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黄少天的拔剑奇缘

亚瑟王喻文州×紫霞仙子黄少天


黄少天的拔剑奇缘


  黄少天是一位剑客,他居住在夜雨星上。

  夜雨星只有黑夜,没有白昼;只有雨水,没有晴天。除了黄少天,夜雨星上的居民还包括许多荧光蛙。荧光蛙每叫一声,就会发出幽蓝的光,为了照亮这个星球,蛙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所以虽然夜雨星缺少阳光,却仍然是热闹的——也可以说,是吵闹的。

  黄少天不嫌吵,他喜欢看不停“呱呱”叫着的荧光蛙身上的蓝光一明一灭,就像星星落在了地上,布满整个星球。何况他自己原本也不比荧光蛙安静多少,他总爱找荧光蛙说话,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反正它们都会“呱呱”地回应他。

  可是黄少天还是要离开蓝雨星了,因为他的冰雨剑突然没法拔出鞘了。无法拔剑出鞘的剑客还是剑客么?黄少天担心是蓝雨星过于潮湿的环境损伤了他的剑。他决定搬到一个不会终年下雨的地方,并找人修好他的剑。

  离开前,黄少天找到他最常聊天的一只荧光蛙。

  “小蓝啊,我要走了,要离开这里。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我是一个剑客,剑客的剑是最重要的嘛。我很喜欢夜雨星,也很喜欢你们,我知道你们也很喜欢我对不对?毕竟全宇宙再也找不到像我一样帅气英勇的剑客了。不过你们也不用太难过,以后我有空就回来看你们。好啦,拜拜,我会想你们的,你们也要想我啊!”

  “……呱。”


  黄少天带着他的剑离开夜雨星,走了三十三天,来到另一颗星球。

  这个星球被厚厚的云层包裹着,就像一支巨大的棉花糖。黄少天一头扎进去,在一片白茫茫中胡乱走了半天,总算遇见一个人。

  那人长得好看极了,穿件长风衣,正在专心致志地用云朵擦拭两把枪。

  “你好啊,我叫黄少天,是一名剑客,来自夜雨星。你知道吗,夜雨星不像这儿被云环绕住了,那里抬头就能看见夜空,只是永远在下雨。咦,夜雨星没有云,雨是从哪来的呢?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呢?好神奇啊你说对吧?”

  那个人放下枪,抬头看黄少天,半晌才开口道:“……周泽楷。”

  “周泽楷?你是说你叫周泽楷?”黄少天拿出他的剑,“对了,我其实是想找人修好我的剑,他叫冰雨,不知怎么的拔不出来了。你知道怎么修好他吗?”

  周泽楷摇摇头,又拿起他的枪,“枪,还有几支。”顿了顿,“可以给你。”

  黄少天有些遗憾,“我是个剑客,不用枪的。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啊,我要继续找能修好我的剑的人了。等我把剑修好了,就回来找你和你的枪比试比试!”

  说完他正要再次扎进云里,被周泽楷一把拉住。周泽楷抬手指天开了一枪,子弹过处云朵散开,形成一条笔直的通道,能够看见上面的星空。

  黄少天回头笑道:“谢啦,再见!”


  又过了七十八天,黄少天抵达下一个星球。

  其实他是远远看到有地方正在冒烟,还以为着火了想来帮忙,没料到这星球本身就烟雾缭绕。黄少天不喜欢烟味,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还是落到了地面上。

  星球的居民是一支支活蹦乱跳的香烟,黄少天想问问这儿有没有别人,但是香烟不会说话。

  于是他只好摒住呼吸走到烟雾最浓密的地方碰运气,果然在那依稀辨认出一个人影。

  “你好,我是黄少天。”烟熏得他话都变少了。

  那个人似乎掐灭了烟,又抬手挥了挥,驱散不少烟雾。黄少天总算能勉强呼吸了,也得以看清对方的脸。

  “我是叶修。”那个人说道。

  “叶修啊,你知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你这样可是很危险的!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住在这么一个星球呢,太奇怪了,就不怕自己的身体被熏坏吗?你有没有想过要搬家啊,我就从我的星球搬出来了,不过我星球的环境可没那么恶劣,我是不得已才离开的……”

  叶修懒洋洋地摇了摇手中的烟,“你是太烦了被赶出来的吧。”

  “你才被赶出来呢!我的邻里关系可是很和睦的好吗!我不抽烟没恶习,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啊!”

  叶修挑眉,“那你怎么搬家了?”

  “我是一名剑客,我的剑坏了。你会不会修剑啊?行了我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不会,你肯定只会吸烟,就等着英年早逝吧!”

