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男人随身携带等身抱枕有什么错

没有


男人随身携带等身抱枕有什么错


  第六赛季,随着蓝雨成为第四个站上荣耀联赛巅峰的冠军队,黄少天和他的夜雨声烦也正式封神,剑圣名号当之无愧。

  夏休期时联盟趁热打铁,与嘉世、霸图、微草、蓝雨四大战队合作,推出了一叶之秋、大漠孤烟、王不留行、夜雨声烦四个神级账号的等身抱枕。

  尽管印在抱枕上的是角色而非本人,黄少天还是感到无比羞耻:“策划部的人脑子都进水了吗?他们以为荣耀的游戏宅会像ACG宅一样买账吗?谁会要这种耻度爆表的周边啊?就不怕卖不出去全积压在仓库里亏死啊?”

  然而他显然低估了粉丝们对偶像的热情和爱意,等身抱枕的企划大受欢迎,光是预售期的销量便已经相当惊人了。看着微博上荣登热门的花式晒抱枕图,黄少天面无表情地评价道:“啊,没救了,这群人彻底没救了。”


  虽然黄少天自认为经受过大批这样那样不能描写的抱枕使用方法示意图的洗礼后,他已经心如止水波澜不惊了。可是当夏休期结束返回俱乐部,看到夜雨声烦的等身抱枕横陈在自己新晋男友床上时,他平静的表情还是裂了。

  “队长,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也买了。”黄少天难以置信地望着喻文州。

  “我确实买了呀,”喻文州看上去有些困惑,“难道之前没跟少天提过?”

  “没有啊!完全没有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经人,没想到居然也会参与这种事!”黄少天痛心疾首。

  喻文州的表情半是无辜半是不解,“作为少天的男友兼支持者,难道不是我买了才比较正常吗?”

  黄少天双手掩面,艰难道:“可这也太羞耻了……要我怎么承受得来。”

  喻文州温柔体贴地安慰他:“别担心,反正它在我床上,每天睡觉对着它的是我不是你。”

  ……就是这样才更加不好意思好吗!黄少天在心底哀嚎。


  话虽这么说,但是回到自己房间后再想起这件事,黄少天不得不承认他其实还是觉得很开心很甜蜜的。他捧着笑脸坐在电脑前,心说怎么不出索克萨尔的,出了他就也能把队长——啊不,索克萨尔——放在床上了。

  想着想着黄少天心情突然微妙起来,他意识到:不对啊,我本人还没有每晚跟队长同床共枕的待遇呢,这福利居然先让一个等身抱枕占了,是什么道理?

  然而跟一个等身抱枕吃醋这种事简直比出等身抱枕更羞耻,黄少天立马打住这个念头,要让人知道他会羡慕区区一个抱枕,他堂堂剑圣的英明岂不是毁于一旦?

  于是黄少天控制自己尽量不去想此时此刻正躺在同一张床上的喻文州和夜雨声烦抱枕,洗漱睡觉。


  翌日一早,黄少天睁眼。

  他看到了睡得正熟的喻文州。

  啊,原来我还在做梦呢。黄少天重新闭上眼,三秒后再次睁开,不不不这个队长的真实度清晰度也太高了吧绝对不只是梦吧可是我总不至于饥渴到半夜梦游跑来队长房间还爬上他的床吧这也太痴汉了啊!

  黄少天想要坐起来,却怎么也做不到,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限制在床板这个平面内,让他只能翻身没法脱离。他低头往下看,自己竟然穿着一身银色轻甲!虽然身体被固定在床上,但四肢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他将胳膊举到眼前,发现自己连臂甲都戴上了。

  必须躺着、身穿银甲、在队长床上……黄少天似乎能听见自己勉强维持理性思考时脑子里齿轮咔咔咔艰难转动的声音,一个匪夷所思天方夜谭的结论逐渐形成——满足这些条件的存在,似乎只有一个。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所幸还是能发出声音的。他像是怕打破这个早晨的平静以及自己所剩不多的冷静似的轻声道:“队长,队长,你醒了吗?”

  喻文州的睫毛微微颤动,接着缓缓睁开双眼。他带着些许刚睡醒的茫然环顾房间,然后看了眼床头的闹钟,又闭上了眼睛。

  “等等!先别睡!队长你看看我啊就在你面前不是在做梦!”黄少天也顾不得音量了,连忙叫道。

  这次喻文州很快睁眼,看样子清醒不少。他面对满脸焦急的黄少天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试探着开口:“少天?”

