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糖炒栗子

没日没夜中的某一夜


糖炒栗子


  晚七点,训练室里只开了一盏灯,照亮小半排座位,大部分空间被黑暗笼罩。敲击键盘发出的“啪啪”声连绵不绝,有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响的趋势。

  “少天,够了。”喻文州关闭训练软件,摘下耳机,转头道。

  黄少天充耳不闻,仍然抿着唇,双眼紧紧盯着电脑屏幕,手下操作快得出现残影。

  喻文州轻叹一口气,起身走到黄少天背后,拿开他的耳机,又重复一遍:“少天,今天已经够了。”

  黄少天还是没有停下练习,头也不回地答道:“文州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再待会。”

  喻文州直接探过身按下显示屏的开关,在黄少天的“哎哎哎”中扶着他的椅子把人转向自己,然后弯腰凑近他严肃道:“你今天一早就过来了,除了中饭和晚饭时间就没停过,训练量已经远远超标了。以你现在的精神状态,再练下去对你没有任何帮助,只会带来身体上的负担。欲速则不达,少天,不要心急。”

  “我没有心急!”黄少天下意识地反驳。而喻文州不再说话,只是保持着贴近的姿势,平静耐心地与他对视。

  “好吧,”黄少天败下阵来,“是我太急躁了。”

  “没事,我也会着急。”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额发,直起身来,“我们还有一年,都别急,脚踏实地前进就能做到最好了。”

  黄少天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嗯,你说的对,不用急,急也没用。每天踏踏实实训练,一年后我们肯定飒爽出道carry全场!谢谢你啊文州,陪我到那么晚。”

  喻文州正把两台电脑关机,闻言道:“不客气,你也常常陪我看比赛录像到半夜。在这里面坐了一整天了,先不急着回宿舍,出去走走吧。”


  时值九月下旬,秋天的气息已经相当浓重了。天气逐渐转凉,不复夏日的炎热,尤其入夜后,晚风吹过甚至会带来一丝寒意。

  喻文州已换上长袖衬衫,黄少天还穿着短袖T恤。不过他一副不怕冷的样子,活蹦乱跳走位飘忽地绕喻文州公转着往前走,嘴上不停:“哎是应该多出来走走,现在的气温舒适度太高了,风一吹我整个人都精神了!”

  喻文州莞尔,“那以后可以把散步作为日常任务来刷,每晚都出来放松一下。”

  “好呀,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互相督促……咦,那么香,我好像闻到了糖炒栗子的味道。”黄少天吸了吸鼻子。

  “嗯,就是糖炒栗子,你看那边在卖。”喻文州指着前方一个小小的店面示意,“我们去买点吧。”

  黄少天直接以行动作答,拉着喻文州快步走过去。店里是一对中年夫妇,丈夫穿着件白色背心,正双手持一把大铲翻炒着铁锅里的砂砾和栗子,妻子则笑盈盈地看着他们问道:“刚出锅的栗子,两位小帅哥要尝尝吗?”

  黄少天一摸口袋,没带钱,转头向已经掏出钱包的喻文州眨了眨眼,“这位小帅哥,付钱吧。”

  喻文州笑着瞥了他一眼,对老板娘说道:“麻烦给我们称二十块钱的栗子,谢谢。”

  老板娘动作麻利地称好一袋栗子,交给满脸期待的黄少天,又拿出两个塑料栗爪放在喻文州手上,贴心地叮嘱道:“趁热才好吃。”


  二人谢过老板娘,接着往前走。黄少天等不及,从喻文州那拿过一个栗爪,打开纸袋掏了颗栗子出来就开始剥。

  “当街吃多不方便,找个地方坐下再吃吧。”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埋头剥栗子的样子好笑道。

  “边找边吃啊,”黄少天把栗子塞进嘴里,手上已经拿了第二颗,“人家都说了要趁热吃的嘛。”

  喻文州无奈,抽出黄少天抱在怀里的纸袋帮忙提着,还把他捏在手中的栗子壳接了过来。

  黄少天几下又剥好一颗栗子,不客气地一手把栗子壳放在喻文州掌心,一手将栗子仁举到他嘴边。喻文州看了眼脸上理所当然地写着“快吃啊”的黄少天,低头张口把栗子咬进嘴里。

  “好吃吗?我觉得挺甜的,稍微有些沙沙的口感,我就喜欢这种糯一点的栗子!”

  “很好吃。”

  黄少天听了这回答满意地点头,从喻文州拎着的纸袋中继续掏栗子剥,一边说道:“对了文州,原来你也喜欢吃糖炒栗子呀?”

  “嗯,而且栗子正当季,再加上甜食有助于改善心情。”喻文州一本正经道。

  黄少天忍俊不禁,“不愧是文州啊,感觉这袋栗子瞬间就提高了逼格,你赋予了它重要的价值与意义!”说着他又喂了喻文州一颗具有重要价值与意义的栗子。


  他们来到一个开放式的小公园,在一张木制长椅上坐下,专心剥栗子吃。

  夜空中悬着一轮银月,月明星稀。空气里弥漫着淡雅清甜的桂花香,温柔了晚风。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仰头望天,道:“文州你看,今晚的月亮好圆啊。哎我想起来了,中秋快到了吧?”

  “嗯,”喻文州也抬起头看向圆月,笑道,“这两天战队该发月饼了。”

  黄少天一听便来了精神,“对哦!蓝雨这点真的特别赞,发的是蛋黄莲蓉的月饼!在广式月饼中我最爱吃蛋黄莲蓉馅了,所以我就是喜欢蓝雨啊,赛高!”