  “我确实在英年,但不会早逝。”叶修露出一个让黄少天万分不爽的笑容,“而且虽然我不会修你的剑,可我知道有人能帮上你。”

  黄少天眼睛一亮,“谁?”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叶修抓过一支蹦得正欢的烟叼在嘴里,将一个打火机抛向黄少天,“给哥点根烟就告诉你。”

  “你!”黄少天气得深吸一口气,又被烟味呛得咳了半天,却只能憋屈地替叶修点着了烟。

  叶修悠悠吐出一个烟圈,用烟指着某个方向道:“微草星的王杰希,他应该知道怎么修好你的剑。”


  黄少天再次启程,这回他用了五十四天,来到一颗绿色的星球。

  种种千奇百怪的植物覆盖在这个星球上,黄少天举步维艰地穿过一片互相挽着枝桠跳舞的树林,又一脚深一脚浅地走过一片会唱歌的灌木丛,终于看到了一个戴着大大巫师帽的魔术师。

  黄少天确认了魔术师脸上的大小眼,向对方打招呼:“你好,我是一名剑客,叫黄少天。你是王杰希吧?叶修告诉我说你能修好我的剑,所以我就来微草星了。说起来这不是叫微草星吗,哪里微草了,明明应该改成巨木星,我差点被那些跳舞的树绊倒压死好吗!还有那片灌木,为什么要唱歌啊?唱歌也就算了,为什么偏偏要唱《狮子座》,还唱得那么难听,跑调快跑到夜雨星上去了……”

  王杰希无奈地打断他,“你好,我就是王杰希。你的剑怎么了?”

  “噢!我的剑!”黄少天把剑递给王杰希,“他叫冰雨,有一天莫名其妙的就拔不出来了。他拔出来可是很漂亮威风的,是整个宇宙最锋利的一把剑。”

  王杰希仔细翻看着冰雨,又眯起大小眼打量了一会黄少天。黄少天被他看得忐忑极了,道:“怎么样怎么样?严不严重?你能修好冰雨吗?”

  王杰希把剑交还给黄少天,“它不是坏了,你只要找到一个命中注定的人,就能拔出它了。”

  “命中注定的人?”黄少天皱眉,“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而且宇宙那么大,我要上哪去找这么个人啊?”

  王杰希一摊手,“我也不知道。谁能拔出你的剑,谁就是命中注定的人。”

  黄少天还是难以接受,“可冰雨一直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只有什么命中注定的人才能拔出来了呢?”

  王杰希诚恳道:“我猜测是系统自动更新升级了。”

  “……”


  于是黄少天踏了寻找命中注定的人的旅途。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走过了多少地方、遇见过多少人了。

  他到过一颗布满鲜花的星球,风吹过时扬起漫天花瓣。上面住着一位扎小辫子的弹药师,他说他也在找一个人,找了很久。黄少天安慰他:“至少你知道你要找的是谁,总会有希望的。我可是连要找谁都不知道呢。”

  他到过一颗橙色的星球,那里的植物只结瓜子——还是炒好的瓜子。采瓜子的小姑娘叫苏沐橙,他们磕着刚收获的瓜子聊天。苏沐橙对黄少天的故事很感兴趣,“多浪漫呀,就像我看的爱情片一样,找你的意中人!”黄少天纠正她:“是命中注定的人。”“命中注定我爱你嘛,一个意思啦。你找到那个人以后要回来把结局告诉我哦,不能给我留坑!”

  他还到过一颗燃着烈焰的星球,上面有一位看着十分吓人的拳师,黄少天把钱包落上面了;一颗金灿灿的星球,那儿的土豪叫楼冠宁,他慷慨地资助了丢钱包的黄少天;一颗波涛汹涌的星球,居住着命中多水的魔剑士……

  所有人对黄少天都很友善,然而没有一个人能拔出他的剑。


  黄少天来到一颗蓝色的星球。

  走近了才发现,星球本身并不是蓝色的,只是上面生活着许多长蓝色羽毛的鸡。这些鸡一点也不怕人,黄少天落在它们身边时还依然保持着淡定。

  黄少天逗了会鸡,又四处绕了一圈,找到一座小木屋。窗户没关,他看到里面坐着个人,正低头看书。

  他趴在窗沿上,敲了敲窗框,歪头笑着打招呼:“你好!抱歉打扰了,我叫黄少天,是名剑客。正好路过这里,看你也是一个人,我们不妨认识一下交个朋友聊聊天?”

  屋子里的人放下书抬头看过来,也笑眯眯地答道:“好啊,请进。”

  黄少天于是不客气地单手在窗沿一撑,翻了进去。他在主人的示意下坐到了桌子另一边,拿起对方为他倒的茶一口气喝完。

  “我叫喻文州,这里是蓝雨星。”

  “蓝羽?是因为这些鸡的毛是蓝色的吗?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到蓝色的鸡啊,看着逼格都提升了不少,就像蓝色妖姬一样!啊,可以叫它们蓝色妖鸡欸——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jī’吧——不对不对,去掉那个‘吧’!”

