面,连汤都喝光了,然后抚着肚子道:“真是好久没吃面了,你妈妈做菜味道太棒了。”

  喻文州看他满足的样子也很开心,“你以后来找我,都可以吃。”

  黄少天把喻文州抱到自己腿上,揉着他的脸道:“你怎么对我那么好呀?我做了五年任务,遇见的每个都是好人,可只有你这个小屁孩是对我最好的了。”

  “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喻文州抓住对方在自己脸上肆虐的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小笨蛋,我是因为任务才来保护你的呀。”黄少天手被按住,便把脑袋搁在喻文州头上。

  喻文州却执意转头盯着他的眼睛,道:“谁是不是真的对我好,我自己能分得出来。”

  黄少天笑了,“好吧好吧,你最聪明。那现在我想对你更好一点,小孩子喜欢什么呢……要不然我抱你出去飞一圈吧!小孩子不会不喜欢飞高高的吧?”

  然而喻文州没有立刻答应,他犹疑问道:“会不会被看到呀,这样做不要紧吗?”

  “严格来说是不行的啦,被人看到会扣分。”黄少天抓了抓头发,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无所谓啊,现在是晚上,谁没事干非得仰望星空,不会被看到的啦。”

  喻文州摇头,“算了,你赚积分那么辛苦,还要换好多东西,不要随便乱扣。我继续做作业了。”

  黄少天飞起来把椅子让给他,在空中感叹道:“你太懂事了,我在你这个年纪就知道整天看漫画打游戏,根本不晓得体谅别人这四个字怎么写。”

  “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吧?”

  黄少天又忍不住去捏喻文州的脸蛋了,“那是因为少天哥哥我升天以后外表就没法变了!不管过多少年都停在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管。”喻文州这时候使用了他这个年纪小孩撒娇耍赖的特权,“十年后我就跟你一样大了。”

  “好好好,那我等着看你十年后的模样。”


06

  这周五学校要开运动会,入场式时需要一些小道具。班主任把制作任务分配给参加的项目比较少的同学,而喻文州作为班长理所当然地责任最重。

  好在有黄少天跃跃欲试地提出帮忙。

  他们的道具其实挺简单:用报纸卷一根细棒,两头绑上优酸乳的塑料瓶,在里面放一把红豆。这样一来,舞动这根棒子时就会发出沙沙的声响。

  报纸、空瓶子和红豆都由全体同学共同提供,喻文州抱了一部分回家,他负责做十个。

  黄少天和他一起盘腿坐在地上,卷报纸。

  “好怀念啊。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参加过运动会了,小学运动会就更遥远了。你们还是自己动手做道具的,真有意思呀。印象里上中学以后虽然入场式更加五花八门群魔乱舞了,但是服装道具什么的都是买的或者租的。其实还是自己做最好玩了。”黄少天显然津津有味乐在其中。

  喻文州没问过黄少天以前的经历,怕他难过。可看样子他并不介意提起往事,喻文州便也开口道:“少天哥哥,你……读到几年级?”

  “我是念高三的时候发生的意外。”黄少天语气轻松自然,仿佛讲的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具体是什么就先不跟小朋友说了,反正主要我点背,不苦情不虐心。然后我就上了天堂当了天使,从此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每天为攒积分辛苦奋斗勤劳工作。”

  “你有回以前生活的地方看看吗?”喻文州小心翼翼地问。

  黄少天耸肩,“没有,也省得触景伤情嘛。其实,天界有托梦业务,可以跟生前的亲朋好友在梦里见见面聊聊天,但按规定不允许告知他们自己现在的身份。我觉得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还是向前看更重要,也没必要浪费积分非让他们想起我来了。”

  喻文州立刻接道:“你可以托梦给我啊。”

  “过两天你就不记得我了,不在许可对象范围内呀。”

  喻文州有些委屈地看着黄少天,“必须消除记忆吗?这样我还怎么积分拿太阳?”

  原来这小孩一直惦记着专属天使的事,黄少天心底又软又暖,微笑道:“别担心,人类的积分本来就不是能刻意获取的。你一直保持现在的状态,积分自然而然就上去了。我保证,十年后我升专属天使时,你一定会有太阳的——只要你乖乖的。”

  “那你也要加油赚积分。”喻文州认真道。

  “好!”黄少天用自己的脸蹭了蹭喻文州的,“从今以后当你的专属天使就是我的天使生目标了!”