  “是么?我妈每年中秋都会自己做月饼,下次你来我家,让她给你做双黄的。”

  “真的吗!”黄少天两眼放光,一脸向往,“你妈真贤惠,我妈非但不会自己做,有年我买了一小盒不同味道的冰皮月饼回家,就出门玩了几个小时,她把月饼全吃了,一口都没给我留……”

  喻文州笑出声来,黄少天继续说道:“不过你还是可以到我家玩的,我妈烧菜很厉害,尤其是叉烧,特别香特别好吃!还有烧鹅烧鸭烧鸡——”

  喻文州用一颗栗子堵住黄少天的嘴,道:“别报菜名啦,大晚上的,那么多肉都能听饿了。”


  “文州啊,你说其他星球上会有外星人吗?”

  面对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突如其来的问题,喻文州没有半分不解,自然地答道:“我觉得有吧。”他望着天空,柔和的声音仿佛融入夜色,“如果整个宇宙只有地球上存在生命,未免显得有些孤独了。”

  “我也希望有外星人,那样比较有意思。但是最好大家都能友好相处,世界和平,不要像科幻片里演的总是侵略来侵略去。可以一起坐下来打荣耀嘛,搞个荣耀宇宙联赛,我们代表地球出战!”黄少天天马行空,完全忘了自己都还没在蓝雨出道。

  喻文州陪着他开脑洞:“嗯,到时候我们每个星期就乘着宇宙飞船去各个星球打比赛,荣耀还可能增加新的职业,比如虫族或者汽车人。”

  “哈哈,对对对,不过那视觉效果应该就跟打BOSS似的,一定能提高作战积极性——那文州你相不相信平行世界啊?”黄少天思维出奇跳跃,毫无征兆地换了个话题,颇有日后妖刀风范。

  也亏得喻文州能毫无障碍地接下去:“非要说的话,还是愿意相信的,就好像多了无数未知的可能性一样。或许在别的平行世界里,我正卖着糖炒栗子呢。”他指了指摆在二人中间的那袋栗子眨眼。

  “那我就在你旁边也摆个摊,卖烤红薯!”

  喻文州转头看着黄少天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是烤红薯?”

  “因为都是甜的啊,而且都是热腾腾刚出炉的最好吃。”黄少天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

  “可惜糖炒栗子是秋天的,烤红薯是冬天的,”喻文州一本正经地遗憾着,“少天,恐怕你没法把摊摆在我旁边了。”

  “这有什么,那我们就一起呗!”黄少天抬起胳膊搭在喻文州肩上,“秋天卖糖炒栗子,冬天就改卖烤红薯。对了,夏天还可以卖小龙虾!人气绝对爆棚!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商业头脑?”

  “那春天卖什么?”

  “春天啊……”黄少天思索两秒,豪气地一挥手,“休假,不做生意了,我们用来旅游!所谓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多么适合四处走走看看吃喝玩乐呀!”

  喻文州点头附议,“嗯,的确。春天的话,江南地区的野菜都长出来了,河鱼也正是肥美的时节,应该能吃到新鲜的原汁原味。”

  “文州你说得我口水都快留下来了……我们还可以去日本看樱花,由南至北,跟着樱花开放的脚步走,一定很漂亮!”


  “其实我小时候,曾经有个愿望就是环游世界,自己开房车,想去哪就去哪。”喻文州弯着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往事,笑容兼具少年的透彻和青年的温润。

  “文州你小时候的愿望真有意义啊,思想境界可比我高多了。”黄少天感慨。

  “哦?少天的愿望是什么?”喻文州好奇道。

  黄少天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答道:“我的愿望就是当个特工——不是超级英雄有特殊能力的类型,是像《007》或者《碟中谍》里面那样的,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用的是手枪和各种各样的高科技工具、经常在街头抢辆跑车或者机车就上演速度与激情。啊,还有,出场自带BGM——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感觉很适合你。”喻文州给予肯定,“那我呢,黄特工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是做什么的?”

  “你的话呢……”黄少天捏着下巴装模作样地仔细审视一番喻文州,“你是我的后方信息支持,俗称技术宅。就是每次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你坐在电脑前cover我,不管什么系统都能分分钟黑进去,然后通过耳机指挥我要怎么走啊、电脑密码是什么啊、定时炸弹剪红线还是蓝线啊之类的。我们俩还是黄金搭档,势不可当!”


  “回去吧。”

  一袋糖炒栗子在喻文州和黄少天天南地北的闲聊间不知不觉便见了底。他们收拾干净栗子壳,慢慢走回俱乐部。

  黄少天似乎就是不肯好好走路,非要在喻文州前方面向他倒退着前进。

  他双手插兜,一副毫不担心撞到人或者电线杆的悠闲样子,拖长音调道:“我说文州——”

  “嗯?”喻文州一边替他留意着身后一边应道。

  “虽然刚才扯了那么多,卖糖炒栗子很自在,当特工很酷炫,不管哪个平行世界都很精彩的感觉……”黄少天恰好走到路灯下,仿佛正在发光的其实是他,整个人耀眼夺目,“可我还是觉得,像现在这样,在蓝雨,每天训练打荣耀,晚上跟你出来买一袋糖炒栗子慢慢吃,就是最好的。”

  “对,这就是最好的,”喻文州笑起来,“我们还要一起拿很多个冠军。”


  此时,距喻文州和黄少天出道还有十一个月,距蓝雨首次夺冠还有三年。

  他们已然是最好的彼此。


-FIN-

评论(7)
热度(263)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