  喻文州听黄少天说话时就没收起过脸上的微笑,“嗯,我知道。不过蓝雨的雨是雨水的雨,不是羽毛的羽。”

  黄少天更感兴趣了,“所以是蓝雨?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莫非这儿也常常下雨?”

  喻文州轻轻摇头道:“不是,大约是因为这些鸡掉毛的时候空中飘着蓝色的羽毛,就像下雨一样吧。”

  黄少天想了想,提出异议:“那样子不是更像下雪吗?应该叫蓝雪更贴切吧。”

  “有道理,”喻文州沉吟几秒,手指在桌上轻点两下,“不如就改成蓝雪星。”

  黄少天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我就那么随口一说,你别当真啊。而且蓝雨挺好的,我喜欢这个名字,让我想起我的家乡,特别亲切。我来自夜雨星,那里是真的总在下雨,没有阳光。但是有种荧光蛙叫的时候会发光,蓝色的光,所以我的星球也是蓝色的,我很喜欢蓝色。”

  “我也很喜欢蓝色,看来我和少天还蛮有缘的——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那我就叫你文州啦。对了文州,你说外面的鸡会掉毛,可我刚刚跟它们玩了会,没觉得有掉毛啊?”

  “它们平时不会掉毛,只有成熟时会把全身的毛都脱掉。”

  黄少天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直接笑趴在桌上,“全都脱掉吗?那不是成了秃毛鸡了?然后要怎么办啊?我一只都没看到,是它们秃了以后不好意思就躲起来了吗?”

  喻文州一本正经地答道:“然后它们就成了白斩鸡。”

  “……文州,你是在说冷笑话吗?”

  “这些鸡的毛掉光以后就彻底成熟了,它们会自然变成能吃的白斩鸡。”

  黄少天惊叹道:“那么神奇!这些蓝色妖鸡简直是我见过最与众不同的鸡了!而且自动变成白斩鸡真人性化啊,白斩鸡很好吃的嘛。你知道吗,我曾经到过一个长满秋葵的星球,天呐太可怕太反人类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生活了。”

  喻文州饶有兴趣地道:“少天去过不少地方吧?”

  “对啊。其实是因为我的剑拔不出来了,正在满宇宙地找能把他拔出来的人呢。我已经找了好久了,我都要开始怀疑那个大小眼是不是唬我的了!说什么会有命中注定的人能拔出来……”

  “少天相信命中注定的说法?没想过放弃么?”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啊,我不会放弃的啦,毕竟我可是个剑客,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剑一直拔不出来呢!而且就算那个大小眼真的不可靠,我多走几个地方,总会遇见其他有办法的人,有路就有希望嘛。再说了,去到不同的星球认识不同的人也蛮有意思的,比如我曾经到过一个——啊,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说太多了。我本来话就不少,大部分时间又用来赶路连个聊天的伴都没,所以难得有个说话的对象就容易控制不住……”

  “不会,”喻文州认真道,“少天说话很有意思啊。而且我不像你去过那么多地方,又很感兴趣,正希望有人能跟我说说其他星球的事呢。”

  “那就好!我也正缺个人来听我讲这一路遇见的事,一个人憋着太没劲了,说起来我还有过把这段经历写下来出本自传的念头!但是要我说话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不带中场休息的,写字就不行了,一写作文就头疼……”

  “可以你口述,我执笔。”喻文州笑道,他的口气却不像在开玩笑,“我很乐意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到时候书上署我们俩的名字……不对不对扯远了,这些事以后再说吧。我刚才说到我去过一个星球……”


  这一聊就聊到了日落。黄少天一直都很擅长跟人说话,但从没那么尽兴过。跟喻文州聊天是件非常舒服的事,别人开口时他总会表现得耐心专注。而且尽管他不像黄少天走过数不清的地方,却看过大量的书,博学多识,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说话还十分讲究分寸,让人觉得说什么话题他都能接上,又不显得卖弄。

  “跟你聊天真是太开心了,我好久没遇见那么投缘的人了!要不是必须拔出我的剑,我都想留下来赖着不走了。”黄少天意犹未尽。

  “我也正有此意,如果不是你还有正事,我一定邀请你住下来。”

  “我这人可是很容易当真的,你千万别骗我啊。等我的剑恢复正常了来找你的时候,不要翻脸不认人噢。”

  “我这话永远有效,你任何时候来我都欢迎。”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认真道,“虽然目前还没办法留下来,不过今晚你就暂且住在这里吧?我还可以请你尝尝蓝雨的白斩鸡。”

  “好啊好啊!我早就觊觎这神奇的蓝色妖鸡了!”黄少天一脸跃跃欲试,撸起袖子,“我来帮你抓鸡吧——啊啊啊去掉那个‘吧’!”