  喻文州学着黄少天的样子也去捏他的脸,“嗯,乖。”

  黄少天被一个三年级小孩捏了脸说了乖,却发现自己拿他毫无办法,只好扬起嘴角笑了。他一边继续帮喻文州做手工,一边欢快地哼歌。

  “我要给你个金钟罩一个铁布衫,走多了崎岖的路也不觉得害怕。我要给你个好灵魂一副好心肠,看见的美丽风景全都舍得分享。”


07

  对于运动会,黄少天表现得远比喻文州期待。前一天晚上他抱着书包兴致勃勃地问:“薯片要不要带?饼干呢?果冻呢?巧克力豆腐干牛肉粒洋葱圈妙脆角呢?”

  喻文州无奈地摇头,“是运动会,不是秋游啊。”

  “都是玩,不用上课,没有本质区别嘛。你真的什么都不带?确定?”

  “带上巧克力吧,可以补充能量。”喻文州看了眼一脸“你还是小孩吗居然不爱吃零食而且为什么能考虑到这些”的黄少天,安抚道,“嗯,你想吃什么,也可以放进去。”

  “……我什么也不想吃。”

  次日便是运动会了。黄少天认为这是喻文州最可能遇到危险的时机,更加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

  他跟着喻文州他们班的方阵走了入场式,队伍中有人拉开纸花礼炮的时候他扇动翅膀吹着彩色卷纸多飘了一会。他还把一片蓝色的彩纸轻轻放在喻文州头顶,自顾自乐了半天。

  喻文州参加的项目只有一个接力跑,黄少天在旁边的跑道上边大喊加油边陪他跑了这五十米。然后他们便回到班级方阵所在的看台坐下。

  通讯稿的数量和质量都会影响班级的评分。喻文州拿了厚厚一叠稿纸开始写,黄少天就坐在一旁用手机上网搜索现成的运动会通讯稿念给他听。

  “哈哈,我们那时候也都是抄的,什么在跑道上挥洒汗水在赛场上放飞梦想……每篇稿子就那么几个词翻来覆去地用。”黄少天边念边笑,忍不住吐槽。

  喻文州也笑,低着头悄声与他对话:“嗯,所以十年前通讯稿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大概十年后也仍旧是那样。”

  黄少天愈发乐不可支,“于是很多所谓的优秀通讯稿就以这样的方式一届届一代代流传千古永垂不朽了。”

  “是吗?那我也原创一篇。”喻文州翻到新的一页,自己写下一段话:

  总会恰好下雨的运动会遇见了艳阳天,总会意外掉棒的接力跑顺利到达终点,完美得就像冥冥中有天使保佑。而在所有的完美中,最完美的是我们能一起走过这段不算长却并不短的路。


08

  临近傍晚时,大部分比赛都已经结束了,只剩下篮球决赛正在进行和趣味项目等待收尾。

  喻文州被老师派去将各班的得分誊写公布在球场边的黑板上。他光凭身高够不着顶,搬了把梯子坐在上面抄结果。

  黄少天的注意力被旁边的篮球比赛吸引了,飞到球场的围栏上坐下,看里面正在上演的激烈对决,时不时跟着鼓掌叫好,情绪高涨。

  意外发生在转瞬间。

  篮球从球员手中脱出,打着旋疾速飞向场外。黄少天眼看着它砸中喻文州身下的梯子腿,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依靠条件反射狠狠一拍翅膀冲了过去。

  喻文州从重心不稳的梯子上跌下,然而他只感受到瞬间的失重,便落进一个温暖可靠的怀抱。

  他被黄少天紧紧搂在胸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永远潇洒自如的天使此刻正不住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发颤的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与自责。

  喻文州伸出双手环住黄少天的脖子,在他耳边用平稳的音调道:“别担心少天哥哥,我没事的。”

  越过黄少天肩膀,喻文州看到如油画般浓墨重彩的绮丽晚霞,以及黄少天仿佛被夕阳染色的巨大羽翼。晚风吹着他们的头发轻抚对方的脸颊,天空宽广无垠,喻文州却觉得泰然心安。

  原来这就是飞翔的感觉。


09

  黄少天将喻文州在球场边放下,周围所有人都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神情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我去处理一下,很快就好。你在这里等我,哪都别去。”黄少天两手按着喻文州的肩,郑重其事道。

  喻文州点点头,摸了摸他的前额向他微笑,“你放心,我就在这,哪都不去。”

  黄少天也笑了,转身走向依旧处于目瞪口呆状态的人群。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羽毛,经过每个人时都用它在他们鼻子底下若即若离地拂过。一个喷嚏后,人们显然已经忘记了刚才亲眼见到的神奇景象。