  “对!是我啊队长!”黄少天心头涌起一阵红军会师陕北的欣慰感,只恨没法紧握住喻文州的双手,“你别激动,先告诉我,我现在是什么——不不不,你还是直接跟我说,我是不是成了……等身抱枕?”

  见黄少天真的应话,喻文州显然非常惊讶,他的表情已然说明了他的答案:“没错……”


  从小接受科学社会唯物主义熏陶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尽力拼凑起碎裂的世界观后,暂且接受了这个事实。

  喻文州穿着睡衣,一脸严肃地侧卧在床上——由于黄少天作为等身抱枕坐起来很不方便,为了交流的平等性,只好都躺下。

  “所以说,现在的我就是夜雨声烦的形象,但是五官和四肢都是可以活动的,而且虽然没法起来,却能翻身。”黄少天说着沿抱枕枕面滚了一圈,又回到原处。

  喻文州点头,“是这样没错。少天,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唔……”黄少天努力感受了一下,“好像没什么奇怪或者不舒服的地方,只要不试图起来,就跟平时躺在床上没什么两样。不过看到自己身体的时候,有种被打了二向箔的既视感……”

  喻文州稍稍安心,都会开玩笑了,看来黄少天的情绪已经相当稳定了。“那么当务之急就是确认一下你自己的身体是什么状况。我现在起来,你等我会。”

  喻文州下床换衣服,黄少天心安理得大大方方地把手枕在脑后欣赏,他仗着自己眼下是个抱枕,完全不带脸红的。


  喻文州收拾妥当,从床上抱起黄少天——确切说是等身抱枕。“有什么感觉吗?”他低头看着怀中夜雨声烦的脸。

  “嗯……”黄少天皱着眉体会,“能感觉被抱住,可是跟正常接触还是不太一样,很难形容,就像中间隔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他迟疑片刻,又挠了挠头发道,“而且被你这么抱着,挺不习惯的哈哈哈。”

  “是吗?”喻文州一抬眉毛,“不过等身抱枕不太适合横抱的姿势,除了竖着抱以外就只能夹在胳膊下或者扛在肩膀上了。少天可以选一个比较喜欢的。”

  “还是就这样吧,至少不会像个麻袋……”黄少天认命。

  喻文州弯了弯嘴角,抱着黄少天走到门口。他轻巧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小心观望走廊两侧,确认无人后几步来到斜对面黄少天的房间外。随即他掏出备用钥匙开门,迅速闪了进去。

  考虑到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在抱着一个一米六高的等身抱枕的前提下完成的,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堪称身手敏捷了。

  房内,黄少天的身体拥着被子一角趴在床上睡得正香,宽松的T恤卷起来,露出一截白皙劲瘦的腰。

  黄少天庆幸自己的脑袋大半都埋在枕头里,就算流口水了也看不出来。在无法确定试图叫醒黄少天身体的后果的情况下,喻文州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帮他把衣服理好、在腰部盖上被子。

  等身抱枕被放在黄少天身体的旁边与他并肩躺着,喻文州把书桌前的椅子拉到床边坐下,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黄少天苦着脸回答:“遇上这种事,队长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怎么会知道?”

  “首先,未免节外生枝,这件事暂时最好还是别让其他人知道,毕竟不便解释也难以处理。”喻文州理智地分析道,“其次,少天你能想到有什么原因或者契机,会让你的意识进入这个等身抱枕吗?”

  “要是能想到我肯定早就说了嘛。这也太悲催了吧,用夜雨声烦出等身抱枕这种羞耻play我都接受了,居然还让我亲自变成了个等身抱枕!我最近也没干什么败人品的事啊,难不成是老天爷看不惯我事业爱情双丰收,就这样对我?”

  “好啦,别那么郁闷,”喻文州拍了拍抱枕上夜雨声烦的肚子,“或许只是个意外,明天早上就恢复了。”

  “嗯,”黄少天揉了揉自己的脸,他也不想让喻文州担心,“我也觉得。先顺其自然静观其变吧,要是明天还没变回来再想办法。”

  “好。那今天的训练我帮你请假,你就在自己房间待着?会不会太无聊,需要我陪着你吗?或者在电脑上开部电视剧放给你看?”

  黄少天忙摆手拒绝,“我又不是楚云秀苏沐橙她们,看什么电视剧呀。也不用你留下来,要不你带我一起去训练室吧!”

  喻文州为难道:“少天,你要知道,如果我公然带着你的等身抱枕去训练室,肯定会被当成变态的……”

  “他们敢!”黄少天扬眉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银甲,“谁要敢说队长坏话我立刻亲自出手了断他!”