  喻文州笑道:“好啊,黄昏恰好是蓝色妖鸡成熟的时候。你出去应该能看到有只正在掉毛的鸡特别活跃,试图飞上天。”

  黄少天放下剑就从窗户翻了出去,果然一眼看到只半秃的鸡。它拼命扇动翅膀想要飞起来,可那效果看起来像是在跳高,边跳还边掉毛。黄少天没费什么劲就抓住了这只鸡,它在他手里又扑腾了半天,总算把身上的毛全掉光了。

  刹那间,黄少天眼睁睁看着手中的秃毛鸡变成了烧好的白斩鸡。

  他一脸惊叹地进屋,献宝似的把白斩鸡举到喻文州眼前,“太神奇了!哪怕听你描述过,亲眼见到这一幕也还是觉得太神奇了!居然真的直接变成了白斩鸡,它们在进化过程中产生了怎样一种为人民服务的无私奉献精神啊!”

  喻文州伸手摘下几片落在黄少天头上和肩上的羽毛,又接过鸡放到准备好的盘子里。他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拿出两瓶酒摆在桌上。

  “刀怎么不见了,昨天搁哪去了……”喻文州皱眉道,“一时半会找不到,少天借你的剑用用。”

  黄少天根本没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喻文州随手抽出他放在凳子上的剑,三两下切好了白斩鸡,动作干净利落。

  “……”


  眼看着喻文州提着剑准备去冲洗,黄少天艰难地开口道:“等……等……”

  “怎么了?”喻文州回头,他们对视了三秒,他突然反应过来,“啊,你的剑!我刚才没注意,忘了这事了。所以说……”

  “……所以说你拔出了我的剑,”黄少天缓缓眨了眨眼,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你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

  他冲到喻文州面前,小心翼翼地接过自己的剑,几乎要热泪盈眶了,“冰雨……你总算重见天日了,我想死你了!”紧接着扑向喻文州一把抱住了他,“啊啊啊原来真的有命中注定的人王大眼没坑我!实在太好了文州你简直是我的贵人我的锦鲤我的优乐美我的哆啦A梦!我对你的爱连起来可以绕蓝雨星一亿圈!谢谢谢谢谢谢!”

  喻文州回抱黄少天,一面注意着冰雨锋利无比的剑刃为自己的生命安全而担忧,另一面真心实意地替对方感到开心,“这有什么可谢的,对我不过是举手之劳,能帮到你就最好了。”

  黄少天放开喻文州,提着他的冰雨手舞足蹈地奔出屋子疯了半天,才冷静下来回到桌旁。他把剑收入剑鞘,再轻而易举地拔出来,反复确认了几遍终于彻底放心。

  “好了,这下可以安心吃饭了吧?”喻文州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地看着他,却也始终耐心地等他平复心情。

  “吃吃吃!太高兴了今天我可以吃三碗饭!”黄少天夹了一大块鸡肉放进嘴里,“唔这个白斩鸡真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白斩鸡!没想到蓝色妖鸡看着挺黑暗料理的吃起来味道那么棒,又鲜又嫩的!”

  “我也特别喜欢这道白斩鸡,吃了那么久都不腻。可惜以前没别人尝过,只有我自己知道它的味道,多少有些‘怀才不遇’的遗憾。现在能跟少天分享美味,有种更好吃了的感觉啊。”

  “别担心,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吃白斩鸡!”黄少天脱口而出。

  喻文州挑眉看他,“少天?”

  黄少天筷子上还夹着块肉,抬起头不闪不避地跟喻文州对视,他的眼眸比全宇宙所有的星辰、比出鞘后冰雨的锋芒还要明亮。

  “你才答应随时欢迎我留下来,不会不作数吧?我说过我可是很容易当真的啊。”

  喻文州露出他最明朗的笑,“当然作数,永不失效。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让你白吃白住——”

  黄少天一脸夸张的害怕表情,“好哇喻文州你在这等着我呢,准备跟我签订什么不平等条约?”

  “宇宙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喻文州眨了眨眼,“在蓝雨住久了偶尔也会想来趟旅行,不知道到时少天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导游?”

  黄少天勾起嘴角,“反正已经成功找到那个命中注定的人了,看在你这白斩鸡那么好吃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啦。”

  喻文州夹了个鸡腿到黄少天碗里,“你可以让全宇宙知道,蓝雨这片养鸡场被你承包了。”


-FIN-

评论(18)
热度(277)
© 尘戈/Powered by LOFTER