  这事黄少天做起来驾轻就熟,不一会喷嚏声便蔓延遍布整个球场。他轻轻松松地收起羽毛,回到喻文州身边。

  “搞定!刚才那是专门消除记忆用的羽毛,只要一个喷嚏,烦恼一扫而光。怎么样,很方便吧?”黄少天从先前惊惶后怕的状态中走出来,表情带着得意。

  喻文州对他的推销并不买账,垂着头有些消沉的样子。黄少天又瞬间慌了神,蹲下身凑近他关切问道:“怎么了?还在害怕吗?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明明应该时刻注意着你的,居然还在那开小差。但是现在已经没事了呀,我保证你不会再有危险了,来,开心点好不好?”他抬手摘下口中无比脆弱娇贵的光环,在喻文州眼前晃了晃,“怎么样你才能高兴起来呢,要不然我们用它玩飞盘吧?晚上发着光很有意思的。”

  喻文州伸手把光环给他摆回去,道:“这次被那么多人看到,你要扣好多分吧?”

  黄少天顿时悟了,原来小孩在郁闷这个!他忍俊不禁,“安啦,这是迫不得已的必要行为,只要自己善好后并且在写任务报告的时候说明一下就没事了。”

  喻文州跟着他一起笑了,“那就好。我不用你的光环玩,要不,你给我一片羽毛,留作纪念吧?”

  “没问题!”黄少天一口应下,保持着蹲姿转过身展开羽翼,“你喜欢哪根,自己拔吧。反正这翅膀不是从背上长出来的,拔秃了我都没感觉——当然最好还是别拔秃,你挑个两三根倒是无所谓……”


10

  黄少天离开前的最后一晚,和喻文州在小区的公共娱乐区道别。

  喻文州坐在秋千上小幅度地荡着,黄少天则收起翅膀玩上了单杠。他总是闲不住,仗着能飞把窗沿、篮球架、日光灯管都当成座位。然而即使不用翅膀,他在单杠上的姿态也轻松潇洒,充满美感。

  一个单手绕圈的动作后黄少天一翻身,坐了下来。他看向喻文州问:“真的不用我推你吗?”

  喻文州摇头,从秋千上跳下来,爬上平行梯。黄少天在一旁盯着,关照道:“小心点啊。你爬那个干嘛,你年纪太小力量不够抓不住的。”

  喻文州只是在上面坐下,低头冲着黄少天笑,“这个星期天天抬着头看你,我脖子都酸了。单杠没梯子没法爬,干脆换个高度,俯视你一下。”

  黄少天听得弯起眼睛,抬着脑袋道:“你早说呀,我就不在天上飞着了。你想俯视我也不用那么麻烦。”

  黄少天环顾四周,天色已晚没有别人。他展开翅膀飞起来,把喻文州抱到跷跷板的一头放下,自己则坐在了另一头。黄少天刚坐下,喻文州就被翘了上去,他们保持着这一上一下的高度对视。

  “你看,这样不就行了?”黄少天眨眼。

  “嗯。不过十年后,就是我来翘你了,少天哥哥。”喻文州居高临下看着他笑眯眯地宣言。

  黄少天大方道:“好啊,我等着你十年后把我翘起来——这是什么诡异的十年之约啊!不是应该说十年后我是专属天使你是社会栋梁,必再相见之类的吗?”

  “其实,十年后怎么样都行,只要我们能再遇见就够了。”

  黄少天笃定道:“说到做到,肯定会再见的!”

  喻文州亦笑着说:“嗯,不见不散。”

  “好啦,该回家了。小孩子乖乖早睡,否则长不高。”黄少天慢慢站起,把喻文州放下来。

  “我以后肯定比少天哥哥长得高。”喻文州从跷跷板上下来,径直走回家。

  黄少天追上去挠他痒痒,嘴上叫着:“好哇,还没多高呢就跟我造反了!你说你怎么一点都没有比我小十几岁的样子?”

  回到家后喻文州收拾好书包,喝了杯牛奶,洗脸刷牙后在床上躺下。

  黄少天坐在床边,俯身将嘴唇贴上喻文州额头,道:“晚安。我等你睡着再消除记忆。”

  喻文州伸手环住黄少天的脖子,直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晚安,十年后见。”

  黄少天笑起来,“十年后见。”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如往常一般在闹钟声中睁眼,掀起被子,下床后踩着拖鞋拉开窗帘。

  早晨的阳光暖洋洋地铺满整个房间,窗外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一切都美好而日常。


11

  黄少天领了下一个任务,出发前整理行装。

  他的道具很少,把手机塞进口袋后拿起消除记忆用的羽毛,正要放好时“咦”了一声。

  之前晚上天黑没注意,现在才发现——这只是根再普通不过的羽毛,没有任何特殊作用。

  黄少天眉毛一扬嘴角一弯,摇着头轻轻自语道:“我就说,果然小孩子不可能真的完全那么乖嘛。”


-FIN-

评论(13)
热度(300)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