  “这不是一回事……”

  黄少天打断喻文州的话,满脸委屈两眼泪汪汪地望着他道:“队长,文州,州哥,你就带我去吧。我又不好意思让你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缺席训练,可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多没劲啊,连动都动不了,只能躺在这,一整天下来我会闷死的!你忍心看蓝雨的王牌自己的男友困在一个又傻又蠢的等身抱枕里活活憋死吗?我保证,到了训练室以后只在旁边看着你训练,乖乖做个合格的等身抱枕,不许说话不许动!”

  “……”


  最终喻文州还是妥协了。

  他看着心情瞬间明亮起来的黄少天,提醒道:“既然要做个合格的等身抱枕,动作也得还原到位才行。”

  黄少天回忆着夜雨声烦原本的形象,一条腿弯曲一条腿伸直,将胳膊举过头顶,一手捏着另一只手的手腕。

  喻文州嘴角带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调整姿势,不时出声指导:“腿要朝内侧扣一些……腰再往另一边扭……手指收拢虚握……”他眯着眼睛仔细审视了一番黄少天满面羞愤摆出的造型,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了。还有,别忘了表情,要诱惑一点哦。”

  黄少天:“……”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往下跳。


  喻文州独自去食堂匆匆吃好早饭,又回到黄少天房间,将姿势诱人中带着僵硬、表情魅惑里透着悲戚的夜雨声烦抱枕一路抱进了训练室。

  由于早晨事发突然耽搁了许久,这天喻文州是最后一个到的——不算黄少天的话。

  “队长早……啊……”门边的队员率先注意到他,正要打招呼,一抬头声调拐了九曲十八弯。

  于是整个训练室的人都看了过来。显然自家一向沉稳可靠的队长大清早抱着自家王牌的等身抱枕进训练室这个画面太具有冲击性和震撼力,一时间没人说话,房间内弥漫着诡异而微妙的沉默。

  在众人一分担忧两分惊恐三分诧异四分疑惑的目光中,喻文州泰然自若地道了声早,闲庭信步地走到了自己座位旁,理所当然地把怀中的抱枕安置在隔壁蓝雨王牌的椅子里,还贴心地为它调整好角度以防滑下来。

  以大心脏著称、最擅长控制情绪的宋晓第一个回神,开口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队长,这是怎么了?”

  “啊,忘说了,”喻文州恍然,“少天身体不舒服,今天请假。”

  不这不是重点好吧王牌生病确实挺重要的但这并不能成为你把他的等身抱枕抱来训练室还放在他座位上的理由好吗!众人内心弹幕刷了满屏。

  “好了,大家专心开始训练吧。”喻文州拍了拍手,“副队长不在,原本安排在下午的新赛季讨论会改到明天。”

  蓝雨队员的心理素质都是强悍的。即使仍满心疑虑,他们还是集中精神开始训练。

  大部分人是如此自我安慰的:“既然是队长,那他这么做一定有合理的原因吧。哪怕这个行为本身有一点点变态,也绝不是出于什么奇怪的心理,绝不是。”


  训练期间,没有人会注意等身抱枕上夜雨声烦的姿势。黄少天侧卧着,一手支撑脑袋,悠闲地欣赏喻文州练习的样子。

  他的目光以喻文州光洁白皙的额头为起点,一路向下,经过细密纤长的睫毛,经过漆黑温润的眼眸,经过线条清晰的鼻梁,于浅色饱满的唇瓣逡巡一圈,游走到形状优美的喉结和锁骨,最后停留在修长好看的手上。

  “手残”始终被认为是喻文州最大的缺陷,好似一个沉重碍事的拖油瓶。而黄少天却只觉得这是他见过最完美漂亮的一双手。他喜欢看它们像现在这样在键盘上有节奏地翻飞跳跃的样子,也想象过它们与自己的身体毫无缝隙地紧贴的样子。他迷恋它们,同时渴望它们。

  喻文州在操作练习时不如黄少天游刃有余,尤其遇上单纯考验手速的项目,就会陷入比较被动的局面。可是喻文州不曾表现出半分不耐或泄气,他总会心平气和地面对结果,然后仍旧以最佳状态继续接下来的训练。

  他的坚持有着出奇强大的感染力,而他的从容则是令人无条件安心的存在。即使遇见出窍到等身抱枕上这种事,只要喻文州在身边,黄少天就下意识地相信总有办法解决的。

  黄少天专注地盯着喻文州。他想,能够带领蓝雨这样一支极具包容力和缺陷美的队伍的人,只会是喻文州了吧。也只有这样的喻文州,才会让他如此热烈且深刻地喜欢了吧。

  就在黄少天感到自己心底一片柔软就仿佛真的成了等身抱枕时,喻文州像是感应到他的视线,在两个项目的间隙扭头,对他浅浅笑了一下,旋即又投入训练中。

  啊啊啊犯规啊居然这时候放电!黄少天受到会心一击,恨不得绕着枕面滚几圈。

  ——为什么每当我觉得对你的喜欢已经到达极限的时候,你总会让我知道,我还能更加喜欢你一点呢?


  坐在喻文州斜对面的是郑轩,他恰好能从两台电脑之间看见喻文州。

  郑轩万万没想到,见证了同期好友黄少天在夺冠庆功宴上彻底喝醉当众抱着他们的队长深情告白(并且成功了)之后,他还会亲眼目睹另一位同期好友喻文州坐在训练室的座位上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一个等身抱枕温柔宠溺地微笑……

  简直没眼看!为什么偏偏要让我来承受这些?郑轩无语问苍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山大。


  午休时,因为实在不方便带等身抱枕去食堂,喻文州打包了中饭回房间。

  黄少天躺在床上,内心充满怨念,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看得见吃不着。他已经两顿没吃了,虽然并未感觉到饿,但馋的天性是抑制不住的。

  喻文州见他无比向往却求之不得的可怜样子,有些心疼,“早知道我直接在食堂吃好再回来了。”

  黄少天瘪着嘴道:“算了,没事,看看也好,就当望梅止渴吧。”

  喻文州忍俊不禁,加快速度解决掉中饭。然后他坐到床边,低头戳了戳夜雨声烦的脸,道:“下午还要跟我去?光躺在那看我训练,也不嫌无聊?”

  “当然不啊。看我喜欢的人做我喜欢的事,怎么会无聊?”

  黄少天这记直球措不及防,喻文州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嘴角先扬了起来。

  “好吧,还是一起去。”


  下午再次看到自家队长抱着等身抱枕来训练,蓝雨队员们已经能够维持面上的淡定了。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其实也并没有十分变态不是吗?

  黄少天真的津津有味地旁观了一整天喻文州的训练,他甚至觉得不管看多久自己都不会厌。

  晚上喻文州不忍心再刺激黄少天,在食堂吃好饭才回的房间。他没有如往常般打开电脑和笔记本开始工作,而是将黄少天所在的等身抱枕像白天一样摆在椅子里,自己则到床边面对着他坐下。

  如果不考虑其中一方是等身抱枕,那么这个场景还是显得比较严肃正经的。

  喻文州打算说的话题也确实是严肃正经的。然而还没开口,只听房门被连续敲了两下,不等他回应,门外的人便推开门闯入了这严肃正经的谈话现场。

  “队长,我看你门没锁就直接进来了,经理刚才——”于锋的话戛然而止。他目瞪口呆地发现自己的队长跟一个等身抱枕面对面坐着,一副正在进行严肃正经的交流的样子。

  喻文州面不改色地问道:“经理有什么事?”

  “没、没什么大事,就、就让我把这个文件拿给你。”于锋突然就结巴了,他快步将手中的文件夹放在桌上,又快步回到门口,“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什么都没看到,队长你继续。”说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出去并带上了门。

  于锋神情恍惚地走在回房间的路上,大脑迟缓地运转着。

  ——白天队长把抱枕带来训练就已经够不正常了,居然还会跟它聊天!这个行为已经超越奇怪的范畴了吧,如果放任不管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但这毕竟是队长的隐私也是他的个人癖好,随便说出去似乎不太合适啊……是不是压力太大了黄少又恰好生病,才选择这种方式发泄?看来这段时间我们必须好好表现,帮忙分担一些责任呐……


  喻文州自然不会知道门外于锋复杂而混乱的内心波动,他正认真道:“一天下来,少天有没有整理出什么头绪?”

  即便这确实是件没法用科学逻辑解释的事,也不该是完全无缘无故的。黄少天安安稳稳地过了二十年,一朝成了等身抱枕,必然是有其原因所在的才对。

  训练室里黄少天憋着没法说出口的话,几乎通通转化成了驱动思维活动的能量。他的大脑高效率地跑了一整个白天,怎么说都该找到线索了。如果非要挑个让他变成等身抱枕的契机,恐怕只有唯一的可能性了。

  可这叫黄少天如何说得出口!

  自从出了夜雨声烦等身抱枕后,他不止一次深刻体会到,没有最羞耻,只有更羞耻。

  但是无论多么丢脸,问题总得解决,蓝雨王牌不能一直是个等身抱枕。于是黄少天翻滚到抱枕背面,避开喻文州的视线,声音闷闷地从抱枕和椅背间传出来:“好吧,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等身抱枕了。要我说可以,说完你不要思考不要反应不要评价!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发生!Deal?”

  “好,你说吧。”

  “就是昨晚我回去以后,随便一想——真的只是随便一想啊,完全不是认真的啊,你也知道人在睡前容易胡思乱想的嘛。我就想到,那个,呃,等身抱枕它作为一个等身抱枕吧,一般来说,是放在床上的。那么队长你的等身抱枕呢,就是放在,嗯,你的床上的。而到了晚上,你睡觉的时候,也是躺在你的床上的,对吧?所以,你和它,就会一起在同一张床上……”黄少天磕磕绊绊了半天,语速又忽然快起来,“我就这样随随便便做了个不带任何情绪没有任何深意的推理谁知道哪路神仙那么会脑补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吃饱了撑的把我给塞进这个抱枕当了人肉枕芯——也就是说由我当个安分合格的抱枕而队长你只要像平时那样好好睡一觉过了今晚应该就能恢复正常了,嗯好的over。”

  黄少天一口气说完,平缓了下心情才重新翻滚到抱枕正面。喻文州右手握拳半掩着嘴,眼中还留有一丝尚未褪去的笑意,“少天,我觉得……”

  “你什么都不觉得!好了,队长你可以开始做正事了!三,二,一,干活!”黄少天炸着毛打断他。

  “好吧。”喻文州莞尔,“可是少天,你还占着我的椅子呢。”

  “……那你还不快来把我抱走!”黄少天自暴自弃地闭上眼张开双手。

  “遵命,我的剑圣。”


  喻文州处理队长负责的战队工作时,用iPad放了部默片喜剧支在床上给黄少天消磨时间。然后他把等身抱枕抱在怀里,跟黄少天一同看了这赛季两个新战队的比赛视频,对他们的实力和特点进行了一番分析讨论。

  十一点左右,喻文州去洗了个澡泡好了脚,准备睡觉。等身抱枕被摆在床内侧,黄少天维持云淡风轻的表情躺着,语气淡然平和地与喻文州互道晚安,看他关灯躺下。

  等等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黄少天在黑暗中无声呐喊。

  他也不是第一次跟喻文州睡在一个屋檐下了,战队到别的城市比赛时,不出意外他们都会住在酒店同一个房间。黄少天当然知道喻文州的睡眠习惯向来很好,基本能保持平躺的睡姿,不像他自己常常睡出五花八门的造型。

  可现在是平躺的时候吗!如果只是并肩在一张床上躺一晚就行,今天早上他又怎么会醒在抱枕里。黄少天无比清楚自己昨晚吃抱枕醋时想象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场景。

  反正没开灯,谁也看不见谁。黄少天清了清嗓子道:“队长,你之前就是这么睡了的吗?”

  “嗯?”喻文州转头看他,“怎么了,少天莫非也想盖上被子?我没有给等身抱枕盖被子的习惯……不过如果你希望那就盖上吧。”

  “哪个等身抱枕会需要盖被子啊!抱枕抱枕,最重要的功能难道不是用来抱的吗!”黄少天抓狂。

  喻文州笑出声来,他的眼睛即使在黑暗中似乎也流转着温和的柔光,“啊,是我的错,没考虑到这点。”

  黄少天咬牙,豁出去道:“够了!别说话,抱我!”

  这次喻文州听话侧地过身子,将抱枕搂在怀中。他的鼻尖恰好贴着黄少天的额头。


  黄少天原以为这晚他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然而在喻文州的怀抱中他很快便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时,黄少天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摸自己的衣服——谢天谢地,是最普通柔软的棉布!

  他跳下床,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衣服都顾不上换就要冲出房间。

  拉开门,黄少天撞见抬起手正准备敲门的喻文州。他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朝气十足的灿烂笑容,“早啊,队长!”

  喻文州没有放下手,直接拉过黄少天给了他一个亲密无间的拥抱。

  “早安,少天。”他停顿一秒,微笑补充道,“还是抱着真人的感觉最好。”


-FIN-


然而我连等身都没有QAQ(抱着天天的靠枕哭了起来


评论(17)
热度(645)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